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佛不渡/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张哥指了指前面的一扇门说道。

我这时不由有些诧异,之前我一直以为这瓦官寺即便不是什么动辄占地几十亩的大寺庙,但好歹也是千年古刹,应该寒酸不到那里去,但是到了地方我还是大吃一惊。

因为这个庙太小了,推开两扇比旁人家大不了多少的大门后,一进门,就能看到庭院正中栽种着一颗非常粗壮的菩提树,这颗菩提树看起来最起码也要三人合抱,而且繁茂的枝干垂着很多树藤,一直垂到地面,仿佛是一个已入暮年的老者一般。

菩提树后面是个不大的庙堂。庙堂门口放着一个巨大的青铜香鼎,只不过看样子这里香火不怎么好,青铜香鼎里的香灰大多都很陈了,而庙堂里面正中供奉着弥勒菩萨的金身,左右还有四大天王,菩萨的供台前,放有三个坐垫,只不过这坐垫非常破旧,甚至已经露出了里面的棉絮。

而此时,一个老僧尼穿着一身快要脏成黑灰色的红色僧衣,坐在门口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张哥恭敬的走到他的身旁,说道:“无尘大师。”

叫无尘的老和尚睁开了紧闭着的眼帘,看向张哥,道:“施主是来上香的,还是来还原的?”

张哥双手合十,鞠躬道:“十年前我曾来过贵寺一次,当时大师还对我说,我这一生甘为鹰犬,临了反为忠字所害,大师您还记得吗?”

无尘看了看张哥,语气满是沧桑的说道:“嗯,当初和你来的那人呢?”

“九爷他这次没有过来。”张哥道。

“命”老和尚摇了摇头,叹道:“香在里面,你们自己拿吧。”

我这时心中满是疑惑。这无尘大师说十年前曾给张哥算过一命,他这一生甘为鹰犬,临了反被忠字所害,这句话也非常好理解,可是张哥如今效忠的是九爷,那么如果根据后半段的意思来说。张哥最后会被忠心害死,可是即便如此,他依旧还是为姚九指鞍前马后,姚九指究竟做过什么,才能让张哥这般相报?

我有些不解,但是我没说,毕竟这是别人的私事。

在门口发了一会愣,回过神来的时候,墨兰她们都已经进去了,当我正想赶上去的时候,旁边的无尘却突然伸出手拽住了我的裤腿。

我疑惑的看向他时,正好对上他的那双眼睛,虽然面上已经垂垂老亦,可是那双眼睛清澈而明亮,犹如初生儿那般纯洁,看上一眼,无论心中有多么烦躁,都会在一瞬间平静下去。

“大师您有何事?”我恭敬的问道。

无尘抓住我的手,用满是茧子的手指在我掌心中写了几个字,凭着感觉,我知道那几个字是回头是岸。

我不解的看向无尘,我虽然不是什么大善之人,可也没做过什么大恶之事,回头是岸用在我身上不太恰当吧。

“施主”无尘盯着我的眼睛。说道:“再进一步可就是浮屠了,到时候,你再想回头也回不了了。”

看着那双眼睛,我知道他话里什么意思,那一刹那,我有转头就走,回到洛阳从此做个普通人的冲动,可是我心里知道这不可能,因为我肩上的担子太重,青山村枉死的村民我还要替他们讨回公道,我还要找到九世铜莲,逆转时间救活我的父母,爷爷的那六十年,不能枉费。

我轻轻的把无尘的手给拿开,然后摇了摇头,轻声道:“有可为,有可不为,大师,这条路,我跪着也要走完。”

说罢,我就转身走了进去,但身后传来了无尘满是无奈的叹息:“尘本欲归,土本欲回,唯风不静,徒唤奈何?施主,你执念太深。”

我深吸了口气,没敢回他的话。

“小哥”见我来了,金大发从垫子上站了起来,然后递给了我一注香,道:“张哥说这庙堂很灵的,你快来许个愿吧。”

我苦笑一声,灵?张哥也真是胆大心粗,如果真灵了,那他最后岂不是真的要为忠而死?

这话我没有说,接过香后,我跪下心里默念。期望身边朋友安康,最后我也能达成心愿,想到这,我睁开眼,把香插进香炉后,又叩首拜了三拜。

等我站起身后,却发现,香灭了,而且灭的悄无声息。

“这香……质量真不行。”金大发看着已经熄灭的香讪笑道,但是我发现,除了我的香,其他人的香烧的都很正常。

墨兰从供台上又拿出一注香,递给我后,说道:“没事,可能是香真的有问题,再试试吧。”

我深吸了口气,把香点燃后,又插了上去,但是这次结局依旧,没过多久,香上的火芯就越来越小。

“艹你大爷,你不给我面子,老子也不给你面子!”金大发骂了一声后,就掏出打火机,又想把香点燃,结果这次啪的一声轻响,香身居然从中折断了。

我浑身冰冷,看着断香发呆,这一刻,我突然有些明白了。三戒和尚当初对我说,我这一生天不收,佛不渡,如今果然应现。

金大发默默收回打火机,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小哥。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走,佛不迎你,我们就去拜三清,三清如果不迎你,我们就拜自己。”

我沉默这点了点头。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心不在焉,如今看来,我的前路,很坎坷呀。

回到旅馆我躺了半天,但是怎么也睡不着,心烦意乱下我爬到旅馆阳台,感受着迎面抚来的清风,一时间心不在焉。

“怎么了?这点事就把你打倒了?”

我惊了下,回头一看才发现是墨兰,她这时双手插兜,神态轻松,风吹起她的青丝,让她显得更加飘逸,我看着她勉强一笑,说道:“怎么可能,不过就是一断香而已。”

“是吗?”她走到我的身旁,依靠在石栏上,目光直视远方,嘴里喃喃道:“其实我挺羡慕你的。”

“羡慕我?”我有些茫然,说道:“我有什么好羡慕的。”

她回头对我笑了笑,只不过这笑容在我眼里充满了无奈。

“我羡慕你有个好爷爷,虽然他没陪在你身边,但是给予你的关爱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的了,我羡慕你只要埋头向前冲。不像我,远方还有一群族人,如果我找不到那颗珠子,到最后我的族群就只能像扬在空中的飞沙,一瞬间,就没了踪影,到最后,没有人会记得,有个族群叫圣者。”

说道最后,她眼眶有些红,似是自嘲的说道:“为了一个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的珠子,我们埋头找了上千年。很可笑。是吧。”

我沉默了,如果真要比起来,墨兰似乎比我更惨点,父母早亡,幼年流落街头,长大了还要为族群而奔波,为了寻找那个珠子,不惜一次次身陷险境,而那神秘的诅咒,更如同达摩克利斯之剑一般悬挂在她的头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落下。

可是即便如此,她依旧如此坚强。我一个大男人,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害怕未来呢?

想到这,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坚定道:“天不绝人之路,我会帮你寻找的。”

墨兰皱了皱鼻子,笑道:“你自身都难保,还帮我找?”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不甘心道:“我有预感,你能如愿以偿,我也能找到九世铜莲。”

“这话怎么说?”墨兰好奇道。

“因为,长江后浪推前浪,爷爷找不到的东西,我能。”

“噗哈哈哈!”墨兰捂着肚子都笑弯了腰,半饷,她抹着眼泪道:“你这是什么逻辑?”

我想回答时,天台的门被推开了,江思越走进来看了看我俩,半饷才尴尬道:“张哥说了,现在出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