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父母遗信/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样的景象让我心里瞬间凉了半截,但是我依旧在安慰自己,兴许是村里停电了呢,以往也不是没有这种情况。

打着手电走在田野的小路上,没过多久我就感觉今天的夜晚格外的静,以往田地里的虫鸣此刻都不见了踪影,周围甚至连一丝风都没,让人都有一种时间是不是停止了的错觉。

没走多久,我就看到了前面有两颗大槐树,这两颗树从我儿时刚记事起就扎根在这了,以往乡民们干完农活,都会在这两颗树下休息聊天,讨论谁家的儿子在外有出息,谁家的儿子考试成绩好。

想着往事,我心里有些恍惚,等我重新看去的时候,突然发现槐树下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

我停住脚步不敢再往前走了,用灯光照去,我发现那个人背对着我,让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是那魁梧的身板,让我不由想起了一个人。

这人是我的邻居,叫张大牛,是我的发小,但是随着我去外地读书后,两人的接触才慢慢变少,不过即便如此,他也是我在村里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

不过要知道老乞丐说过,我们村里一个人都没了,那这从小就在村里长大的大牛,是如何幸免于难的呢?

我慢慢的靠近他,一只手已经伸进了裤兜,一边捏住那张老乞丐给我的金刚咒,一边冲着他说道:“大牛,你在哪干嘛?”

大牛听言没有什么表示,依旧背对着我,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三哥,别回去了……”

“大牛你什么意思?村里到底怎么了?我爸我妈呢?”我说道。

“叔和婶……”一边说着他一边缓缓转身:“死了……”我愣了,不光是因为他的话语,更是因为那转身过来的人,没有五官,只有一张白惨惨的脸皮!

就是这一恍惚,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槐树下面已经空无一人了。

我顾不上害怕,连忙冲上前去,四下一看,但是周围除了麦田外,一个人都没,大牛,居然就这么消失了!

这时一阵阴风吹过,我浑身打了一个激灵,看着远处的村庄,我咬了咬牙继续往前走去,即便是死,我也要知道我爸妈究竟死没死!

我们安徽的村庄跟别的地方不同,因为老一辈没空调风扇,所以就在村庄里面种植了很多杨树,这样一到夏天到处都可以乘凉,要说那里乘凉最好,那无疑是村东头。

因为那里没有房屋的遮拦,所以田野里的风可以吹拂到那里,每到夏天吃完饭,那里都会有很多上了年纪的老人或者小孩在哪里避暑,而这唯一的一条小路,就得从这里经过。

靠近村口的小路周围两排都种植上了杨树,此时开始起风,周围两排的杨树哗哗作响,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这时我发现,这些树有的还绑着吊床,村里小孩放学后,都会来这里把自己的吊床带上,然后让同伴摇晃,但是这玩意在孩子的眼里很金贵,一般都是回家时就要解下来带走,但是今天却一反常态的还放在这里,让我更加有些不安了。

走到村口的时候,我发现最靠里的杨树上,居然吊着七八个人!

我连忙走近一看,发现这些人不是我们村里的,但是此刻他们脖子里都有一根麻绳,吊在树上犹如葫芦一般来回摆动,这场景让我不寒而栗,因为……死了这么多人,为什么没有警察来收尸?

我情不自禁的抬头看了看这个以往无比熟悉的小村庄,这一刻它是无比的陌生,让我感觉自己是不是已经身处冥界。

深吸了口气,我没有去做好人把他们解下来,一来因为太高,二来死的太蹊跷,让我有些不敢轻举妄动,收回目光我来到了村口的第一户人家。

这户人家叫张爱民,论辈分我要叫他二爷爷,他家有块菜地,小时候我来的时候他经常会摘一些黄瓜西红柿什么的给我吃,这时他家的门虚掩着没有关,我轻轻的推开大门,走进了庭院中,这时屋里静悄悄的,一点声响都没,我推开堂屋门走了进去,找到开关想要打开,发现早已停电。

这时我注意到屋里的桌上还放着两三个家常菜,只不过这上面早已长满了霉斑,看上去二爷爷他们正准备吃饭的时候,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除此之外,屋里的衣物,钱财都没有收拾,仿佛原主人在一副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人间蒸发了!这个发现让我的心寒了!

我推开房门,疯狂的冲着我家的位置跑去,我怕!我怕回家时发现的情况也犹如二爷爷家里的一样,我还有许多事没做,还有许多话没对他们说呢!

想着想着,我就忍不住哭了,走到我家所在的那条小巷子后,我发现家门前空荡荡的,等我冲进院里的时候,我的心凉了。

屋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仿佛我爸我妈也和那些人一样,我冲进厨房,里面碗筷收拾的很好,只是灶台上落了一层薄灰,我有跑到堂屋,发现屋里正中放着一个行李箱,行李箱上面有两封信。

我欣喜若狂,因为这代表我爸妈他们不是毫无防备,这也代表着,他们可能还活着!

我拿起那两封信拆开看了一眼,一个字迹歪歪扭扭一看就是我爸的,另一个字迹娟秀,应该是我妈的。

然而等我看完这两封信的时候,我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捂着脸忍不住哭了起来,之前我不相信龙一,不相信刘叔,不相信车上的老爷子,不相信老乞丐,因为我相信,我爸妈一定没事,可是如今,我的坚持被打破了,破的粉碎。

初三,当你打开这封信的时候,我和你妈已经走了,当你爷爷刚回来时,告诉我们未来即将发生的事,当时我是不信的,开玩笑,我还要看着我的儿子结婚生子呢,我年轻时曾经抱怨过你爷爷,自己的孙子出生了都不在身边,没想到这次我也和你爷爷一样了。

但是你要坚强,我和你妈会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继续守护着你,还有,不要怪你爷爷,这是我们张家一早就注定好了的宿命,能把你留下来,已经是你爷爷奔波一辈子的结果了,将来,等你结婚了,生子了,别忘了把我儿媳妇和孙子带到你爷爷的坟头,让我们都好好看一看,就说这么多吧,你妈那边催的急了。

另外一封信中,我妈说的话和我爸说的差不多,只不过她在信里依旧和以往一样唠叨,告诉我当初来村里的墨兰她看着很不错,以后有机会要把她追到手,洛阳天气冷,以后天冷没人吩咐,自己要懂得加衣服,还有箱子里,她给我准备了一些衣服。

我颤抖着打开了面前的这个箱子,里面装着很多毛衣,还有布鞋,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童装,看样子是我妈去镇上买的,看着这些往日里我妈给我做的,让我去大学里穿的衣物,以往我都是嫌丢人,从来都不穿,如今我只想这些衣服再多点,再多点。

我把我妈那封满是泪痕和我爸那封笔迹稚嫩的信收好后,抱着箱子我第一次有些迷茫了,我爸我妈,走了,我爷爷,走了,乡亲们,也走了,接下来我应该干嘛?继续寻找九世铜莲吗?可是找到了又有什么意义呢,如今我已经是孤苦零丁的一人了,即便再逆天,再奋斗,又能得到些什么呢?

就在我迷茫的时候,兜里的电话响了,我拿起来一看,是姚九指的。

“呦,还接电话了,看样子你个小兔崽子还没死呀。”姚九指在那头说道。

我轻轻的嗯了一声,什么都不想说。

电话那头沉默了会,半饷姚九指说:“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但是你应该振作起来,你爸妈如果还在,你认为他们会希望你这样吗?”

我突然感觉好好笑,然后我真的笑了,说:“九爷,玩完了,都玩完了,我现在孤家寡人一个,还怎么振作?继续找九世铜莲吗?有什么意思,我爸妈已经被我克死了,找不找还有什么意义吗?”

“放你妈的屁”姚九指爆了一句粗口道:“你爸妈不是你克死的,没人是被你克死的,即便你在23岁那年死了,你爸妈也逃不过这劫,懂不懂?”

说着说着我又忍不住哭了,对着姚九指说:“我们张家特么招谁惹谁?凭什么这么整我们!”

姚九指沉默了会,叹道:“有时候这就是命呀,不过你也别气馁,只要找到九世铜莲,说不定真的能拯救你的父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