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不疯魔,不成活/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浑身都打了一个激灵,抓着手机大声道:“真的?你没骗我?”

姚九指沉默了片刻,说:“九世铜莲,我之所以说它能改变一个人的命格的原因就是,传说中它能让人起死回生。”

“起死回生?怎么可能?”我下意识的不信。

“我以前也不信,但是随着这些年倒的斗越来越多,也知道了许多辛密,比如这九世铜莲,在许多朝代都曾昙花一现,而且每次现身,都能引来无数人的追捧,除了起死回生,我想不出其他的原因。”

“那么……有人成功过吗?”我问道。

“即便有,我们也不可能得知呀。”

我沉默了,因为生命一向是禁忌,如果九世铜莲真的能让人起死回生,那么当权者肯定会隐藏起来。

但是随后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我连我父母的尸体都找不到了,那么如何起死回生?但是随后我愣住了,我连忙翻出我爸的那张信看了两眼,随后大喜若狂,因为我注意到,我爸说以后我结婚有了孩子,就把她们带去我爷爷的墓前,让她们看一眼,这代表什么?这代表我爸妈很可能就葬在那里!

我知道这个希望很渺茫,先不说起死回生是真是假,即便是九世铜莲我们现在也没有丝毫线索,但是我不在意,只要能有一丝机会,我就不会放弃!

可能看我心情变好,姚九指说:“好了,你那边事情处理好后,就赶快回来吧。”

我答应下来,随后挂上电话,接着拎着包,打算先出村,然后去我爷爷的墓前看看我的猜测有没有错。

结果推开门的那一刻,我愣了,因为,天上居然下雪了。

而且这雪的颜色,居然是血红的,还透出一股腥臭感,我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切,如今这个季节有没有雪不说,就单论这雪花的颜色,就让人不可置信。

“咔咔咔咔……”

没等我缓过神来,院外就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犹如许多人踩着雪在向我家走来,我不敢大意,连忙拿出了一张老乞丐给我的金刚咒,但是刚一拿出来,我愣了。

因为这金刚咒拿出来接触到雪花之后,居然犹如放置了千年一样,变成粉末洒落到了地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老乞丐给我的是假冒伪劣产品?没等我骂,门口就走进了一群人。

这群人的穿着让我有点眼熟,但是等我看向他们的脸时,我心跳都要停止了!因为他们和大牛一样,面上只有一张白惨惨的人皮,没有五官!

他们一句话不说,围拢着向我走来,我这时再顾不得什么,跑到后院以后翻起墙头就往村外跑!

但是无论我跑的多快,那些脚步声就是不紧不慢的跟在我的身后,犹如甩不掉的牛皮癣,等我好不容易跑出村子后,我发现,身后的脚步声没了!

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村口,那群人默默的站在那里注视着我,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我突然知道了,这群人应该就是青山村的乡亲们。

难道……他们不是为了害我,而是想要让我快走?想到这,我眼眶不由湿润起来,跪在地上冲着他们磕了几个头,等我抬头的时候,村口又变得空空荡荡的,连刚刚的那场大雪都变得没有一丝痕迹,仿佛那只是一场梦。

可惜的是,我知道那不是梦,青山村我一定会回来的,到时候无论是谁做的这一切,我都要他血债血偿!

调整好情绪我拉着包向着爷爷那里走去,没过多久,我就看到了一个小山丘,我登上半山腰发现,爷爷的位置旁边,多出来了两个小小的坟包!

我冲上去仔细看了看,发现坟前并没有墓碑,但是我能感觉的到,这就是我爸妈的坟!

我掏出手机给姚九指打了一个电话,没过多久,那头就接通了。

“九爷,你能帮我一个忙吗?”我恳求道。

姚九指淡淡的说道;“有事说事。”

“我找到了我爸妈的坟,就在我爷爷的坟旁,我想把他二老挖出来,然后妥善保管起来,然后我就能放心的寻找九世铜莲了。”

“你真是个疯子!”姚九指在那头骂了一句道:“我就跟你说明了吧,九世铜莲从古至今就没几个人能找得到,而且就算找到了,你能确定有效吗?别折腾了,让他俩安息吧。”

听到姚九指的话语,我出奇的没有生气,而是问:“那您当初为什么要对我说那些话?”

“你真是痴儿呀!”姚九指叹道:“我和张晋情同兄弟,我想要让他的孙子过好一点,如果当初我直接说让你跟着我一起倒斗,你会同意吗?我只是给你一个希望,等你找两年,放弃了,再接手你爷爷的东龙头!”

“那什么九世铜莲,死而复生,都是假的?”我神经兮兮的笑了笑。

姚九指这次没有打击我,说:“这是真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只是,这条路真的太难了,你爷爷找了五十年,我不想你走火入魔,再找个五十年!”

我松了口气,继而坚定的说道:“我爷爷能找五十年,那我也能,既然九世铜莲真的存在,那九爷,你再帮帮我,不然,我真的没什么坚持下去的理由了,即便不为了我爸妈,我爷爷,就说是为了我自己,如果我注定刑克至亲,妻儿,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电话那头沉寂了好久好久,半饷,姚九指浑身疲惫的说:“知道了,明天我会派人过去的,保存遗体的机构我也会帮你联系,等你忙完了,就回来吧。”

这次我发自内心的说了句谢谢,挂掉电话后,我躺在我爸妈的坟旁,看着天空的星星,一时间不由看入了迷,这一刻我不再迷茫了,因为这时我肩负的不仅仅是一个人的责任了,还有我爸妈的,爷爷的,青山村五百多口人的,虽然沉的让我有些喘不过来气,但是我不再害怕了。

这就是,不疯魔,不成活?

我苦笑着看向不远处爷爷的坟墓,轻轻的说了句:“爷爷,你当初想必比我还累吧。”

这晚我不知不觉的在小山丘上睡着了,心里很坦然,没有丝毫害怕。

第二天一早,我被沉重的露水给冻了起来,这时我才发现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酸疼的,看了看时间,才上午八点钟,想必姚九指派来的人还要再等一两天才会来。

我拎着包打算去集市上,找老乞丐算账,他给我的破符真的是一点用都没,要不是乡亲们不想害我,恐怕我这个时候已经死了,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只是今天不逢集,老乞丐会不会出现我心里也有一丝不确定,等赶到镇上,我看到老乞丐拿着两根油条,还捧着一碗胡辣汤喝的正过瘾的时候,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我怒气冲天的向他走了过去,结果他先看到了我,只听噗的一声,老乞丐喷了一地,随后抹着嘴巴惊疑不定的看着我。

“你……你没死呀?”老乞丐捡起刚刚被吓掉的一根油条道。

“嘿,你好像还巴不得我死呀?”我气极反笑道。

老乞丐无辜的摇了摇头,道:“你小子一点道法都不会,天官印再厉害,也不过只是一个外物,我盘算你小子是十死无生,昨晚还伤心的喝了一顿酒呢。”

我看了看他手里的油条,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伤心欲绝的样子。

“你昨天给我的破符怎么没用?”我质问道。

这话刚一说完,老乞丐就毛了,他涨红着脸说:“放你妈的屁,小兔崽子,你可别不识好歹,那符咒可是我师傅亲手加持的,我下山的时候师傅就给了我五张,这五张符咒我这几十年来只舍得用了两张,不是生死关头根本不舍得用,你知道那两次劳资对付的是什么角色?说出来吓死你!一个是百年僵尸王,一个是子母凶尸,你敢说师傅的符咒没用?真特娘的有眼不识泰山,快把东西还我!”

我看他不似做伪,于是就把昨天晚上在村里的经历告诉给了他。

老乞丐听完摸着乱糟糟的胡子,一脸惊讶的说:“我以为自己够高估那里的邪性了,没想到居然邪门到了这种程度,连我师傅的金刚咒都起不了作用。”

说罢他一脸的忧心忡忡:“改天是时候该跟政府说说了,青山村周围的几个村子必须尽早迁移。”

我听罢心里一惊,有些不可思议:“有这么严重吗?”

老乞丐看了我一眼,叹道:“你不懂,这事情非常严重,必须尽早解决,但是看这邪性,当世恐怕只有几个不出山的老怪物出来才有一些希望,可是这些人行踪不定,真是麻烦呀!”

“算了,现在不想这个了”老乞丐叹了口气,然后把脏兮兮的手伸到我的面前,道:“行了,既然你出来了,那赶紧把剩下的两张金刚咒还给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