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净龙水/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看姚九指想卖关子,于是也就顺着他的意思问:“您老爷子可别吊我的胃口了。”

“咳咳,老了呀,特想跟你们这些年轻人开开玩笑”姚九指脸上一红,不过随即正色道:“两百多年前,有一个前辈,在金陵的一个山腹中,发现一条被截断的龙脉,不知道从何时起,那断龙被人改造起来,每十年都会产出一种天材地宝,我们叫它净龙水,这净龙水别的作用没有,但却能清洗掉我们身上的浊气,但是由于数量不多,所以每十年都要分配名额,我们这边占的人越多,得到的净龙水也就越多。”

“不过……”姚九指顿了顿:“即便这样,你也要小心一点,当年我和你爷爷去金陵的时候,他好似看出了什么,那个地方应当不简单。”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后问具体什么时间出发。

“下个月中旬也就差不多了,不过到下个月初,四大龙头要重新制定名额,估计会有些波折。”

“波折?”我不解道。

“是呀”姚九指叹了口气,然后用手拍了拍椅子的扶手道:“这个位置我坐的时间有些长了,一些人忍不住要当先出头的椽子”

“九爷……”我顿了顿,后面的话没说出口。

“行了行了”姚九指摆了摆手:“没事,这些我能摆平,倒是你,今天官方给我来电话了,中午你在这里吃个饭,然后跟他们去一趟,晚上去龙老爷子那,他为了你可是没少出力呀。”

我点了点头,随后和姚九指下了几盘象棋,他一边下一边为我讲解一些常识性的东西,临近中午又在那吃了个饭,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姚九指是斋食主义者。

吃完饭又在姚九指那坐了会,一点多的时候,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看起来很文雅的中年男人被佣人带了进来,中年男子对姚九指点了点头,道;“九爷,我来了,这位是初三小兄弟吧。”

姚九指恩了一声,随后扭头对我说:“初三,你跟着他去一趟吧,晚上回姚记。”

我说好,站起身跟着中年男子走了出去,坐上了门口的一辆现代车里。

车上,中年男子从副驾驶座上扭头递给我一支烟,道:“我感觉你和他们不一样。”

我一愣,接过烟等着他的下文。

“说实话,我挺烦他们这些盗墓贼的”中年男子说罢抽了口烟:“虽然他们和国家有默契,但终究还是盗墓贼,不过我感觉你不一样。”

“不一样?”我冲他笑了笑,说:“怎么个不一样法?”

中年男子夹着烟的手顿了顿,半饷才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有这种感觉。”

我冷笑一声没接他话,中年男子见状也不气恼,而是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话:“你别跟他们走的太近,不要受一点小恩小惠,就以为他们是好人了,养殖户把猪伺候的舒舒服服的,那是为它好吗?不过是等肉肥了,再把它宰掉而已。”

我皱了皱眉头,发现这人说话有刺,于是我把正准备点燃的烟往地上一扔,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不再搭理他。

车子一直开到城西派出所,到了地方中年男子没有下车,而是让我自己进去,我打开车门刚下去,那个中年男子就把车窗摇了下来,说道:“我刚刚说的话是为了你好,你爷爷的死,没有那么简单。”

说罢,他就关上车窗一溜烟开走了,我在后面犹豫了会,没有追上去,因为他毕竟和我不是一路人,说一些让我疑神疑鬼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

摇了摇头我不打算去想这么多,走进派出所后,前台的值班警察问我要干嘛,我说我叫李初三,他点了点头,随后把我领到了一间审讯室。

室内有一盏瓦数很大的电灯,空荡荡的只有一张桌子两个板凳,除此之外还有一面占据了一个墙壁的镜子,从里面根本看不到外面有什么人。

这民警也非常客气,不仅没有给我拷手铐,反而走时给我倒了一杯茶,还留了一包红利群。

喝着水在椅子上坐了会,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女人,身上没有穿警服,模样二十多岁,虽然说不上漂亮但也挺清秀的。

“你好,我叫南宫小可。”她大大方方的伸出手向我握了一握。

坐下后,她摊开一个笔记本,说:“你的具体信息我们已经了解了,为了不浪费大家的时间,我就开诚布公的把话说开吧,你在一个月前,究竟为什么要去西丘?”

我没有隐瞒,把孙峰他们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南宫小可正在记录的笔顿了一下,抬起头说:“你知道那三个人已经死了吗?”

我点了点头,说:“知道,我也很疑惑,另外我有一个请求,能不能让我去看他们一面,毕竟朋友一场。”

南宫小可犹豫了下,说:“这件事我不能擅自做主,因为你那三个朋友死的很怪异,不过我可以帮你争取下,至于能不能行我不敢保证。”

我说了声谢谢,没有太过强人所难。

接着南宫小可又问我在墓里的具体经历,我按照姚九指的吩咐,把主墓室还有铜莲台的事情省略过后,把剩下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她,只是最后变成了我们三人没进主墓室,而是放弃寻找等待到了救援。

到最后南宫小可合上笔记,又把手伸过来道:“感谢你的配合。”

和她轻轻一握后,她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我:“这是我电话,如果有消息的话,我会用这个电话号码给你打过去。”

拿着这张只有一个电话号码的名片,我再次表示感谢,随后就转身出去了。

在警局门口,我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姚记当铺后,我走进门就看到龙一如往常一样,躺在柜台后面还一边打着瞌睡。

见我来了,他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冲我说:“来了?没想到你还真有出息呀,你走的时候,我可是连棺材都帮你订好了。”

看着龙一说着气话我没敢反驳,只能挠着头装什么都没听到。

“这段时间你小心点,想必你也知道了,你那几个朋友已经死了。”龙一说道。

我慎重的点了点头,随后想起孙峰当初来过一次,就问道:“老爷子,当初我那个朋友来的时候,您没看出什么异常吗?”

龙一摇了摇头,说:“没,那时候我确实没看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现在人已经死了,而且死的这么蹊跷,所以我让你小心点,恐怕后面有个人想要对付你呢。”

“对付我?”我若有所思,其实一深想,其中确实有些猫腻,会不会有人借孙峰的手,把我引去西丘?只是……他能得到什么呢?

想到这我百思不得其解,就问道:“我也感觉有猫腻,可是那个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把我引去西丘他能得到什么好处呢?我浑身上下就一个天官印,想要直接来抢就是了,何必这么大费周折呢。”

龙一点了点头,他走出柜台把门后的鹦鹉提了起来,一边逗弄着一边说:“这也是我所疑惑的。”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来了这家当铺,是龙得给我盘着,是虎得给我窝着,没人能在这动的了你。”

看着这个老人,虽然一脸的漫不经心,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如此霸气,让我心中有些感动的同时,也有些疑惑,难道龙一真的特别牛?

好似看出我的疑惑,龙一不屑的瞄了我一眼道:“当年我龙一叱咤洛阳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就是姚九指的西龙王,也是我给他争来的。”

说罢他好似有些不耐,把鸟笼重新挂上去后,就向房内走去:“你先看一下午,老头子我要回去睡一会。”

得,又被抓苦力了,看着一个月功夫又变得有些狼藉的店铺,我伸了个懒腰开始提水打扫,心里盘算过两天回家一趟,多住几天后再回洛阳。

晚饭的时候,姚九指神清气爽的从房内走了出来,看见整齐的店铺时脸上露出满意之色:“可以,一个月不见懂事了许多,看来没白费我去西丘救你。”

说罢他招了招手让我过去,笑眯眯的说:“初三呀,会做饭吗?”

我点了点头,说:“会呀,怎么了老爷子,想吃点家常菜?”

龙一点了点头,嘴里连说孺子可教。

听到这我也没墨迹,出门就去菜市场买了点菜回来,毕竟龙一为我出了这么多力,做顿饭虽然不算什么,但也能聊表一下心意。

晚饭的时候,龙一嚼着菜吃的仿佛很香:“你这饭菜,有你爷爷当年的三分真传了。”

我一听好奇了,问:“我爷爷当年也给您做过饭?”

龙一点了点头,说:“当年不认识你爷爷的时候,你爷爷找我帮忙,当时我不想帮的,结果你爷爷不知道从那听说我喜欢吃鳖,就亲自下河给我逮了一只,还亲手给我做了出来,那味,至今我还想着呢……”

说着,龙一咂了咂嘴,我这时也笑着说:“老爷子,过段时间我也给你逮只鳖来吃。”

龙一扒着饭,含糊不清的说了声好,有孝心。

只是吃着吃着,我突然想到了我爸妈,于是就干脆趁这个机会说道:“老爷子,过几天我想请假回趟家。”

龙一原本正在夹菜的手猛地顿住了,半饷他才若无其事的放下筷子道:“怎么了?在我这里住的不顺心?”

看着龙一这么大反应,我心里猛地有些不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