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鬼提亲/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黑似是听懂了我的话,居然点了点头,这让我毛骨悚然,我本来也只是习惯性的问一下,没想到这货反应居然这样妖邪。

我咽了口水,说:“老黑,白天我不是故意把你忘在九爷家的,你可不能怀恨在心呀!”

老黑听到这话松开了口,一屁股坐在床上,有幽蓝的目光静静的盯着我看。我最终还是败下阵来,说:“得,我去,我去行了吧,你别用这眼神瞅我,我渗的慌。”

穿好衣服,我起身去楼下,不过我没打算把门打开,只是站在门口问:“谁呀?”

“提亲的……”门外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提亲?提什么亲?我们这里没女人!”我呵斥道。

“放心,我家郡主点名要您,上次在驿站我敲了您的窗户,您还记得吗?……”门外那人轻描淡写的话语让我不禁冷汗直流。

郡主是谁我不知道,但是那驿站我想就是那夜我住的小旅馆,那晚有人敲我的窗户,打开一看外面却没人,我当时就感觉有些不对劲,此时想想,门外的东西……

我顿了顿,说道:“我不认识你家郡主,也对这门亲事不感兴趣。你请回吧。”

“您感不感兴趣不要紧,我家郡主感兴趣就行,您看这喜帖……您是不是出来拿一下?”门外的人说道。

“总之我不会答应的……”我犹豫了下:“而且我也不会开门。”

“嘿嘿”门外的人笑了两声,只不过这声音犹如鸭子一般难听,道:“没事。只要您在就行。”

说着,门缝突然被塞进来一张什么东西,而后,门外的人又说道:“您早做准备,彩礼我们会隔日送到。”

说罢,门外就没了声息,我捡起地上的东西一看,才发现这玩意居然真的是张喜帖,只不过通体白色,上面写到,重阳九月九,娶郎至东楼。

碰到这事我丝毫不敢耽误,去楼上把已经在穿衣服的龙一叫起来后,我神色凝重的把请帖递给他,又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呦呵”龙一抬起头诧异的看了我一眼:“小伙子,可以呀,都能被美人追到家来,这点就比你爷爷有出息。”

我苦笑一声,道:“老爷子,您可别拿我寻开心了。上面写的重阳九月九,那时候我不会真的就被女鬼掳走了吧。”

龙一白了我眼,没好气的说道:“现在才三月份,你急什么?有我在,你少不了一根毫毛。”

说完他眯着眼仔细的看了看这喜帖,道:“你那天确信有人拍你窗子,而且窗外没人吗?”

我点了点头,那次场景我印象深刻,根本不可能忘记。

“这样说的话……”龙一笑道:“那个塌方才露出来的墓,还有点名堂呀,看来以后那里不会宁静了,只是这彩礼,倒需要斟酌斟酌。”

“斟酌什么?”我问道。

“死人送的东西,是这么好拿的吗?”姚九指摆了摆手,说:“回去睡吧,回头我跟九指商量商量,你不用太紧张。”

我点了点头,回到房间后,只见我原本的位置已经被老黑霸占,它横着身子躺在床上,我想把它抱起来放进窝里,结果老黑神情淡然的睁开了双眼,我和它对视半刻,终究抵不住那清冷的目光,好在,老黑也没有赶尽杀绝,它挪了挪屁股,给我让出了半个身位,把我感动的差点要跪下来喊一句黑爷万岁。

在床上,我忍不住盯着旁边的老黑问:“老黑。你刚才让我出去什么意思呀?”

老黑侧着身子一动不动,要不是微微起伏的肚皮,我甚至都以为它死了,但是无论我怎么问,这老黑都装疯卖傻的不鸟我,让我一个人自言自语跟煞笔一样,半饷,我也只能暂时放下这个疑惑,毕竟来日方长……

这一夜我怀着忐忑的心入眠了,第二天一早我下楼,发现龙一和金大发两个人正在喝茶吹比,见我来了,金大发站起身来,笑道:“小哥,听说你被女鬼提亲了呀?嘿嘿,你这艳遇小弟我真是羡慕不来呀,谁让小哥长的这么玉树临风……”

半饷,他看我脸色越来越黑,后面的话硬是没说出来,他咳了两声,正色道:“小哥,你小心点,这次的玩意估计不好对付,不会,你究竟怎么招惹上它们的?”

我这时也头大如斗。因为当时我压根就没做什么呀,一火车这么多人,就算和我同行的还有孙叔,虽然他长的确实没我帅……但我也不相信我倒霉到这个程度呀!

“要不……”金大发犹豫了下,道:“南京你干脆别去了?留在老爷子这避避风头?”

我摇了摇头。说道:“如今离九月九还早着呢,也不差这几天,只是我有点纳闷,凭什么这么多人之中,就相中我了呀?”

金大发面色龌龊的笑了两声。没有说话。

“小子”原本一直在旁边笑着不说话的龙一道:“你跟着大发去趟九指那,让他拿拿主意,实在没办法,你从南京回来后就住在我这。”

我点了点头,随后坐着金大发的奔驰就出了门,路上金大发拉了拉我,道:“江家那边已经出人了,去了四五个,都是些四五十岁的壮年好手,到时候说不定能把那里面的邪玩意清干净,那样小哥你的麻烦就迎刃而解了。”

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么快?”

金大发点了点头,道“那里靠近铁路,一日不清除掉,官方就一日不得安宁。”

我这时放下心来,要知道江家可是摸金世家,族人个个经验丰富手段高超,有他们出马,我应该就没事了。

到了姚九指那时,姚九指正在书房练笔。我们在门外等了一会后,他才推开门走了出来。

“呦,你俩怎么又来了?”姚九指笑道。

“诶,这不是想您老人家了嘛!”金大发挫了搓手,道:“还有就是,小哥又碰到了麻烦,老爷子让我们过来请您拿拿主意。”

“又出事了?”姚九指诧异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小子属磁铁的呀?怎么去那那出事?”

我摸了摸鼻子,感觉尴尬无比。

“好了”姚九指摆了摆手道:“说吧,什么事?”

我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他后。姚九指摸了摸下巴,道:“还真奇了,我见过男的跟女尸结阴婚的,还真没见过女尸找男人结阴婚的,而且看这模样,还是让你倒插门呀?”

我苦笑一声,说道:“九爷,您可别挖苦我了,我现在是彻底没了办法……”

“这事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姚九指说了句让我心头一凉的话后,又话峰一转道:“不过先让江家的人去替我们趟趟雷。没事了自然皆大欢喜,他们处理不了你也不用紧张,保你一命还是没问题的。”

我松了口气,不过随后我想起了诗迷的事,就把这件事告诉给了他。

“这件事小张给我说了,你的那个铜莲台带了吗?”姚九指问道。

我点了点头,之前我感觉这铜莲台也是莲台,说不准还有些用,于是我就把它从龙一那带了过来,如今姚九指既然要,我就递给了他。

姚九指拿起铜莲打量了片刻,半饷,他抬起头道:“这玩意先放我这里一段时间,我研究研究。”

我自然是没什么异议,之后我和金大发又在这里吃了个午饭,金大发走后,我看着还在细嚼慢咽的姚九指道:“九爷,之前的事情不好意思。”

姚九指扒饭的动作停下了,半饷,他摆了摆手,说道:“没事,都过去一二十年了,我已经看开了。”

说到这,他笑了笑道:“现在除了你,就没人和我一起下棋了,今晚别走了,咱爷俩唠唠。”

我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拒绝,这一天我和姚九指下了一下午的象棋,却没有赢一局,但是和姚九指下了这么多局,我感觉自己的棋艺精进了很多,晚上,我俩又坐在院里聊天,姚九指和我讲了许多行里的奇人异事,让我也是大开眼界。

这晚我依旧是睡的客房,不过第二天我却起的格外的早,这时才五点半,天才蒙蒙亮,我推开房门以后,面前的景象让我惊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