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南京生变/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纵然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没想到事情居然如此诡异,因为,棺材里面是空的没错,但是棺材的底部,却有一个大洞!而棺材板的内部更为渗人,上面有许多带着斑黑血迹的抓痕,光是看一眼,就让人身后冷汗直流。

而且不光如此,棺材板内还有一些用手抠出来的,歪歪扭扭的字迹,这字迹很混乱,甚至辨别不出先后的顺序,上面写道:为什么,我不甘,命,快跑!

从这些字迹中不难判断出,死者生前的绝望和怨恨,尤其是那个快跑,更能引人深思。

江思越摸了摸棺材里的那个大洞,然后用略带颤抖的嗓音说:“这……这好像是被硬生生打穿的……”

而原本一直默不作声的张哥此时也探到棺材里面,从里面拿出一样东西,我仔细一看,居然是指甲,只不过这指甲比常人的要长出一截,而且色泽乌黑,张哥如惧蛇蝎般的把它扔掉了,然后看着我们,吼道:“快跑!!!”

其实看到这么诡异的事情我们早就有所准备,张哥一吼让我心惊的同时,也飞快的向外跑去,但是一路上,竟然什么都没发生,一直到我们坐在车上,才有种如获新生的感觉。

在车上,气氛格外安静,半饷,金大发揉了揉脸,说道:“白爷,是不是已经,尸变了?……”

这话一时间没人敢接腔,到最后还是经验最丰富的张哥打破了沉默:“恐怕……是的。”

“艹特妈!”金大发猛地一砸座椅,怒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谁不知道即便有再大的血海深仇,也祸不及家人,更何况还把人制成阴尸,这事情不能这么算了,不然以后别人怎么看我们四龙头?!”

这次连一向和金大发对呛的江思越都点头道:“这事确实不能这么算了,回去之后我会用家族资源调查。”

金大发听完看了他一眼,说:“你就别瞎搅和了,等你坐上家主的位置再说吧。”

江思越不屑的瞄了金大发一眼,说:“这个头不能开,不然其他地区的同行怎么看我们,再说了,我哥走后,这家主的位置除了我还有谁能坐?”

“这倒这是……”金大发点头道。

我并没有参与到他们的谈话中,因为我感觉这件事从头到尾都遍布疑点,如果姚九指早就知道白万行变成了阴尸,那为什么还要让我们以身涉嫌呢?而且白夜行……真的是被仇家所害吗?

摇了摇头,我不打算再去想这么多,一切的真相只能等我回洛阳,才有机会解答了,现在乱想,只会徒增烦恼。

将目光转向窗外,我发现此刻天色都已经黑了,用手电筒照向窗外,目光能及的地方都是一片丛林荒野,悍马行驶在泥巴路上微微摇晃,让我一时间不由困意上涌。

扭头看着金大发和墨兰,他俩此刻都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做什么,我打了个哈欠,问:“现在打算去那呀?”

金大发头都没抬,回道:“回市区找个偏僻点的小旅馆,小心点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我点了点头,将目光重新放到窗外,发现黑黝黝的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了两个闪着微光的圆点。

刚开始我以为是金大发他们的手机灯光,但是细看之下,才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灯光,而是两只眼睛!

“我艹!”我大吼一声,把正在看手机的金大发他们吓了一跳,金大发挠了挠头,不解道:“小哥,怎么了?”

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窗外的眼睛消失不见了,但是身后的冷汗提醒着我,刚刚那一幕并不是错觉,我咽了口水,说道:“刚才窗户外面……好像有双眼睛!”

话音刚落,张哥猛地一踩刹车,我促不及防之下额头撞到了前面的靠椅,但是剧痛之下我丝毫不敢抱怨,因为车顶,居然砰砰的发出两声脚步声。

车厢里一时陷入了死寂,所有人都抬头死死的看向车顶,而金大发悄悄的把手伸进椅子后面,从里面居然掏出了一把枪,我仔细一看,特么居然是ak47!

我这时才明白金大发为什么不肯轻易进市区,万一被人发现在城市里一伙人带着这种杀伤性武器,恐怕还真不是能够轻易摆平的事情!

澎的一声巨响打断了我的沉思,我抬头一看,只见车顶仿佛被人砸了一下,凹进了一个拳头印,而已经打开了保险的金大发没有丝毫迟疑,对着车顶就是一梭子,枪械的巨响让我耳朵发嗡鸣,甚至有一颗弹壳弹到了我的额头,剧痛之下我就感到有一股液体顺着我的鼻子流了下来。

弹药强大的破坏力直接把车顶扫出了一排空洞,随后上面的东西寂静了下来,就在我以为那玩意是不是被解决了的时候,一个东西砸到了车头,发出一声巨响,接着车头灯,我终于看清了那只东西长什么模样。

它就犹如一个被剥了皮的人,被吊到沙漠暴晒了几个月一样,但是干瘪的手上,却长有一寸长的指甲,犹如锉刀一般,颜色暗红。

金大发此时完全露出了他的狠辣劲,见一梭子没有解决掉它,就对着车头玻璃又开了几枪,把挡风玻璃打的粉碎,而那个怪物身体一抖,一只手被ak47巨大的破坏力给打的粉碎,它吃痛之下,怨恨的看了我们一眼,随后一头扎进黑暗之中,不见了踪影。

“快,把车顶上的黑包拿出来,每个人都带上一只手电筒。”张哥吩咐道。

等他们把黑包打开后,我才发现里面净是些黑驴蹄子,阳柳支,还有一些瓶瓶罐罐的东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拿到这些东西,我比拿到一支ak47还安心。

众人在车外警戒了一会,但是刚刚那个怪物却丝毫不见踪影,不过看它临走前的眼神,我总感觉它还会回来。

金大发这时收起了他的那把ak47,把它放回车里后,说道:“干等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先走吧,估计这玩意从我们进白宅之后就爬到了我们的车顶,我们车顶放的有东西,被东西挡住我们还真没发现!”

坐回车里后,墨兰他们一群人明显警惕了很多,最起码不敢再玩手机了,我看了金大发一眼,忍不住道:“大发,你出来办事就办事,没必要带把ak47吧,这要是被人发现了,可就大条了。”

金大发无辜的揉了揉鼻子,说道:“平时我们根本不用这玩意的,但是这次不同,和人打交道的机会比和鬼打交道的机会多,不做点准备,我们会被吃的连点骨头渣都没的”

“和人打交道?”我不禁有些疑惑,即便是和人打交道也不能拎着把ak47呀。

金大发顿了顿,说道:“之前刘东曾经说过,十个人进南京,能带出三份净龙水就已经算是不错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

“那是因为,取完净龙水后,你还要小心点,小心其他的同行对你下黑手。”江思越解释道。

“下黑手?不可能吧?”我有些咂舌。

“没什么不可能的。”金大发伸了个懒腰:“想必九爷之前跟你解释过什么叫浊气吧?小哥你入行晚,所以不懂,但是那些老一辈的人可是畏之如畏虎呀,因为他们很少有栽到斗里的,大多数都死的莫名其妙,比如上个厕所心脏衰竭呀,出门买个菜被车撞呀,总之都难得善终,而净龙水,对他们可以说是有再造之功,为了晚年安康,那些人做出什么都不奇怪,以往也不是没有出现过,一个龙头派出的人一个都没回来,全在路上被劫杀了。”

我默然了,因为我确实想象不到那样的场景。

金大发盯着窗外语气中带着一丝自嘲,道:“诶,那群人活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在他们的世界里没有信任,其实我们……也和他们差不多。”

车厢里的气氛一下子沉默了,半饷,张哥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接通之后,一会会的功夫,脸色顿时变得怪异无比。

“是,我知道了。”挂掉电话后,张哥扭头对我们说:“电话是九爷打来的,他让我们回去。”

金大发此时正抽着烟呢,闻言呛的脸色通红,半饷,他说:“回去?为什么呀?这净龙水十年一现,一现十天,当误了时间难道九爷要再等十年?”

“他说……”张哥犹豫了下,说:“九爷说南京有变,先回去一趟再说。”

“艹……”江思越挠着头一脸的烦躁:“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这叫什么事呀!”

“就听九爷吩咐吧,他既然说南京有变,那肯定不是无的放矢。”墨兰淡然道。

“行,回去也好,趁这几天我非要查出杀害白爷的真凶。”金大发恨恨道。

依在背椅上,我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了下来,接着一股困意涌来,其实说回去我心里也是一松,最起码能当年问问姚九指,白万行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