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迁坟/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尴尬的笑了笑,从老乞丐的话语中我得知,这两张符咒好似还真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这种东西怎么能说还就还呢?

我看着他一脸诚恳的说:“当时我以为符咒没用,就全扔了。”

“哦?”老乞丐狐疑的看了我一眼道:“那你兜里攥的是什么……”

我:“……”

好在老乞丐没有真的问我要,而是摆了摆手就让店家再上一份早点,我吃着油条喝着胡辣汤,感觉清早浑身的寒气都被驱散一空。

吃完饭,我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对着老乞丐说:“黄大爷,昨天我回去的时候,我发现我爸妈的坟居然就在我爷爷跟前,我想把他们迁到洛阳,行不?”

谨慎起见,我没有把九世铜莲告诉给老乞丐。

“绝对不行!”老乞丐瞬间翻脸道:“小子,那是你爷爷,你没事,但是不要祸害别人行吗?”

我挠了挠脑袋,有些不解:“有这么严重吗?”

老乞丐瞪了我一眼道:“废话,就算是我,对你爷爷的墓都是能避就避,何况那些迁坟的普通人!”

我叹了口气,只能妥协道:“那我暂时把我爷爷的墓留在这里,但是我爸妈的墓一定要迁到洛阳,您老帮帮忙,到时候帮我镇镇场子。”

老乞丐见我坚持,低头思索了片刻,然后才抬头说:“行,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坟你必须自己刨,那个小山丘不能上生人。”

我答应了他的条件,随后我看了看时间,发现还早,就打算找个旅馆休息一天,等人到了我再过去迁坟,随后我和老乞丐约定明早城隍庙碰头,临走时,老乞丐拉住了我。

“以后有关于你爷爷的消息一定要多打听打听,青山村上下五百多口人都死不见尸,唯有你爸妈是例外,所以我设想,你爸妈他们很可能知道了青山村会发生的事,并且在那之前,就已经死了。”

“不可能!”我下意识的反驳道:“我爸妈身体很好,怎么可能说走就走。”

老乞丐意味深长的摇头道:“今早你去镇上的棺材铺打听打听,看看青山村一个多月前有没有钉棺材的,如果有,那事情就大有蹊跷了,恐怕你爷爷这盘棋下的很大。”

我站在原地,原本有些平复下来的心又有些纠结了,老乞丐见状笑骂道:“那是你爷爷,你怕什么,害谁都不会害你的。”

我点了点头,告别老乞丐后,我就来到镇外的棺材铺,这里与其说是一个铺,倒不如说是一个棚,因为除了门口有间小房子外,棺材都在一个四面通风的大棚下面。

看大棚里没人,我走到小房子旁边敲了敲门,半饷,门被从里推开,一个身材佝偻的老人疑惑的走出来看了我两眼,用沙哑的嗓音说:“来买棺的?”

我这时心都揪起来了,因为这老人两只眼睛白浊混沌,脸皮更是犹如放置了几个月的橘子皮一样,布满了老人斑,幸好如今是白天,不然大半夜的这副造型,非吓得我掏出一张金刚符就贴上去不可。

不过即便我心里再震惊,面上也没露出丝毫表情,而是毕恭毕敬的问:“老爷子,我不是买棺的,我来是想问您一件事,一个月前青山村那边,有没有人来向您订过两具棺材?”

老人脸上一抽,说:“我们这天天都有人来买棺,我老了,记性也不好了,一个月前的事情我哪记得清楚。”

说罢,他摆了摆手就要送客。

虽然他话语中滴水不漏,但是我从他的反应中依旧看出了一丝不寻常。

我盯着他的眼睛,说:“老人家,我爸妈是青山村的。”

老人细细的看了我一眼,半饷他叹了口气,道:“好吧,上个月是有人向我订了两口棺。”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不过真的从他嘴里听到答案我还是无比震惊,爸妈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想了半天,我依旧没想出答案,到最后我向老人道谢想要离去,老人转身进门时,突然给我留了一句话。

“小伙子,青山村的事你就放下吧,这里的水深着呢。”

说罢,他就已经把门关上了,我对着那扇已经被虫子侵蛀的无比斑驳的门发了好一会呆,才怅然若失的转身离去。

我发现自己犹如被置身在一个漩涡之中,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被溺死,但是我无法脱身,也不能脱身。

想了半天我释然了,走一步算一步,总有一天我会洞悉一切真相。

回镇上找了一个旅馆窝了一天,第二天一早,我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

“喂,是初三吗”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我想了片刻,正是姚九指的司机。

“张哥?”我问。

“嗯,我到你那了,你人呢?”

我让张哥在镇口等我,退房后就去接他们了,赶到地方的时候,只见镇口有辆黑色的车子,救护车款式的,而张哥正站在车门处四下张望。

见我过来了,他走上来给我发了一根烟道:“我们快点过去吧,解决了立马回洛阳,九爷那边生变了,后天就重新分配名额了。”

我有些惊讶,说:“这么快?”

张哥点了点头,说:“嗯,听说南京那边发生了一些变故,提前了半个月。”

接着他说:“这次来我没带多少人,直接在镇上招几个人过去吧。”

“不了,我自己来。”

张哥诧异的看了我一眼,说“那得挖到什么时候呀?”

我随后向他解释了小山丘的格局,听到是鬼翻棺,墓压墓,张哥露出一副了然的神情,没有再说什么。

接着我去找老乞丐,把一行人带到小土丘跟前的时候,我转身看向张哥:“张哥,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和黄老先上去。”

张哥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我拎着一把铁锹就和老乞丐走上了面前的这个小土丘上。

来到我爸妈的坟前,我跪下向他们磕了三个头,接着往手里唾了一口,拎起铲子就开挖。

结果一铲子下去,从下面翻出来的泥土居然是红色的,但是和我当初在西丘所看到的不同,这泥土颜色是暗红色,而且还散发出一股鱼腥臭,这样的异况让我不敢挖了。

原本一直坐在旁边的老乞丐也走了过来,粘了一点后放到鼻翼嗅了嗅,然后扭头说:“这里看样子比我刚来的那会更凶了,你还是别挖了吧,不然很有可能会出事。”

我犹豫了下,然后一咬牙就继续挖掘,因为我不信,我不信我爸妈会害我。

老乞丐见状叹了口气,也没有再阻拦我。

忙碌了将近两个小时,我的手掌心犹如火烧了一样,但是我丝毫感觉不到疲倦,终于,铲子接触泥层发出澎的一声响,我精神顿时振奋起来,没过多久,一具颜色怪异的棺材就露了出来。

之所以说它怪异,是因为这棺材不是新的,而是一具旧棺材,表面的红漆已经脱落的差不多了,显得很斑驳。

老乞丐凑上来看了一眼,语气变得有些凝重:“新尸用旧棺,这可不吉利呀。”

细细看去,这棺材不仅是旧的,表面也没有打上钉子,看样子只是匆匆合上,就已经下葬了。

老乞丐走上前来,和我合力把棺材板给掀了下去,只见棺材里面躺着一个女人,面容安详,穿着一身新衣,虽然脸色有些铁青,但是一个月过去,尸首居然没有丝毫腐烂的痕迹。

只是看着这个女人的面容我的手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因为她就是我妈,老乞丐的猜测果然是对的。

“行了,别哭丧着脸了,赶紧把事情处理了,拖太久恐怕要生变。”老乞丐走过来劝道。

我点了点头,深吸口气舒缓了下心情,然后又去另一个坟前继续挖掘。

中间休息了会,这次也没有什么意外,依旧是一口旧棺材,里面躺着的正是我爸。

忙完以后,我让张哥他们上来,把我爸妈运到车上妥善保存了起来,接着,我把目光转向了我爷爷的墓上。

老乞丐似是看出了什么,连忙走了上来,说:“你最好适可而止,最后这个墓绝对不能动,不然绝对会出大事的!”

我犹豫了下,但是随后还是一铲子挖了下去,紧接着,从铲子下面突然涌出一股血水,还带着扑鼻的腥臭,犹如涌泉一般喷出。

“你玛德!老子我就不应该跟你一起来“”老乞丐痛骂一声,然后拉着我就往坡下跑去。

这时天色突然变了,原本晴朗的天空阴沉下去,从天边吹来一阵阵大风,风中还透出呜呜声,犹如百鬼夜行一般。

这时我也缓过神了,连手里的铲子都扔了,跑下坡坐上张哥的车,然后一溜烟的开走了。

好在,这一过程中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等车子开出一段距离后,我往后面瞄了一眼,只见原本还天色暗淡,狂风大作的小土丘,又一次恢复了平静。

在车上,老乞丐看着我,突然叹了一口气,说:“你爷爷恐怕已经成精了,这是在故意放我们一马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