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塌方/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手里的黄山烟,说:“大叔,你是安徽人?”

大叔笑了笑,说:“是呀”

“我也是安徽的。”我笑道。

经过一番交谈,我才发现,这大叔竟然和我是一个县的。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一晚我和这大叔聊了很多,一直到一点多才睡去。

第二天中午,我是被大叔给晃醒的,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大叔指了指窗外没有说话。

我下意识的冲窗外看了一眼,才发现火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而且窗外下着瓢泼大雨。

“前面塌方了,我们估计过不去了。”大叔说道。

我困惑的挠了挠头,说:“那他们打算怎么处理?”

大叔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呀,估计要在这里等着了。”

这时候车厢早就乱做一团了,很多人都跑到车班人组那里,一时间场面显得十分嘈杂。

“听说前面山坡塌方的非常厉害,恐怕我们要在这里等一两天了。”大叔打探消息回来后这样说道。

“一两天?”我这时头都大了,于是问:“难道不能派点客车过来把我们接回去吗?到时候直接坐汽车回去也行呀。”

“不行”大叔扔过来一支烟道:“我年年打工从这里回来,这里附近最近的就个小镇子,哪有那么多的客车。”

我思索了下,如果真的被困这么久的话,还真的不如去那个小镇上坐车呢,要知道这车厢里可没空调,晚上既不能躺,又不能窝,睡一晚上已经浑身酸疼了。

想到这,我干脆把包拎了下来,对他说:“孙叔,我打算走到小镇那边,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孙叔低头思索了下,然后抬头说:“也行,反正这一时半会通不了车,我来给你带路吧。”

看着外面的大雨,庆幸着自己包里还带着伞,回头看了看刘叔,发现他也从蛇皮袋中掏出了一把大黑伞,见我看向他,还对我笑了笑。

跟着他没往前面走多久,就看到了塌方的地点,只见前面的铁轨已经完全被泥石流给淹没,因为大雨,所以泥石流前面只站着几个身穿雨衣的火车工作人员,除此之外,我还看到了那个胖和尚,此时他冒着雨,在工作人员面前比划着什么。

除此之外,这泥石流的颜色也有点怪,我好奇的凑近一看,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因为那泥石流里,竟然掺杂着无数的白骨和墓砖,远处看去白茫茫一片。

幸好我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很快冷静下来,我让旁边早已被吓呆了的孙叔原地等我,就凑过去想要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没想到,离老远我就听到工作人员那带有一丝不耐烦的声音。

“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这事情不归我们管,你求我也没用!”

“阿弥陀佛,求施主能把我的话转告给他们,这个地方真的动不得,不然会有大变的。”

看着和尚已经被淋成了落汤鸡,这时气温还不高,继续淋下去身体肯定要出问题,所以我就走上去把伞让给了他一半。

见我靠近,那个工作人员摆了摆手说:“这里不能动,等下政府就派人来了。”

我没有鸟他,回头看向和尚,问他怎么了。

和尚叹了口气,说:“施主有所不知,今天突闻这里塌方,贫僧就不由好奇的想要下来看看,结果,你看看这里的风水。”

说罢和尚指了指周围,我顺着看过去,但除了一片片巍峨的山脉外,什么都看不出来。

“施主,您可能看不出来,但是这附近有长白山祖龙的一条支脉,那条支脉又衍化出许多小龙,而我刚刚在这附近打量了一圈,这附近有五条山脉可视为龙脉,远远看去犹如五条腾龙起舞,而我们这座山峰圆润青翠,犹如明珠,这正好组成了风水学上的五龙争珠。”

我虽然对风水一知半解,但感觉这个风水应该也没这么坏吧。

“这风水应该不是什么凶穴吧。”我问道。

“原本不是”和尚摇了摇头后,从地上捡起了一块墓砖道:“但这山上肯定有一个墓,而且墓主恐怕不是什么善主,不然的话也不会让这么多人殉葬,如今下了这么大的雨,以至于连墓室都坍塌了一部分,格局已破,如果贸然进去,恐怕会有风险。”

“呸”那个工作人员唾了一口道:“妖言惑众。”

和尚闻言也不气恼,双手合十道:“出家人不打妄语,施主,贫僧所言句句是真。”

“即便你说的是真的也没用,这事不归我们管。”

说罢工作人员就想把这个和尚赶走,我连忙拦住了,随后拉了拉和尚,低声道:“师傅,你别说了,他们不信这玩意的,既然你已经把事情的严重性告诉他们了,那么听不听就是他们的事情了,想必佛祖也不会怪罪于你的。”

“诶”和尚叹了口气,随后向我施了一礼道:“也罢,贫僧我也就不趟这浑水了,施主,有缘再见。”

说罢,他就一个人钻进了雨幕,回去了。

我扭头看向工作人员,说:“这个大哥,这铁路什么时候能抢通呀。”

可能是我劝走了和尚,这人看我的眼神也缓和了许多,说:“估计没个两三天修不通了,车上的食物也不多了,估计到时候还得叫上级送一批过来。”

我点了点头,说:“是这样的,我打算走到前面的小镇上去,不然在火车上非得待发毛不可,您行个方便,让我过去,行不?”

那人犹豫了会,最后还是同意了,毕竟人要走他也不能真拦着。

我招了招手,让远处的孙叔过来,然后我俩趟着泥水走了过去。

这时孙叔心神不宁的看着脚下的一具具尸骸,说:“滋滋滋,以前的人可真狠心呀,这么多大活人说杀就杀。”

我这时也有些心惊,因为这些尸骨太多了,光是在表面上的尸骨都有上百具,泥土下面的肯定更多。

走着走着,我感觉脚下一沉,仿佛有什么东西拽住了我的脚,我连忙把腿拉了出来,只见一具手骨抓着我的脚,被我拽了出来。

我吓得连忙一蹬,把这手骨蹬了下去,旁边的孙叔也吓了一跳,半饷他才结结巴巴的说道:“这……这骨头还会抓人?”

我没有回他的话,而是向列车那边看了一眼,今晚,恐怕不太平呀,只是即便我回去告诉他们,又有几个人能信呢?

随后我想到了那个和尚,看他见多识广,本领也应当不低,有他在,想必没什么问题,想到这,我才放下心来。

好在,一直到我们来到另一头的铁轨,也没再发生什么怪事,我们不敢停留,顺着铁轨就往前面赶。

这一路走走停停,过了好几个小时,我才看到铁轨旁确实有个小镇子,这时我心里一松,也不再那么紧张。

这个镇子很小,而且因为下着雨,所以街上没几个人,即便有,也都是一脸好奇的看着我们俩个满身泥泞的外乡人。

在主干道找了会,我们才在这条吸根烟就能走到头的地方找到了个小旅馆。

旅馆里面得老板娘看到我们浑身脏兮兮得,也有点不高兴,估计怕我们弄脏了地方,不过最后还是给我们开了两个带洗手间的房间。

在门口和孙叔告别后,我进屋看着这个只有一张床一个桌子一个电视还有一间脏兮兮的卫生间不由叹了口气,好在身上湿乎乎的感觉提醒我现在不是在意这个得时候。

在充满异味的洗手间用忽冷忽热的水洗了个澡,我换身衣服打算去问老板娘什么时候有汽车经过这里。

老板娘这时正在前台一边磕瓜子一边看着肥皂剧,见我来了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随后眼中爆发了一阵精光,让我有些脸皮发烫,因为这时我才注意到,帽子因为湿了,所以被我摘下来了。

“老板娘,这镇上有没有汽车去县里呀?”我问。

“哎呦,叫我姐姐就好了”老板娘挥舞着那油乎乎的手说道:“今天下这么大的雨,哪有什么公交车给你坐呀,等明天吧,运气好雨停了说不定就能赶上。”

我点头说了句谢谢,就准备转身走,结果老板娘拉住我的手,用一口腻腔说道:“小帅哥,晚上要不要小姐呀?”

小姐?这小地方哪有什么小姐,恐怕她嘴里的小姐就是她吧,想到这,我心里一阵恶寒,摆了摆手就连忙回房里了。

跟孙哥说明原因后,我就一个人回房里了,给我妈打了几个电话没人接后,才忧心忡忡得躺在床上,没过多久就睡了过去。

“砰砰砰,砰砰砰……”

夜里,我被一阵敲门声吵起,起床仔细听了听才发现,不是敲门声,而是有人在敲我的窗户。

难道是那个女老板相中了我的色相,想来诱x我?想到这,我顿时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