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三甲皆崩/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吧,那应该怎么用?”我问道。

金大发神秘一笑,随后摸了摸瓷盆里的木炭,说道:“这木炭还很干燥,可以点燃!”

说罢他从身上扯下一块布,点燃后放到木炭之中,随后等炭火旺盛后,他拿起一把小刀。一边在龟壳上刻字,一边向我解释道:“首先要在龟背上刻下自己的心愿,然后把龟壳放到炭火里烧烤,等龟壳烤出裂纹之后再把它拿出来,如果裂纹没有延伸到字里,那就说明是吉,如果裂纹在字里停住,那就是小凶。如果裂纹穿过字体,那就是大凶。”

说完他也刻好了,随后他把龟壳放进炭火中,扭过头说道:“小哥,你也来一个?”

我摇了摇头,我这种连佛都不肯渡的货色,占卜结果肯定是大凶。

“啪”的一声轻响,金大发迫不及待的回过头去,却只见他的那只龟壳已经被碎的四分五裂了。

金大发看着炭火里的碎片,向来乐天的他此刻却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大,大发,你许的什么愿呀?”江思越小心翼翼的问道。

金大发仿佛没听到一样,从怀里掏出一包皱巴巴的烟后从里面抽出了一根,然后一个人转过身蹲到了一旁。

“他这是怎么了?许的什么愿呀邪性这么大?”江思越挠了挠头表示有些不解,随后他干脆也拿起一个龟壳,刻好字后放到了炭火之中,过了会,炭火之中又是啪的几声脆响,这个龟壳居然也四分五裂了。

“这……”江思越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随后他叹了口气,说道:“不回来就不回来吧”,说罢他就和金大发一起蹲着去了。

“剩下的这个龟壳……”我犹豫了下,然后看向张哥,说道:“你来试试?”

张哥立马摆了摆手,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看的出,他也害怕。

随后我将目光转向墨兰。墨兰犹豫了下,随后拿起最后的一个龟壳开始在上面刻字,这次结局依旧,龟壳四分五裂。

看到这我反而松了口气,对着金大发三人说道:“看吧,这龟壳绝对有问题,一个还可以说是巧合,但是三甲皆崩就肯定有问题了。”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三人面上依旧不见好转,这时我不由有些疑惑,他们三人到底许了什么愿,破灭之后才会这样患得患失?三人中,根据江思越的话语来看,他许的愿应该是让他哥哥回来,而墨兰许的愿则应该是找到那颗可以拯救她们整个族群的珠子,可是金大发呢?他许的究竟是什么愿呢?我不禁有些疑惑。

半饷,还是金大发抬起头笑了笑,说道:“没事,就是心里有些闷,我们走吧。”

随后队伍继续在一片沉寂中前行,只不过除了我和张哥外,每个人都是满怀心事,这样的气氛不由让我有些压抑。

这时我们仿佛已经很接近树干了,因为沿途的树根开始慢慢向上弯曲。我们从一开始的走,变成了攀爬。

“大发,再打颗信号弹,看看我们到那了?”江思越停下脚步说。

金大发沉默着点了点头,从背包里翻出一把信号枪后,冲着天空开了一枪,借着幽幽的红光,我们看到远处有一颗擎天之柱。虽然不是很高,但是粗的无法想象。

江思越长着嘴巴看了半饷,才揉了揉脸,说道:“我们走快点吧。尽量在另一头下去。”

等我们赶到这颗巨树的身旁时,才能感受到它所带来的压迫感,虽然好似已经被人伐断,但是这粗壮的树干依旧无法让人判断它的直径有多少,二十米?三十米?仅凭借想象,就可以推测这颗巨树昔日的雄伟了。

江思越抬头看着这颗巨树,说道:“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建树?不然面前的这颗树我实在无法用科学解释。”

“也许呢……”金大发感慨一声,说道:“走吧。不要节外生枝了,我们赶紧绕过去吧。”

我抬腿欲走的时候,一直紧紧跟着我们的老黑突然咬住我的裤腿,然后把我往树干那边拖。

我看了看它。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让我们上去?”

老黑坐在地上轻轻的点了点头。

“黑爷,你……”金大发犹豫了会,说道:“这树跟逃出去有什么关系?你可不能瞎带路呀!”

老黑非常人性化的,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好吧。”金大发挠了挠头。说道:“听你的,我们上去吧。”

因为树干巨大,所以树皮间的纹路非常粗糙,所以攀爬起来并不十分费力,而且由于被砍伐的缘故,这树干满打满算也才十多米,所以没一会我就爬到了断口处。

接着灯光,树桩的切面非常平滑。而且上面布满了一层又一层的年轮,仅仅我这一块就能看到几十道年轮,这株树的年龄显然久远的让人不敢想象。

金大发上来后蹲在地上抚摸着切面,说道:“有些不对劲。你们看这切面异常的平滑,这么大颗树竟然平整的犹如镜面,简直好似有人故意打磨一样。”

江思越眯着眼没有说话,他往前面走了段距离。突然扭过头说道:“你们过来看看这个!”

我走过去一看,只见最中心的树桩那里,有个方圆将近十米的地方,那里的地面不再是树桩,而是一块巨大的石板,石板中心插着一把剑。

“这石板上刻的有东西。”墨兰说道。

试了试石板的坚硬程度,我放下心走了上去,这石板上面的浮雕很有意思。上面有一颗参天大树,这大树之高,连云朵都只能到达其树冠,而地下则有无数人。跪俯在地上对其顶礼膜拜。

再之后的图画风一转,刚刚还对这颗巨树顶礼膜拜的人们,此时纷纷拿起斧子,开始砍伐起这颗神树,神树倒塌后,众人将神树的切口打磨平整,然后抬起一口棺材,走上了神树。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发现并没有什么棺材的踪影,只有石板的中心,一把三尺青铜剑插在了石板上,露出了半截依旧闪烁着寒光的剑锋。

我看了看这上面的浮雕。心里不由有些震惊,如果这上面的浮雕是真的话,那么传说中的建木神树岂不是真的存在过。

江思越看完挠了挠头,一副不可置信的说道:“传说中的建木不会真的存在吧!”

“浮雕和壁画中,很多都会刻意夸张,或者夸大事实,来衬托墓主人的丰功伟绩,倒也不能全信。”墨兰理智的说道。

江思越听完诧异的看了墨兰一眼,笑道:“墨兰姐,刚刚还不是你说的这颗树有可能是建木的吗?”

墨兰撇了撇嘴,说道:“我也只是随便说说,你们还真信了?”

我和江思越有些无语的看着墨兰,在她嘴里,玩笑都能说的那么认真。

“行了行了!”金大发摆了摆手,然后他指了指插在地上的那把剑,说道:“这剑是怎么回事呀?”

江思越走上前去晃了晃剑柄,说道:“里面好像没有机关,而且是活的,可以拔出来。”

金大发闻言蹲在地上仔细的看了眼青铜剑,随后他从身上撕下一块布,然后轻轻的往剑锋上一拉,只见几乎没有任何阻挠敢,这块布就被轻易的切成两半了。

金大发眼睛一亮,说道:“千年不锈还能锋利如新,能和它相比的恐怕只有越王勾践剑了吧,哈哈,这次赚大发了!国宝呀!拿出去肯定震惊世界!”

说罢,他就把它拔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