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鸡犬不留/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我不想理她的,但是她非常契而不舍,到最后我没办法了,冲着窗户说:“老板娘,有事明天说。”

但是回应我的依旧是敲窗声,我实在不耐烦了,穿着一件衣服爬了起来,然后用手机灯光摸索着想要打开电灯开关,但是试了试,我发现电灯居然在这个时候坏了!

什么破旅馆!我心里暗骂一声,只能用手机照明,慢慢的靠近窗户后,借着淡淡的月光,外面的人还在不停的敲着窗户,可是……我竟然没有看到手!

窗户外面空荡荡的,可是却在不停的发出砰砰声,我愣了半饷,随后全身寒毛炸起,这时候我连忙从衣物里翻出天官印,握在手中才心里稍定。

接着我又缓缓的靠近窗户,果然,这次的声响戛然而止,我悄悄的打开窗户,外面静悄悄,一个人都没有!这是……见到鬼了?

这晚我没敢睡,握着天官印在床上熬了半宿,第二天一早,我就拉起正打着哈欠的孙叔,估计是看到了我的黑眼圈,他说:“怎么,昨晚没睡好?”

“你昨天晚上没听到有人敲窗户的声音吗?”我问。

孙叔挠了挠头,一脸懵比的说:“没呀,昨晚我什么都没听到。”

我皱着眉头,没敢把这件事告诉他,毕竟这些事对孙叔这样的普通人来说,无疑于天方夜谭。

但是我也不敢继续在这待了,好在如今雨停了,拉着孙叔把房退了后,就告别了一脸不舍的老板娘,来到镇上街头,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从远处才开过来一辆破破烂烂的客车。

上车以后我们坐到了县城,从县城长途汽车站转车直奔我们所在的那个小镇,这次也奇怪,因为跟随着我的霉运仿佛消失了,这一次的行程无比顺利。

到了我们老家的小县城,我和孙叔吃了个饭,相互又留了个电话号码,这才分开。

在县城挑了一辆前往我们镇上的客车后,我上车时随便挑了一个空位后坐了下来。

把东西放好后我看向了我的邻座,一个老大爷,而且很眼熟,我细细的想了片刻,才发现这老大爷居然是上次我离家时安慰我的那个。

我冲他笑了笑,说:“大爷,这么巧呀,又碰到你了。”

老大爷看了我两眼,也想起了我:“你……你是上次那个哭鼻子的年轻人吗?出去几个月,怎么又回来了?”

我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不是想家了嘛,所以回来看看。”

“嗯,有孝心,现在像你这样恋根的小伙子不多了”老大爷说到这脸上透出了些许哀伤:“小伙子,你那个村的?”

“我青山村的”我笑道。

“噢,青山……青山村?!”老大爷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尤其是那颤抖的嘴唇更是变得毫无血色。

我有些不明所以,至于这么大的反应吗?

“大爷您怎么了?”

老大爷死命的往窗户里面缩:“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看到老大爷的表现我有些不安,但是为了不吓到他,我强笑道:“我当然是人呀,鬼哪有大白天坐公交的?”

老大爷依旧不信,他颤抖着捏了捏我的手,发现有温度这才松了一口气。

老半天,他缓过神来,依旧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说:“小伙子,你真是青山村的?”

我点了点头,忙问道:“是呀,上次我爸妈还来送我了呢,您忘了?还有,青山村到底怎么了?”

“到底……怎么了?”老大爷苦笑一声道:“到底可惨咯,一个村的人一夜之间连条狗都没了。”

这时因为我们的怪异举动,周围人已经不由自主的盯着我们看了,但是这一切和我无关,一夜之间连条狗都没?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这句话。

“怎么可能”我笑着摆了摆手道:“老大爷您别逗我了,这事怎么可能。”

“呦,小伙子,你还真别不信!”右边一早就竖着耳朵偷听的大妈说道。

“让我想想,那是一个多月前了,好像是礼拜五,那天特怪,都到晚上七点多了,太阳都下山了,天还是灰蒙蒙的,就是黑不下去,从晌午就开始刮着大风,到最后越刮越大,都跟鬼哭的一样,青山村旁边的小林庄你知道吧?我有个大妹子就嫁到那里去了,她跟我说,她那片刮的风比我们这边刮的都厉害,而且风里还有一些红毛,沾人身上了火辣辣的疼,那一夜人心惶惶,没人敢出去,第二天一早,青山村就一个人都没了。”

她这一说车厢里立马就炸了,许多大妈争先恐后的八卦。

“可不是吗!老渗人了,那天我一宿没敢睡,那天色看着就让人心慌!”

“还有,青山村附近的几个庄不都有人进去想要捞些小便宜吗?结果一个都没出来!”

“镇上我有个侄子当警察,他跟我说,原本派过去调查的几个人全都没影了,而且听说后来从北京又来了几个很厉害的人,结果站在村口愣是没敢进去!”

“是呀,这事老神仙也过去看过,到最后也没敢进去!”

“真邪门,死了这么多人,电视上一点风声都没,真是冤呀!”

…………………………………………

我愣住了,心里空落落的,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好像是天方夜谭,让我至今不肯相信她们口中说出的话,青山村虽然不是什么大村,但好歹也是有五六百人的,一夜之间说不见就不见了,唬谁呢?

“诶。”老大爷拍了拍我的肩膀道:“节哀顺变吧,还有,我知道你不相信,可是你千万不能进你那个村,不然可就走不出来了。”

我没答他的话,一直到镇上我都是沉默的,车子停下后,我看了一眼还想再劝我的老大爷,说:“大爷,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是无论如何我都得回去看看,最起码我也要知道我爸妈究竟死没死。”

老大爷嘴唇动了动,到最后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

下手后,我没有立刻向家里赶,这时镇上因为逢集,所以人很多,我向着城隍庙走去,在外面见到了老乞丐。

“黄爷”走到他面前我晃了晃他,说道。

老乞丐睁开眼看到了是我,顿时跳了起来道:“你小子怎么回来了?回来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青山村到底怎么了?”我看着他开门见山道,因为如果有谁知道青山村的真相,那么老乞丐肯定算一个。

“你……你知道了?”老乞丐挠了挠头一脸的尴尬:“我们先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跟着他来到镇外后,老乞丐一屁股坐在地上,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皱巴巴的黄山然后抛给了我一根,叹道:“我实话跟你说吧,你村子的事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且我也管不了。”

“为什么,难道里面有什么东西?”我问道。

老乞丐点了点,说:“那晚刮了那阵邪风,我就感觉肯定要发生些什么,但是一直也寻不到根源,第二天一听说你们村子出事了,我就火急火燎的过去了,但是到了村头,我不敢进去了,因为……我们修道之人都能知天命,当时我的知觉告诉我,我要是进去了,恐怕就出不来了,所以我没敢进去。”

我看着脚下的烟头有些不解,我们村平时也没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为什么会遭遇这种邪事?

“会不会是将军墓?”我问道。

老乞丐不屑的摇了摇头,说:“不可能,将军墓里的那玩意已经被我火化了,而且即便没火化,她最多也不过是具阴尸而已,翻不了什么天,更没有让一个村子的人和鸡犬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不见的能力。”

“那到底是什么?!”我烦躁的揪着头发,心里一股火越烧越旺。

“我也不知道,总之,你千万不要回去,不然即便你有天官印,也多半凶多吉少。”老乞丐劝道。

我站起身来,向他说:“我不信,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一定要回去。”

老乞丐仿佛猜到了,他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你小子倔,但是现在天都黑了,你现在过去就是找死,即便要去,也要等到明天早上呀。”

我摇了摇头,因为我现在一秒都不想等,我一定要回去看看,我不相信,从小到大生活的村落会遭此厄运。

老乞丐见状也不再拦我,而是从包里掏出几张皱巴巴的符咒道:“本来你有天官印,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了,不过我这有几张师傅送我的金刚咒,以前一直没舍得用,现在你有需要,就拿着吧,记住,遇到什么鬼怪直接把中指咬破,把血涂到符咒上面,然后贴在自己的身上,应该能保你片刻平安。”

说罢,他就颇为落寞的转身离去了。

我目送他远去,在街上买了一支手电筒后,我就打算连夜回去。

青山村虽然离镇上不太远,但是如果靠步行的话也是需要两三个小时的,我没敢耽误,买好手电就匆匆忙忙的往村里赶。

这时天色也已经黑了,道路两旁的草丛里已经有些虫子在吱吱作响了,当我下了水泥路,走上一条直通我们村的小土路时,我愣住了。

因为以往这个时候,村里各家各户应该已经点上灯,在屋里吃饭看电视了,可是如今远远望去,村里黑黝黝的没有一丝星火,让人感觉不到一点生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