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帝锁金陵/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所在的客房有个单独的小院子,此刻,我院里垒起了一座小山,而小山的材质是一个个人头!看着这个人头山,我恍惚了,因为在人头山的前面有一张白纸,上面写了两个字:礼成。

我冷静下来连忙去把睡梦中的姚九指给叫了起来,面对他疑惑的目光,我沉默着把他拉到了小院子里,不是我不告诉他。而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一夜之间,门口多了座人头景观?

纵然姚九指见多识广,此刻也愣了许久,当他看到地上的纸条后顿时什么都懂了,他看着我,说:“这件事不用怕,我来处理。”

我点了点头,姚九指随后把所有佣人都召集到了外面,要放给她们一天假,接着又让张哥拿来了许多黑口袋,把人头全部装进去后,又放到了一辆大卡车中。

忙完这一切姚九指和我都松了口气,于是俩人就坐在后院喝茶,不过看着杯中碧绿的茶水我却丝毫都不想碰它,因为从见到人头景观的那一刻起,我就有些想反胃。

“怎么了?”姚九指呡了口茶水后,道:“心理上这就承受不住了?”

我摇了摇头,苦笑道:“哪能呀,只是看见这么多人头。有些反胃。”

姚九指微微一笑,道:“那个什么郡主的这份礼,送的有点大呀。”

大?确实挺大的,只不过能把它换成钱就好了,我心里哀叹道。

没过多会。张哥就走了进来,伏在姚九指的耳旁说了几句话,待张哥走后,姚九指指了指外面,说道:“查清楚了,这些人头都是那晚火车上失踪的人,还有那些考古队的,看来真的和那个墓有关,不过之前我还以为这次有江家出马,应该十拿九稳的,但是现在看来,胜负还未不可知呀……”

提到江家我就想到了江思越,而江思越这个人我印象不错,就对姚九指说道:“那用不用通知江家?让他们早做准备。”

“通知?干嘛通知?”姚九指反问道:“江家的人一向以自负著名,你去让他们小心点,在他们眼里说不定就是看不起他们,而且这次官方发话,难道真的只是想让江家帮忙吗?没看见我们四龙头都没有丝毫动静吗?这是因为这些年江家太跳了,所以成了出头鸟,要敲打敲打。到时候江家的人去了,能解决自然皆大欢喜,解决不了江家也只能打碎牙往肚里咽,所以江家这次才会这么下血本,为的其实就是万无一失。”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这种勾心斗角对我来说还是太复杂了点。

中午的时候,金大发得到消息也过来了,我和他谈了会,他突然透露给我一个消息:“小哥,南京那边恐怕还真出了什么变故,往日进去半天应该就能回来,可如今两天过去了,那边还是没有丝毫动静,南北两条龙已经坐不住了。”

虽然姚九指已经说过南京会生变,但是如今真的发生了我还是感到了很好奇,为什么姚九指能提前这么早就知道南京出事了,而另外两条龙却丝毫不知呢?

“坐不住,他们打算怎么处理?”我问道。

金大发笑了笑,说道:“怎么处理?只能就这么干等着呗,以往有规定,每个人无论派过去多少人,都只能取十份净龙水,那地方虽然和西丘不一样,但听说也挺邪乎的,所以他俩一时半会还真的不敢再派人过去。”

“那我们呢?”我问道。

“九爷的意思是,让我们今天中午就出发,趁着他俩举棋不定的时候,先抢占先机?”金大发道。

我点了点头,自然没什么异议,中午在姚九指那吃完饭后。张哥就又开过来一辆新悍马,而墨兰已经坐在车上了,她今天穿着黑色牛仔裤,上面穿着件黑马甲,不得不说,这身装扮再加上墨兰天生的御姐范可以说是很有统治力,最起码金大发的眼都直了……

姚九指站在车外默默的注视我们离开,临走时,他说:“一路上注意安全,尤其是到了地方,必须要小心周围的一切人和物,不要阴沟里翻了船,而且,遇到异况一定要镇定。”

张哥点了点头,道:“放心吧九爷,我一定把他们一个不少的带回来。”

说罢,我们才离去,接着我们在城外把早已等待在那里的江思越接上车,我看了看他,不知道要不要把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他。

江思越上车后看到了我疑惑的目光,他笑道:“小哥,怎么了?我脸上又没长花。”

我犹豫了下,道:“思越,你那几个叔叔……去了嘛?”

江思越点了点头,道:“早上刚出发的。这次族里准备的很充分,小哥你就别担心了。”

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车子到达南京后,已经是下午了,我们商量了下,决定今晚休息一夜。明天夜里再出发。

这次金大发带的东西显然少很多了,所以这次我们没什么顾忌,找了个小旅馆后就直接开了四个房间,第二天一早吃完饭,张哥说带我们去一个庙里烧香求求平安。

我是没有什么意见。一行人和一只猫随后来到了临近郊区的地方,其实这南京为六朝古都,要是真的游玩的话还是挺好玩的,随着领头的张哥拐进一个小巷子后,他扭头说道:“这里面有个寺,叫瓦官寺,也算是个千年古刹了,上次我和九爷来南京时,他就特意来了一次这里。”

我扭头打量着四周,只见这条小巷子很窄,大概只能让两人并行,而且一看就很有年头,铺地的青砖已经变成了黑色,而且不再平整,墙缝中甚至也已经有了厚厚的苔藓。

说到这金大发也有了兴趣,他回头对我说:“小哥,你知道为什么在南京建都的六个朝代都那么短命吗?”

我摇了摇头,确实不知道。

金大发清了清嗓子,开始一本正经的向我讲解。

据说,秦始皇统一全国后进行北巡路过南京时。突见紫金山上有一团紫气漂浮,这时术士进言,说金陵龙盘虎踞,上有王气,将来这里一定会出皇帝,秦始皇很担心,他怕将来这里有人和自己争天下,就让术士想办法。

而术士用了两个办法,一是挖断紫金山。在风水的说法上,紫金山龙盘虎踞。是王气的一个来源,而术士对付这情况的方法就是斩断龙脉,杀死猛虎,所以一定要挖断紫金山。同时,他们还在紫金山上埋了许多的金玉宝物,据说这些东西可以“镇压”住那龙虎,南京古称“金陵”因此得名。第二个方法是挖了一条秦淮河,据说这条河的作用是可以“泻”掉这里的王气。

据说这两个方法效果不错,以后的南京,虽然先后有很多人在那里建都。但是这些人从孙权到蒋介石最后都没有能统一中国。唯一的例外是朱元璋,不过他死后不久,由他指定的继承人建文帝就被推翻了,战胜了建文帝的永乐帝则迁都到了北京。在南京做都城的六朝除了东晋103年外,其他没有一个超过百年,所以南京是金粉之地,短命王朝。秦始皇觉得金陵王气盛,挖了秦淮河,楚威王也觉得金陵王气盛,挖了玄武湖,所以这样一折腾,南京的龙脉彻底掘断。

听完后,我笑着对金大发说:“传说当年太祖好像就想建都南京,只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又选在了北京。”

金大发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