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逼宫/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姚九指怒极反笑,说:“哦?那我就洗耳恭听了。”

“好!”年轻人走出来,指了指我和金大发,向姚九指说道:“前些阵子,这俩愣头青栽到西丘里面,您九爷来我这借人,我借了,而且借你的人都是个顶个的好手!”说罢他指了指自己身后的那群人,说“可是,人呢?一个都没回来,按规矩,您九爷应该怎么办?”

“一个人五百万,这钱我也已经给你了,而且事先我也说了,西城得到的净龙水,我给你两份,此事就算扯平,怎么这才几天的功夫,你说的话就被狗吃了?”姚九指笑道。

“两份?”年轻人不屑的笑了笑,说“以前进南京的,十个人里面能带回三份净龙水,那已经就算是本领高的了,我这两份,谭老爷子那两份,金家那三份,请问您九爷凭什么敢说这份大话?”

“凭什么?”姚九指歪着头,说道:“就凭我姚九指这些年一个吐沫一根钉,给你们的,我一份都不会少,要是谁的没给,也不用你们给我使绊子,我姚九指自己退位让贤!”

“好!”北城谭老站出来拦住了还想说些什么的年轻人,道:“洛阳谁不知道,姚九指一诺千金,既然你保障了,那我就信你,这事就此揭过,阿东,适可而止吧。”

“行,这事我可以揭过,但是她呢?”年轻人指了指墨兰,说:“张爷失踪也有一年多了,可是东城的位置依旧没个说法,即便墨兰是张爷的徒弟,但是名义上,她也没资格继承东城的位置,这个规矩,九爷想必比我懂吧。”

姚九指垂着眼帘,嗯了一声,然后说:“那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那就是东城龙头的位置必须重选!”年轻人说道。

姚九指睁开眼睛,看向了北龙头,说:“谭老爷子,你的意思呢?”

北龙头呵呵一笑,一副老好人的样子:“这个规矩确实不能破。”

“行!”姚九指推开板凳,站了起来,说“既然你们要跟我谈规矩,那我就跟你们好好谈一谈。”

说罢,他看向我,指了指墨兰的位置,说:“初三,你坐那去”

我还没缓过神,墨兰就非常乖巧的站起身来,然后退到了座椅后面。

“诶,九指,你这玩的是哪出呀?”北城谭老不解道。

姚九指呵呵一笑,说:“你们不是给我说规矩吗?龙头传内不传外,无内众人争,这不就是规矩吗?”

这时候那个尖嘴猴腮的年轻人已经有些回过神了,他指了指我,有些不可思议的说:“他,他就是张初三?!”

“是呀!”姚九指点了点头,说:“当初张晋为什么进这行,为什么争龙头的原因想必大家也清楚,而他,就是张晋的孙子张初三,根据规矩,他将接替张晋,成为新任的东城龙头。”

“不可能!”年轻人涨红着脸,说:“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姚九指冷笑一声,说:“他腰里的天官印就是证据,何况,以你东少的权势,想要查个人的底细不是很简单吗。”

其实这话不用姚九指说年轻人心里也清楚,毕竟大家都处在这个位置,没人会说假话而给别人留把柄。

“即便是这样也不行,张爷生前并没有留下明确的遗嘱,何况让这样一个外行人成了我洛阳的东龙头,这岂不是让别人笑掉大牙?”年轻人强辩道。

“呵呵,小张,把那东西拿上来。”姚九指摆了摆手,张哥便把他手里一直拿着的木匣子给递了上来,接着姚九指打开匣子,从里面抽出了一封信,然后把这封信放到了桌子上,说:“这是张晋走前给我留下的遗嘱,上面的字迹谭老爷子应该认识,这里明明白白的写着,张晋不在,由他孙子张初三接替。”

“而你说他是外行人……”姚九指话峰一转,道:“他手里拿着天官印,自然是当代天官,论资格,你刘东连提鞋也不配,论实力,他能走到西丘最深处,你刘东呢?敢进去看一眼吗?”

刘东张了张嘴,脸上都黑成锅底了,但却无法反驳。

北城谭老拿起信件仔细的看了两眼,才点头道:“是张晋的笔迹没错,上面还有他的私章,错不了。”

我正发着呆呢,突然脑袋一疼,姚九指收回手笑道:“你小子还愣着干嘛,去坐呀!”

其实我这时候不想当出头鸟,但这情况下不出头貌似也不行了,于是也只能走过去坐下来,看着面色铁青的刘东,我心中突然有了股莫名的快感。

“好了,既然东龙头的位置已经说定了,那份额这事依旧按照往年来,你们没意见了吧?”姚九指说道。

“呵呵,我自然没有。”北城谭老笑道。

刘东虽然面色很不好看,但还是点头道:“行,你说怎样就怎样,我看到时候你拿什么东西来还!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还有事,晚宴我就不参与了。”说罢刘东就带着一帮人就要走。

“等等”姚九指叫住他们,说:“今天我把话撂这了,谁给我下的绊子,我心里清楚,日后当百倍奉还。”

“你什么意思?”年轻人面色阴沉的都能滴出水了。

“没什么意思,走好,不送。”姚九指说着连头都没回。

刘东走后,“好啦好啦,人老了,身体不行了,我也先走了,晚上再见。”

“谭老爷子回见。”姚九指说道。

待众人走后,房间里还站着一个老爷子,看模样年纪和龙一差不多大,原本他站在角落里所以我没有注意到他,此刻他走到龙一面前,笑着说:“龙一,好久不见。”

龙一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我说呢,凭借着刚刚那些手段,九指手下的那些人那来的那么大的胆子,原来是你出山了呀。”

“欠了刘东那小子一个人情,这次迫不得已才来的,但是既然你这个十年不掺搅行内事的老古董都出来了,这个面子我不能不给呀!”那人笑了笑道。

我诧异的看了龙一一眼,没想到这个懒癌晚期的老爷子居然已经金盆洗手了。

“诶”龙一叹了口气:“后生让人放不下心呀,没办法,只能厚着脸皮出来帮衬帮衬了。”

“哪能呀,你龙一当初好歹也是西龙头,虽然金盆洗手了,但也不是那些小辈能够随意指指点点的。”

说罢他看了看我,笑道:“今天他这身行头是你给他的吧,真的跟张晋当年一模一样。”

龙一扭头看着我,面上的笑意根本止不住:“得了,你别夸他了,不然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老人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感慨道:“人家如今也是东龙头了,你好歹也给人家留点面子,行了,我走了,你们晚上玩的开心点。”

待那人走后,龙一脸上的笑容褪去,冷哼道:“两面三刀,真不是个东西。”

“龙老爷子,他是?……”我问道。

“江嵩,江家上代家主,为人两面三刀,比那个谭海还阴险,你以后和他们打交道的时候要小心点。”

我点了点头,不过想起我如今的身份,我不由苦笑道:“老爷子,你不会真让我去当什么东龙头吧,我可是两眼抓瞎什么都不懂呀。”

龙一瞄了我一眼,骂道:“出息,我知道你现在不行,所以只让你挂个名,等以后你把生意摸透了,我再让墨兰正式把生意交给你。”

我这才释然了,不然如果现在就让我当什么龙头,我真的肩负不起这个重任。

不过这时我想起了一件事,就问他:“对了,晚宴是怎么回事?”

“一般都是庆祝新诞生的龙头所举办的宴会,而且你过几天就要去南京了,趁现在好好玩玩,放松放松。”龙一道。

接着我们坐着车回到了四合院,坐下和姚九指说了几句话,就跟着龙一回姚记当铺去了,晚上的时候,龙一让我过去,然后递给了我一套西服。

我接过西服疑惑的看了他两眼,龙一笑骂道:“怎么?还真想穿个唐装去参加晚宴?我们要迂而不腐,这西装可是我给你订制的,赶紧穿上。”

我换过西装依旧有些不太适应这套装扮,不会龙一看了之后倒是很满意,然后挥手就让我一个人过去,并说自己今天累了,不去掺和了。

无奈之下我也只能一个人过去了,到了地方之后,我发现这里居然是一家颇为豪华的大酒店,整个酒店的二层都被姚九指包了下来。

我跟随侍者走进去一看,金碧辉煌的大厅中央已经陆陆续续的来了一些人,大厅正中挂着一个巨大的水晶灯,璀璨的几乎让人不能直视。

接过一杯香槟,我拘束的走了进去,见我来了,许多人纷纷上前向我祝贺,热络的犹如多年不见的好友,这让我颇为不适应。

还好,没过多久我就见到了墨兰,她穿着一身黑色的晚礼服,优雅而冷艳,这时她也注意到了我,幸灾乐祸的看了我一眼后,她推开身旁的狂蜂浪蝶,拿着香槟向我缓缓走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