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生变/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听到了?”江思越咽了口水,说道。

金大发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后面有个硬骨头,大家小心点。”

我苦笑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怀中的老黑,此时它咧着嘴,浑身毛发微炸,显的有些紧张。

这时,洞口堆积的尸体突然微微颤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往外顶,金大发他们连忙从怀中掏出ak47,对准洞口面色显得无比凝重。

噗叽一声,从尸体的缝隙中居然闪现出一道黑影,它动作非常敏捷,让我一时都看不清它的容貌!

“啪啪啪啪”。三把ak47同时开火,火舌窜出半米远,巨大的枪声让我耳朵一阵嗡鸣,那黑影再快,终究也快不过子弹。它身中数枪后,原本扑过来的身体被打的倒飞出去,然后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过了好一会,我们才敢围上去,只见地上躺着一具孩童般大小的尸体。它皮肤颜色青灰,指甲犹如锉刀一般细长,嘴里的牙尖细透明,而且极为密集,让人看一眼就心底发寒,此时它身上有三个碗口大小的枪口,而致命伤则在头部,一发子弹直接掀飞了它的天灵盖,露出里面干瘪浓稠的黄白之物。

盯着半饷,我有些反胃。而金大发几人却神情自若的蹲在地上看了半天。

“张哥……这东西你碰过吗?”金大发盯着尸骸面色非常难看。

“没有”张哥摇了摇头,道:“我上次来的时候,最多碰到过一些白僵,这玩意我还真没碰到过。”

金大发神色凝重,说道:“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好吗。”江思越叹了口气,说道:“究竟要不要进去,给个痛快话。”

金大发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墨兰,墨兰扭头看向张哥,说道:“张哥,你确定是这里?”

张哥坚定的点了点,说道:“确实是这个没错。”

“走,进去。”墨兰说道。

我沉默着,没有什么异论,毕竟要不是姚九指,如今墨兰恐怕已经被赶下东龙王的位置了,于情于理,我都得帮他这回。

金大发几个人随后把洞口里塞着的尸体挪开后,就嗅了嗅里面的空气,确定没事后。江思越站了出来,道:“我先进吧,小哥,你把手枪给我,ak太大进去不方便。”

我点了点头,接着把怀里的手枪递给了他,江思越接过手枪后,又从包里取出一个黑驴蹄子,衔在口中后,他深吸了口气,然后钻了进去。

江思越进去后,张哥第二个进去的,我第三个,金大发殿后,进了这个溶洞后,我发现这里的土壤上面有一层透明还带着血丝的粘液,味道非常腥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这上面爬过一样,但是我感觉留下痕迹的不会是那具孩童般的尸体,而是另有他物。

发现这一点的显然不止我一人,领头的江思越说了一声小心点后,速度明显放缓了许多,但是爬着爬着,溶洞的高度越来越高,往前爬了一段距离后,已经能让人弓着腰走了。

但是没走多远,前面的墓道口分为了三个岔道,江思越停下后,扭头道:“张哥,这三个洞口走那个呀?”

张哥思索了会。说:“中间那个。”

江思越点了点头,随后继续向前走去,这时溶洞的高度已经允许我们直立而行了,而且头上也不再是土壤,而是天然形成的岩石,让人不由感觉很安心,最起码不用担心突然塌方了。

“这里有个人!”前面的江思越喊到,我闻言连忙停住身体,向前面看去。

只见前面确实有个人,只不过这人悬挂在半空,一条舌头耷拉出来半截,脖子里勒着根皮带,就这么静静的悬挂在我们路中间。

江思越走上前去,躲在男尸的身旁打量了片刻,道:“这个人看样子也是同行,不过,他是自杀的。”

“自杀?”金大发笑了两声,道:“怎么可能,谁会闲的没事跑到这来自杀呀。”

江思越闻言也不反驳,而是语气淡然的说道:“你自己来看看。要是被其他什么妖蛾子给挂上去的,他的舌头就不会吐出来,而且他面上的神情安详,不是那种惊恐感,不是自杀是什么。”

金大发走上前去看了两眼。才摸着脑门纳闷道:“嘿,还真是,这就奇了怪了,这大兄弟有什么想不开的,也不用在这里面吊死吧。外面歪脖子树这么多,随便找那颗不行?”

不会说完他好似想到了什么,于是走上前去把男尸给抱了下来,接着扒开他的眼帘,说道:“不对。你们看他瞳孔扩散,生前要么是遇到了强光,要么是受到了惊吓,或者说是极端的绝望,才会变成这样。”

“面态安详,瞳孔却扩散成这样,强光显然是不可能的,他不可能拿着手电往自己眼睛上照。”江思越摸着下巴说道。

“你们说,会不会是这样?”墨兰走过来说:“那就是死者生前遇到了什么,不可抗拒而且极端恐惧的东西,甚至让他产生了绝望感,认为自己不可能逃出去,干脆就在这里自杀了,临死前的解脱让他松了口气,但是内心的绝望却不曾消退。”

队伍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凝固起来了,半饷,金大发干笑两声,道:“不可能吧,这里离出口也没多远,再说了。身为一个土夫子,不可能心理素质这么脆弱吧。”

“你刚刚不是才见到出口哪里的四具尸体吗”墨兰摇了摇头,说道:“再说了,土夫子也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没有什么绝对的说法。”

金大发听完挠了挠头,一脸烦闷的说道“那要是这样的话,我们这行可就危险了,能找到这里来的土夫子,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连他们都这样了,我们岂不是更凶多吉少?”

墨兰沉默了半饷,扭头向张哥问道:“张哥,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能让他们这样?”

“别问了。”江思越叹了口气,说道:“历代青牛山放尸的行动,都有我江家参与,可是我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家族中有人放了这么厉害的东西。”

这时一行人都没了主意,一时间我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要不……”金大发犹豫了下,说道“我们给九爷打个电话问一下?大不了问清楚后我们继续往前走就是了,现在这样不是个办法。”

墨兰点了点头,毕竟这时候也确实没有什么办法了。

见墨兰同意,金大发掏出手机就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紧接着他开启免提模式,电话那头嘟嘟了几声,随后被接通了。

“大发,怎么了?”姚九指在电话那头问道。

金大发苦笑一声,把一路上的经历告诉给了姚九指。

姚九指沉默了一阵后,突然说:“你把电话给小张。”

张哥听到姚九指叫自己,就凑过去说了声:“九爷我在。”

“你进的那个溶洞,记号是不是一瓣铜莲?”姚九指问。

“是呀,您不是说记号是铜莲吗?”张哥问道。

电话那头又沉寂了许久,半饷,姚九指吼道:“我说的记号是一朵铜莲!而不是一瓣铜莲!你以前又不是没跟我去过,怎么还能记错?!”

张哥看不及委屈,姚九指就在电话那头急道:“不知道现在晚了没,总之快……滋滋滋。”

说到最后,电话里突然传来一阵电流声后,随后屏幕一黑,死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