第二十八章 迷雾渐深/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派人问过,但是他们的朋友都说,当天他们是自己去的,没有带女伴。”

不可能呀,当初孙峰和李玉都说身旁有女伴的呀……

想到这,我也没心情再去喝什么酒了,抬起头说:“他们的尸体现在在哪?”

金大发摊了摊手,无奈道:“现在还在警方手里,我估计你见不到,不过他们很快就会找你问西丘里面的事了,到时候你可以借机向他们提出条件。”

我点了点头,这也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了。

金大发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这里面肯定有蹊跷,但是现在我们还没有办法解决,与其徒增烦恼,不如今天晚上来一起聚一聚吧,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我想了半天还是答应了下来,毕竟他说的也有道理。

没过多久,金大发的司机就给我买了一个帽子回来,男式毛线帽,戴着刚好把我的头发给遮掩住,加上如今天气尚冷,戴这个帽子倒也合适。

办了出院手续后,我就坐着金大发的奔驰来到了皇朝酒吧,看着辉煌大气的装潢,我有些恍惚了,当初跟着孙峰经常来这家酒吧,但是没想到才过了几天,就阴阳相隔了。

叹了口气,我跟着金大发走了进去,这时刚刚六点,酒吧里还没有放dj,那光柱射影也还没开,整个大厅播放着轻柔舒缓的纯音乐,许多公主和服务员坐在沙发上正在打扫卫生,金大发瞄了眼后,扭头冲我笑道:“我们先去楼上开个包厢坐着,晚上把墨兰她们叫来。”

包厢里,金大发窝在沙发上,他从桌上拿起一盒中华烟,拆开后抛给了我一根,随后自己点燃一根,看着淡蓝色的烟雾,金大发突然自嘲一笑,说:“这酒吧我也开了两年了,刚开始是打算帮九爷洗钱的,没想到如今倒是越来越红火了。”

我嗅了嗅烟身,看着金大发突然一改往日的玩世不恭,不由调笑道:“你天天在这里翘着个二郎腿当老板,每天数钱数到手抽筋,这是多少人一生的梦想,怎么?你还不满足?”

金大发苦笑着摇了摇头,说:“我不喜欢这里,这里太颓废了,每天喝着酒喝着酒一看表,已经凌晨了,尤其是对着那群装比货,心里烦的不行还得陪着笑脸应付一下。”

我说:“装比好呀,装比舍得花钱呀。”

这话一说金大发自己都乐了,他指了指下面,说:“看到大厅里面的散台了吗?我跟你说,那群一夜消费十几万几十万的,人家反而不装比,因为人家本身就牛比,反倒是那些站散台的,喝着几块钱一瓶的散装洋酒,瓶身贴个标签,取个伯爵,那群小逗比就自以为牛比哄哄的,那群大老板都是抽几十块的苏烟,黄鹤楼,那群站散台的一来就往桌上放包九五,当初刚来那会差点把我笑岔气。”

我有些咂舌,说:“几块钱的散装酒,这么便宜。”

金大发哼了一声,道:“其实几块钱都不到,有些人酒没喝完走了,我们就把那些喝剩的酒掺在一起,然后找个瓶子倒进去,反正他们又什么都不懂。”

我不由多看了他一眼,说:“胖子,你挺黑的呀。”

“咳咳……”正在抽烟的王胖子猛然摆手道:“小哥你可别冤枉我,那群小兔崽子实在操蛋,大部分都是些高中生,不好好上学来酒吧放纵,不整他们我整谁。”

我点头表示理解了,正想说些什么呢,门外突然走进来一个人,身穿黑色休闲冬装,戴着个墨镜,看起来很是骚包。

“呦,你小子可算来了。”王胖子站起来后,向我说道:“小哥,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江家江思越,也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江夏的弟弟,再过两年可就是江家家主了。”

江思越摘下墨镜,然后对我笑了笑:“张哥是吧,幸会幸会。”

我也站起来对他笑了笑,说实在的,被人叫哥我还真有些不适应呢。

一番客套后三人入座,金大发扔给江思越一根烟后,就对他笑道:“你个龟儿子怎么这么客气呀,以前的逗比劲呢?”

刚刚还保持克制的江思越顿时忍不住,说:“逗你大爷,今天要不是看张哥面上,你这个小酒吧我都不稀罕来!”

金大发一听也不反驳,摸了摸鼻子说:“行,我这庙小,不过你最近干嘛呢?南京那边快好了吧。”

江思越点了点头,说:“按照时间快了,估计下个月就要去了,你呢?去不去?”

“我倒是想不去”金大发苦笑一声道:“西丘那趟可把我折腾惨了,原本打算在家里休息半年呢,可是九爷欠的人情总要还呀,我总不能让他老人家亲自过去吧,原本还有几个好手,结果在西丘里面折的差不多了,我总得为九爷做点什么,不然良心过意不去。”

“诶……”江思越叹了口气,说:“老爷子这次玩的是有点过火了,西丘那趟我二叔也去了,结果回来时断了条胳膊,这次我也说不上话了。”

金大发听完连忙摆了摆手,说:“你小子等过几年把屁股坐稳了,再来说这事吧。”

听到这我忍不住了,从他们的话语中,我隐隐约约听出了些什么,于是道:“九爷究竟怎么了?”

金大发看了看我,说:“为了把我们仨从西丘捞出来,九爷精锐尽出不说,还从其他几个龙头那里借了不少人,即便这样也损失惨重,人借去了还没还回来,这个人情可就太大了,最糟糕的是,出力最多的九爷折了不少人,已经元气大伤了,窥视西城龙头的位置的人可不在少数。”

我张了张嘴,有些哑然,说:“事情有这么严重吗?”

这次金大发还没说话,江思越就说道:“张哥,你可能现如今对玄武拒尸墓还不太了解,可是这个斗位列天下四大至凶之穴,也不只是说说而已,你有天官印,所以一路上省了不少麻烦,可是天官印世上只有一颗,对我们而言,宁愿金盆洗手,也不愿进这等地方。”

听完我陷入了沉思,心里不由有些自责,如果当初不是我执意要去,也不会有后面的那么多麻烦。

“错不在你,即便你不去,我也会去的。”门口传来一个声音,让我猛地一愣,我扭头一看,果然是墨兰,这时我的左脸又在隐隐发烫,于是也没理她。

墨兰轻哼一声走了进来,坐在沙发上对着金大发说:“下个月我也去。”

“哎呦喂,我的姑奶奶,你就别凑热闹了。”金大发苦着一张脸说道。

“大发”墨兰顿了顿:“我不止是为了九爷,你知道的,我时间不多了。”

金大发沉默了,半饷他抬起头,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好,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那地方又不是没人去过。”

想了半天,我决定陪着他们一起去,不为别的,九爷以国士待我,我必以国士报之。

“我也去!”

金大发扭头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随后道:“小哥,那地方不算凶险,你就没必要去了吧。”

我摇了摇头,说:“那就是说还是有风险的,九爷帮了我这么多,我当然也要帮帮忙。”

金大发低头思索了片刻,说:“也好,多一人就多一份东西,也能多还一份人情。”

“咳咳”刚才还窝在角落里一直没做声的江思越说:“我决定跟我爸说不去了,然后偷偷跟着你们一起去,到时候我的那份净龙水也给你们。”

金大发扭头扫了他一眼,说:“你瞎凑什么热闹,被你爹知道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江思越撇了撇嘴,说:“爷乐意,你管不着。”

“行行行,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金大发摊了摊手无奈道。

“对了”坐在一旁的墨兰说道:“思越,你哥哥真的进总参了?”

听到这话,江思越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半饷才说道:“既然你们知道了,那我也不瞒你们了,根据这几年线人提供的情报来看,我哥他确实可能进了总参。”

“究竟为什么呀?”金大发不解道。

江思越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他前一天还好好的,第二天就消失了,只留下一张纸条,告诉我爸他要退出江家。”

所有人都陷入了一脸沉思,半饷,实在没想出什么头绪的金大发摆了摆手,说“好了,不聊这么沉重的话题了。”

“对了小哥,这个东西给你”金大发说着就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一样东西,用礼盒装着,打开一看,正是在黑匣子上的铜莲台。

“这玩意九爷让我给你,说对你可能有些帮助。”

我接过盒子,指了指自己,说:“对我?对我有什么帮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