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建木和川军/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大发神情一震,问道:“墨兰姐你知道?什么树?”

墨兰樱唇微启,说道:“建木。”

“不可能!”我脱口而出。

要知道,建木可是神话传说中的神树,传说中沿着建木往上攀爬,可以一直爬到天庭,是凡间和天庭的唯一一条通道,而到了商代,则被纣王伐毁,可是即便如此。这也只是一段传说,怎么可能是真的?

江思越点了点头,说道:“是呀,这么大的树木简直就是违背科学原理的存在呀。”

“我也只是随便说说。”墨兰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究竟是过去,还是回去?”江思越说道。

我将目光对准跟在我们后面的老黑,可能是看到了我的目光,老黑举起肉呼呼的爪子,指向前面。

“好吧!”金大发叹了口气,说道:“什么大风大浪都走过来了,我们可不能在这翻船呀,兄弟们,小心点。”

说着他就一马当先的走在前面探路了,说实在的,这石笋林非常难走,经常走一段路后,就被异常粗大的树根挡住去路,然后只能绕过去,而且因为树根不住的往下滴水。所以地面异常湿滑,一不小心就容易摔个跟头。

走了会,原本探路在前到最后垫背的金大发挥了挥手,气喘吁吁的说道:“歇会吧,我走不动了,这鬼地方太难走了。”

为了照顾体重第一的金大发,我们决定修整会,江思越靠在一根石笋上,说道:“大发,再打个信号弹,看看多久能出去?”

金大发点了点头,从包里掏出信号弹后,就斜着手,往天空打了一发,随着幽幽的光芒,我抬头看了一眼,不由呆住了。

因为就在我们的头顶上,无数个肿囊形的树根静静的悬浮在我们的上空,里面仿佛包裹着什么。

信号弹灭了之后,我用手电筒照向上空,说道:“那些究竟是什么东西呀?”

江思越摇了摇头,说道:“打下来一个看看不就知道了。”

说罢,他向我借到了手枪后,瞄准了半天,一声枪响后。一个肿囊掉了下来,江思越跑过去从腰里掏出一把匕首,刮开之后才发现,里面竟然包裹着一具白骨。

这具白骨身上还穿着淡蓝色的军装,不过因为时间太过久远,所以早已破破烂烂的了,根据上面的徽章来看,这个人生前竟然是一名国军!

金大发盯着白骨看了半饷,才说道:“我想起了一个传说……”

“什么?”我问。

金大发深吸了一口气,叹道:“传说中,南京保卫战之后,一支两千人的川军突围出来后,行至青牛山一带消失了,之前我还以为是因为兵员厌战,所以集体溃散了,但是没想到,他们竟然栽到了这里。”

“不可能。”江思越摇了摇头,说道:“你看看那个洞口,两千人如果要爬下来,那至少要爬个一天,而且这川军好端端的,跑到这里干嘛?旅游吗?”

金大发瞄了他一眼,说道:“所以我才纳闷呀,这川军绝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跑到这里,我们四下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于是,我们两人一队开始在附近找了起来,为了防止出现什么意外,所以我们相互之间的距离并不远。

找了一会,我看到前方两根石笋之间有几跟不一样的东西。我走近一看,才发现这是几把枪械,只不过上面早已经锈迹斑斑,甚至看不出本来的样貌了。

当我再照向前方时,发现前方目光群能及的地方,都遍布着和我脚下这几把款式一样的枪械,而且除了枪械,我还看到了手榴弹,甚至还有一门迫击炮。

“我这边有发现!”

喊完之后,江思越金大发他们很快就赶了过来,当他们看到这满地的枪械后也不由一愣,半饷,江思越蹲在地上打量着地上的那几把枪械,说道:“虽然已经锈的很厉害了,但是这样的形状还是很容易分辨的。这是德国MP38/40冲锋枪,在当时来说,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好的冲锋枪了,连德军那里都供应不足,这里怎么有这么多?”

“不可能吧。”金大发撇了撇嘴。说道:“老蒋最后不是反德了吗?希特勒还会这么豪爽的给他增援物资?”

“胖子。”江思越抬起头来,说道:“你真应该好好学习历史,中德虽然后期断交,但是也曾有过十年的亲密无间。”

“但据我所知,德国MP38/40冲锋枪应该是一九三八年生产的。那时中德虽然还没断交,但是当时这把冲锋枪也仅仅是研发出来了而已,还没有正式武装给部队,而且南京保卫战是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份,这前前后后时间差的有点大。”墨兰说道。

江思越摇了摇头,说道:“当时德军已经生产了,只不过还没交给陆军而已,现在唯一的疑点是,即便是蒋介石的王牌师,都没资格配备这么多先进的德制武器,作为一个小小的团级,它凭什么能拥有这么多,甚至还没在德军那里普及开来的MP38/40冲锋枪?唯一的解释就是,蒋介石下血本,给一支精锐之军配备最好的武器。然后,让他们来这里寻找什么东西……”

“可是这里又不是什么墓葬,老蒋也不是特缺钱,至少不会缺钱到挖坟掘墓凑军饷,如果非要说寻找什么的话……”金大发顿了下,然后恍然大悟的说道:“那就只能是那条断龙了!”

“对!”我这时也有些回过味了,说道:“老蒋建都南京后,抵御外敌的过程中却屡屡失利,这时候,即便是心智再坚定的人。都会想起那个金陵无王气的传说来吧。”

江思越点了点头,不过最后他面上又有些疑惑,说道:“龙脉这玩意如果断了,那可不是说能补回来就能补回来的了,他派这么多军队来究竟打算怎么拯救这条断龙呢?”

“等等……”墨兰打断了江思越的话语,说道:“我们现在不要在意这个,如果我们进去了,那么真相自然会大白,可是你们难道没发现他们这些精锐之军死的有些诡异吗?”

金大发看了看散落了一地的枪械,若有所思的说道:“是呀,这么多人,就算来个百年僵尸王也得隔屁,可是这些人居然全都死了,而且是被这些树根包裹在一起的……”

说罢,他连忙离开了自己依靠着的树根,然后掏出一把匕首,刮来树皮后,里面的植物纤维却很正常,并没有什么诡异的。

金大发把匕首放回腰里,纳闷道:“这就有些奇怪了,这树也没什么诡异的,可是这些人依旧怎么变成了这个死法的呢?”

说罢,他捡起一把枪械,打开弹夹后说道:“你们看,这里面的子弹是满的。也就是说,这些军人死前遇到了什么很诡异的事情,到最后主动扔下手里的枪,一弹未发就死了,可是究竟是什么玩意能有这么大的能耐呢?”

半饷,金大发也没想出个什么头绪,他挠了挠头发,一脸郁闷的说道:“见鬼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再不弄明白的话,我们可就危险了呀。”

“你们……有没有发现地面上的水多了很多呀?”张哥指了指脚下呐呐道。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脚下,才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地上的水已经不知不觉的凝成了薄薄一层,蹲在地上细细看去,地下的岩石中有无数条细缝,此时,这些细缝都缓缓的在向外面冒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