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噩梦/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我有用处?”我不解道。

金大发点了点头,说:“九爷说,这东西估计和九世铜莲有关。”

我猛地一惊,以前光说找九世铜莲,但是一点线索都没,没想到这个小铜莲台居然和九世铜莲有关,于是我连忙接了过来细细打量,但是看了会我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铜莲台太精致了,从莲台到花梗,每一个环节都栩栩如生,简直就像真的一样。

金大发看我入了迷,不由笑道:“我回来的时候表现和你差不多,因为这特么太像现代工艺品了,说是西汉物件谁信呀,不过只要能鉴定出结果,是西汉的,那绝对能轰动整个世界。”

我深呼一口气,把铜莲台小心翼翼的放回了盒中,这时我才相信这铜莲台恐怕真的和九世铜莲有关系,不然就太邪异了。

见我收起来了,金大发招呼着服务员点菜,随后让人搬来三箱啤酒两瓶茅台,金大发豪气的大手一挥:“不谈那些了,先把这两瓶白酒给吹了漱漱口,等下再喝啤酒。”

说着,他拿出四个杯子,把每个杯子都给倒的满满的,四个杯子倒完,一瓶酒刚好就没了。

我咂了咂嘴,扭头看向江思越还有墨兰,没想到江思越袖子一撸,根本没把这当回事,即便是墨兰也是一脸的淡然。

张初三,你总不可能连个女人都不如吧……心里这样想着,我干脆眼睛一闭,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一杯喝完,我腹中犹如点着了一把火,浓烈的酒气都从我鼻子里钻了出来,让我难受无比。

“好!”金大发吼了一声,接着把上衣外套一脱,继续倒酒。

两杯白酒下去,我已经晕的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了,飘飘欲仙中,干渴的对啤酒都有了丝渴望。

果然,喝了白酒之后,再喝啤酒好似根本没什么感觉,一杯接着一杯,我来者不拒,到最后甚至开始主动找人喝酒,菜还没上齐,一箱啤酒就已经空了。

这时喝了啤酒的后遗症产生了,我肚子胀气的难受,到足够尿遁去厕所吐了个痛快,吐空了再回去喝酒,到最后勉强保持理智的我,在服务员的搀扶下进了客房。

躺在床上,我把鞋子一蹬,就钻进了床里,很快我就睡着了。

一直到深夜,我才被冻醒,我揉着眼睛,发现室内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这时窗外乎乎的刮着大风,把洁白的窗帘吹的翩翩起舞,大风此刻还发出呜呜的怪声,着实有些渗人。

我强撑着爬了起来,想要把窗户关住,好不容易摸到了电灯开关,一开灯,我发现床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

我揉了揉眼,定睛一看,发现这个人居然是孙峰,孙峰的脸色异常的苍白,他站在床头,用冰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目光犹如刀子一般剜在我的脸上,让我酒意瞬间清醒了大半。

“孙,孙峰?是你吗?!你不是……不是死了吗?”我倒在床上,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孙峰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半饷他才冷冷的说道:“你为什么要回来……”

“你,你到底什么意思?!”我此刻心中满是不解和惊恐。

“你为什么要回来……”

“你为什么要回来!”

“你为什么要回来!!!”

“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

孙峰的声音越来越高,话语中的怨毒也让我不寒而栗,他一边说着,一边向我缓缓走来,到最后他爬上床,缓缓的爬向我,到最后,他的脸几乎和我贴在了一起。

“你为什么要回来!快跑!快跑!快跑呀!!!”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但是一睁眼,从窗外斜射进来的阳光却让我的眼有些微微刺痛,我摇了摇头,发现稍微一动我的脑袋就头疼欲裂,这时从窗外吹进一阵微风,让我浑身一寒,我摸了摸身体才发现,我的后背早已被冷汗给浸湿。

刚刚那个……是梦吗?抱着脑袋我不由想道,只是如果是梦的话,也太过真实了吧,可是如果不是梦,眼前的这一切又该如何解释呢?

想了半天,我也只能认定,昨晚我做了一个噩梦。

“砰砰砰”

门外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路,随后有个服务员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还捧着一个托盘,他说:“先生您好,这是老板让我给您送的醒酒汤。”

我点了点头,轻声的说了句谢谢,待服务员走后,才把这碗醒酒汤给一饮而尽,接着我又在床上躺了半饷,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去厕所卫生间。

看了看镜中那张憔悴还胡子拉渣的脸,我不由苦笑一声,清理完毕后,才踩着依旧有些发飘的步伐下了楼。

楼下大厅,金大发躺在一张最大的沙发上面一边抽着眼一边看着报纸,看样子精神还不错,见我下来了,才笑道:“小哥,你酒量也不怎么样呀,才喝这么点就醉倒了。”

我撇了撇嘴,心里有些不服,说:“那你的意思是我喝的还算少了?”

谁知金大发一脸认真的点头道:“是呀,为了顾及你的面子,我已经让人少拿点酒了,就昨天,墨兰姐比你喝的多吧,人家最后还跟没事人一样自己开着车回去了。”

我苦笑一声,心里备受打击,没想到这么多酒在人家眼里还是小意思。

“对了”金大发说道:“九爷让你上他那一趟,我车都给你备好了。”

我点了点头,说:“那行,回见。”

之后我就坐着金大发的车到了姚九指所在的四合院。

今天天气格外的好,四合院里姚九指养的鸟都唧唧喳喳的叫个不停,阳光透过庭院中一颗大槐树繁茂的枝干撒到我的脸上,让我生出了些许困意。

佣人走过来把我带到后院,刚进院就看到身穿一身白色修道服的姚九指正在院中的鱼池里喂着锦鲤,每一把饲料撒下去都能引起无数锦鲤争食,场面看起来壮观无比。

“来了?”看到我姚九指抬起了头:“先去那里坐会吧。”说着他就继续喂着他那些宝贝锦鲤了。

我也不急于一时,坐在石桌前就耐心等待起来,过了会,姚九指撒下最后一把饲料,才拍了拍手走过来道:“这鱼呀,跟人一样,你喂它东西吃的时候,一个个都争先恐后的钻过来讨好你,但你要是一天不喂它东西吃,那么它就不鸟你了。”

我看他似有所指,想必说的就是他那群手下,看起来西丘失利对九爷影响真的很大,于是不禁歉然道:“西丘的事给您老添麻烦了。”

姚九指摆了摆手,不屑道:“一群跳梁小丑罢了,我姚九指经营西城五十多年,又那是他们说撼动就能撼动的。”

说罢他嗅了嗅鼻子,皱着眉头道:“你昨晚和大发他们喝酒去了?”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了声是。

“你喝酒我倒是不反对,但是墨兰大发都是一个比一个能喝的主,你跟他们比,吃亏呀!”

我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吃了这个教训,以后任凭金大发好说歹说,我坚决不喝多。

“对了”姚九指说道:“那个小莲台你拿到了吧。”

我点头并把一直带在身上的铜莲台拿了出来,并问:“这个东西真的跟九世铜莲有关系?”

姚九指很肯定的点头道:“西汉年间没有打造这么精细的铜制品的工艺,所以肯定和九世铜莲有关,只是我也猜不透这玩意到底有什么用处,不过你还是姑且收着,说不定以后用得上。”

“对了,我还听说,你准备和大发他们一起去南京?”姚九指问道。

“嗯,九爷您帮了我们这么多忙,我也想力所能及的替您分担一点,何况我有天官印,和我在一起金大发他们会安全很多。”

“诶……”听我说完姚九指却叹了口气,道:“老了,连取个东西都要后生帮忙。”

“九爷您言重了,只不过我有一个疑问,我们去南京究竟要找什么?”我问道。

“你跟着龙老爷子几天了,有没有见过一身土腥味的人?”姚九指没有回答,反问道。

我思索了下,发现还真是,尤其是那些晚上八点以后,上了年纪的卖主,一身的土腥味简直浓的让人有些作呕,于是我也就点了点头。

姚九指见状,继续说道:“那种气味在我们这行,叫浊气,是地下墓室尘封了千年的空气,一般接触这行的老手身上都有那种气味,而且很难清洗掉,人们之所以说盗墓贼难以善终,就是因为但凡身上有这种气味的人,都会遭鬼记恨。”

听到这我就有些疑惑了,于是问:“那您身上为什么没有那种气味?”

姚九指神秘一笑,道:“这就是为什么让你们去南京的原因,因为世界上唯一能清洗掉那种气味的,只有一样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