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李平仙/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向上爬了会,发现上面的地方居然基本上没有什么妖藤,因为长度原因,那些妖藤只能在下面作乱,而且我所在的树根上方还有一处地方弯折,那里可以站人,我爬到那里把老黑放了下去,随后我扭过头,发现金大发他们依旧被困在那里进退不得,我有些焦急。因为墨兰的伤口一旦流血,如果不进行包扎的话,是会流血不止的,如果再拖一会,到时候流血过多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我摸了摸腰间的天官印,不知道这玩意能不能驱散这些妖藤,随后我下定决心,看了看两根树根之间的距离后,我猛地向前跳去,在下坠的过程中死死抓住了一根稍小一点的树根。

此时我疼得已经有些感受不到双手的存在了,但是看着距离已经不算太远了,我一咬牙,身体摇摆荡了一下,随后松开手向他们那边甩了过去。

这次我整个身体都撞在了树藤上,如果不是求生的本能让我抱住了树干。那么我铁定已经掉了下去,缓了会,我慢慢的向下攀爬,看着离我近在咫尺的妖藤,我的心都吊在了喉咙眼上。

所幸这次我赌对了,见我接近后那些妖藤飞扑过来,但是在离我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突然停住了,随后更是直接远离我,犹如我是什么妖魔鬼怪。

攀爬到墨兰那边的位置后,我已经能看见,墨兰手上的伤口还在不住的往外流着血,血液顺着树干已经染红了一大片,失血过多,她此刻脸色更是白的犹如一张纸一样。

我摆了摆手,对着欲言又止的金大发说:“先把墨兰的伤口包扎好,赶紧离开这里,上面没有妖藤。”

金大发点了点头,单手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瓷器后,从里面倒出了些黑色的药膏,墨兰敷上后,血流不止的伤口才渐渐止住。

我看了看她的脸色,不由有些担心道:“你身体还行吗?要不然我背你吧。”

墨兰摇了摇头,虽然她的嘴唇都没了血色,不过依旧倔强道:“没事,我还能坚持。”

我了解墨兰的脾气,并没有太过坚持,只不过我让墨兰走前面,如果她身体不支的话,我们还能拉她一把。

队伍又往上攀爬了会。随着高度的提升,周围的树根也越来越粗壮,而且也越来越密集,不过这时候我有些担心,因为老黑还在对面,以我现在的体力,根本不可能再做出刚才那样的举动。

可是没想到的是,老黑看见我后,往上爬的贼麻溜,想到它在水里的装模作样,我就有种想骂人的冲动。

这时,借着灯光,我已经能看到最上面的情形了,如果把树的根系比如一把伞,那么我们即将抵达的地方就是伞盖了,这里树根最为密集,而且最粗的几根树根甚至有十几米粗,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事实确实如此。

爬到伞盖后,这里树根一个叠着一个,犹如一个小型陆地一般,我刚爬上去,还没来得及打量着四周,就看到墨兰昏倒在地上,我连忙试了试她的鼻息,虽然很微弱,但是还是有的。

金大发上来后简直比我还紧张,他抓住江思越,说道:“思越,你包里有营养液吗?”

江思越面色沉重的摇了摇头。说道:“我又不是医生,怎么可能会带那玩意。”

金大发随后又将目光转向张哥,后者同样是一脸无奈的摇头。

金大发脸色变幻,最后他拿出一把匕首,就要往自己的手上割,我连忙拦住了他,问他到底要干嘛。

“墨兰姐这次失血太多,如果没有营养补充的话,可能扛不过去,人血里好歹还有些营养。我血多,放点没事”金大发强笑道。

最后,我们四人决定每人放点血出来,然后喂给墨兰,金大发神情温柔的捧起墨兰的头,然后慢慢的喂了她半壶,动作之轻简直就像是照顾妻子的丈夫。

我不由多看了他一眼,虽然以前我就猜测到金大发有可能喜欢墨兰,但是如今我才确定下来。

之后我们每个人吃了点压缩饼干又喝了点水,休整了将近半天后墨兰才幽幽醒来。虽然醒了,但是她的身体依旧很虚弱,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又休息了一天,随后才收拾行囊准备继续前进。

临走前我们又询问了一次老黑。老黑不出所料的指了指前方,随后我们开始往前赶,因为上面根系繁多,所以我们在伞盖上走的毫不费力,没走多大会,我们在前方就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走近一看,那居然是座石雕。

那是一座高达十余米的石雕,石雕的外形是一只长有龙头的乌龟,正是四大神兽中的玄武之子霸下,而它的背上,还驮着一块巨大的石碑,石碑上刻着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永镇东海。

金大发走上前去摸了摸这具石雕,嘴里滋滋称奇道:“这么大的石雕,不知是出自谁家手笔呀。”

江思越白了他一眼,说道:“我更好奇的是,这么大的一个石雕,前人是怎么把它运上来的。”

“也是呀”金大发道:“这么大的石雕,即便放到现代想要吊上来都是一个大工程呀。”

“再说了,霸下驮碑一般都是用在陵墓前当祥瑞。或者是沉进河里以求风调雨顺,但是放着这树根上有什么用?”金大发笑道。

江思越摇了摇头没有说话,随后他一个人爬到了霸下的背上打量了片刻,半饷,他探出头让我们过去。

“怎么了?”金大发问。

“这上面有东西。”

等我们爬到霸下背上后,发现霸下的背上有个石桌,上面放有三个龟壳还有一个瓷盆,瓷盆里面则装满了木炭。

我走上前去一看,石桌上还刻着一行字:一卦定今生,机赠有缘人――道光三年。李平仙。

看到李平仙三个字,我如遭雷击,李平仙可是我爷爷的师傅呀,据说神通广大,但是为什么这上面的时间是道光年间的?

“这……李平仙会不会是重名了呀?”金大发摸了摸头,讪笑道。

“应该不会”墨兰语气坚定的说道:“能来到这里的人,再加上敢说出一卦定终生的人,当今世上也只有一个李平仙了。”

“那就更不可能了,这上面留得时间是道光年间,那李平仙岂不是真正的老神仙了?”金大发说道。

江思越凑到石桌前看了看。低声道道:“这上面的字体是篆书,一般人不会用这种字体的,而且根据这上面的积尘来看,最起码也不是这几年的了。”

众人一时间都沉默了,到最后。金大发摆了摆手,说道:“说不定李平仙当年曾经来过这里呢?然后为了愚弄后人,故意用篆书写了这么一段话。”

江思越点了点头,说道:“虽然很扯淡,不过比起李平仙能从道光活到现在来说。我还是信前者。”

金大发嘿嘿笑了两声,然后拿起桌上的一个龟壳看了半饷,才惊道:“这可是好东西呀,看上面的纹路,最起码也是百年老龟的甲壳了,九爷说过,用这种东西占卜是最灵的!”

江思越闻言也拿起一个龟壳看了看,一会才点头道:“确实是个好东西。”

“要不……”金大发笑了笑:“咱们试试?比起拜些什么神佛,我还是比较信自己的命。”

看到这,我有些忍不住了,说道:“这玩意真的有用吗?不就是个龟壳吗?”

金大发摇了摇头,很认真的解释道:“龟壳上圆下平,上意味着天,下,意味着地,古时候很多王朝都用它来推算王朝的命运,可谓是最古老的卜运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