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往事/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兰走到我的身旁,那原本围绕在我身边的客人都很自觉的散开了,我和她走到角落里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墨兰看着我,调笑道:“众星捧月的感觉不错吧?”

我苦笑着揉了揉鼻子,叹道:“我跟他们根本就不认识,结果一个比一个自来熟,我刚刚都起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墨兰耸了耸肩,然后扭头打量着我,说:“你穿这身挺帅的,老爷子给你准备的?”

我扭头看了墨兰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的缘故,她犹如凝脂般的脸上升起一团红霞,让她变得格外诱人,我心里大喊此时不能出糗。

冷静下来,我面皮滚烫,嘴里淡然道:“是呀,不然我一个穷大学生哪来的钱买呀。”

墨兰闻言似乎想起了什么,从手上的包包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然后递给了我。

我疑惑的看着她,不知道她玩的是那出,这时墨兰一脸正经的解释道:“你现在可是东龙王了,我呢,也重新变为小跟班了,说实在的,龙头这个位置不好坐,我也早就累了,但是这个位置毕竟也是师傅一手打拼下来的,我不忍心让它落到别人的手上,如今你回来了,虽然你什么都不懂,还需要我替你代劳一段时间,不过身上总不可能一毛钱都不带吧,除去东城运营的必要资金,其他的所有资金全在这了。”

我看着手中的这张卡,不用想我就知道里面有个天文数字,不过想了想,我还是把卡还给了她,面对她的不解,我解释道:“以前总是盼望着一夜变富豪,但是现在你真要让我成个富家老爷,我还真的过不惯,脚下有点飘,何况我在龙老爷子那吃喝不愁,用不到什么钱。”

墨兰接过卡,笑骂我没出息,不过最后她捧着脸,眼神迷离的看着浮华喧嚣的大厅,喃喃道:“要是师傅还活着就好了。”

听到这我不由也有些惆怅了,是呀,爷爷如果还活着多好。

1980年,洛阳的这个冬天格外的冷,在一条行人匆匆而过的大街上,没有人注意到,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蜷缩着身子,用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目光无比渴望的看着远处的馄炖摊,她用脏兮兮的鼻翼,使劲的嗅着空气中的芳香,半饷,她把头埋进怀里,想要睡一会,因为睡着了,就不饿了。

可是肚里咕咕作响,远处的寒风更是吹的她浑身发颤,小女孩想起了远方的族人,想起了身上肩负的使命,可是,对于一个七岁的小女孩来说,她不懂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突然,小女孩嗅了嗅鼻子,她闻到空气中的馄炖香更浓了,当她抬起头时,面前蹲着一个中年大叔,他穿着长袖棉袄黑唐装,手里端着碗飘着葱花的馄炖,用一双粗糙的大手把小女孩眼角的泪水抹去,笑着说了一句话。

“走,回家。”

……………………………………………………………………………………

这晚没有发生什么,敷衍着应付完众人后,我就坐车回到了姚记当铺,回来的时候因为已经是一点多了,所以大门已经被关了,我站在门口犹豫了会,想着是不是随便找个旅舍凑合一夜,这时大门突然被打开了,龙一从里面探出头,说:“进来吧。”

走进去后我很诧异,因为龙一这时候应该早就爬上床呼呼大睡了,没想到他居然还在等我,想到这,我心中就升起了一股暖流。

龙一撇了我一眼,道:“你不会以为我是为了等你才不睡的吧?”

我挠着头,说:“怎么可能。”话一说出口我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龙一眯了眯眼睛,然后神色不善的哼了一声,转身就向楼上走去。

我这时才意识到,我貌似又说错话了。

第二天一早,当我洗漱好打算去姚九指那时,龙一坐在柜台上手里抚摸着一只大黑猫,这大黑猫体亮如油,胡须都已经泛黄,看模样岁数不小了,只是我之前一直没见过这大黑猫,不由好奇的问:“老爷子,这猫哪来的?”

龙一抚摸着大黑猫的脊背,连头都没抬道:“不知道,今早开门捡的,看这猫有灵性,就打算养了。”

看龙一还在生我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道歉,就说:“那得,我去九爷那了,回头估计直接上南京了,您老多保重身体,回头我给您炖鳖汤。”

“呦,原来你还记着这事呀?”龙一抬起头诧异道:“我还以为你忘了呢,得,你去吧,顺便把这猫带上,放姚九指那养两天,我老了,伺候个鹦鹉就已经很累了,回头你回来的时候把它捎上,以后它就交给你了。”

我看龙一是既想养猫又嫌累,但是我也没拒绝,就当是还昨晚的补偿了,我走过去把猫搂了起来,这猫也挺乖,不挣扎也不叫,任凭我将它抱上车。

在车上我梳着大黑猫的毛发,发现这猫的毛异常的顺滑,摸起来很舒服,就不由更喜欢这猫了,更难得的是,这猫没有寻常家猫的野性,比较符合我慵懒的性格。

到了四合院,我轻车熟路的来到大厅,发现大厅里除了胖子,墨兰之外,还有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

此时姚九指坐在客厅的太师椅上,手里正翻着一本书,一边翻,嘴里还一边喃喃自语:“九月二十一号,收购唐代三彩双耳钵一件,收购价格一万整,十一月三号,和泰国马泰交易,出手三级物件三十二件,总体报价五十三万。”

说罢,姚九指笑着用账单拍了拍面前男子的脑袋,说:“瘦猴,你以为你做的很精吗?那唐代三彩双耳钵,拍卖到最后撑死了也就这价,还有和泰国马泰的那次,我让你收五十万,你给我私自报价五十三万,吃的挺狠的哈?!”

叫瘦猴的男子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低声道:“九爷,是我一时猪油蒙了心,您再给我次机会,我保准把钱原封不动的还给您!”

“还给我?”姚九指笑了笑,说:“要不是看你跟着我也有些年头了,不然我直接把你和坤彪一起扔去喂阴尸。”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张卡,扔给他,淡淡道:“这是你的养老钱,拿着滚吧。”

“九爷,我……”瘦猴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些什么,不过最后也只能垂着头,拿着卡走了。

等他走后,姚九指指了指旁边的位子,对我说:“来了,过来坐。”

“这些人呀,交给我的账单改的再干净又怎么样?他们终究不过是泥巴里的烂蚯蚓,我只要给泰国那边打个电话,事情真相就一清二楚了,以往我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他们竟然敢和刘东谭海串通起来搞我,哼,就算成了,他们还真以为自己能爬到这个位置?最后也只能是被人当枪使罢了。”

姚九指说罢喝了口茶,说:“既然你来了,就跟着大发他们一起走吧,你们仨没去过南京,我让张怀陪你们走一趟。”姚九指说罢指了指站在一旁的张哥。

我自然没有什么意见,临走前,我把怀里的大黑猫放到桌上,说:“老爷子让我把这只猫放你这养一段时间,等我回来了再带走。”

姚九指抱着猫仔细的看了两眼,往我怀里一扔,道:“没时间养,你去南京干脆把它带上吧。”

我愣了,缓过神忙道:“一边办事一边带着一只猫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姚九指淡淡道;“带上一只猫其实也是有好处的,猫眼通灵,有的时候可以帮你省掉一些麻烦,小张,你说是不?”

张哥连忙点了点头,只是我看他脸上的表情,完全是一副被威逼利诱之后的违心话,但是眼看着这猫交不掉差,我也只能认命了。

出去以后我和金大发他们坐上了一辆悍马车,张哥依旧是在当司机,我刚坐上车,金大发就一把抱起我怀里的大黑猫,说:“九爷这是搞什么呀,我们又不是出去旅游,搞了半天还得带着这个累赘。”

金大发话还没说完,就传来一阵痛呼,接着大黑猫就跳回我的怀中,我向金大发看去,才发现他手上有一道猫爪印,金大发咧着嘴骂道:“这猫特么的是不是成精了,都听得懂人话了。”

墨兰回过头,丢下一句自作自受就撇过头去了,我摸着黑猫的脊背心里若有所思,这猫还真的挺懂人性的,到时候说不准还真能帮上我们的忙。

“要不……我们给这猫起个名字吧?”我提议道。

“还起什么呀?!”金大发嚷嚷道:“叫黑炭头好了!”

话音刚落,这黑猫就炸毛了,眼看金大发又要遭殃,我机智的安抚道:“什么黑炭头呀!多难听,叫老黑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