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龙脉一说/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猛然间,地动山摇,我脚下的石板开始晃动,随后石板猛地向下沉去,我脚下一空,整个人也掉了下去,就在我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石板又猛地一顿。我摔在石板上,一时间只感觉五脏六腑都摔的移了位。

等我好不容易站起来的时候,发现石板此刻犹如一个升降梯一般,缓缓向着下方降落。

“江思越,我艹你大爷”金大发艰难的站了起来,对着不远处的江思越骂道:“你特么不是说这没机关吗?”

江思越揉着额头上的包,一脸纳闷的说:“这青铜剑我试了试,下面确实没有什么暗栓呀!”

金大发闻言指了指周围,骂道:“那你特么给我解释一下这个是怎么回事!”

“够了!”此刻石板上情况最好的应该就是张哥还有墨兰了,张哥凭着老道的经验所以及时护住了头部,而墨兰身手敏捷,所以也没什么大碍,这时墨兰看了看周围,说道:“你们想一想办法,能不能上去?”

我抬了抬头,这时候石板已经下降了十多米。石板周围的木壁被修建的很光滑,没什么东西可供攀爬,所以上去的机会不是很大。

金大发看了一眼后颓然的摇了摇头,说道:“我包里有绳子,但是不够长。”

这时江思越趴到地上,然后听了听下面的动静说:“你们也不用太紧张,这个机关并不是要坑杀我们,不然的话刚刚我们已经死了,我估计,它是想把我们送到什么地方去。”

金大发不甘心,他重新把剑插了回去,想要看看能不能让机关反制,但是倒腾了半饷,也没有什么效果。

这时,随着石板的下降,面前的木壁渐渐露出了一个洞窟,接着石板就停下了。

“这里面……通往那里呀?”金大发挠了挠脑袋问道。

“应该不是什么绝路,只是我有些不知道修建这玩意的人的用意。”江思越分析道。

就在一群人左右为难之际,老黑一马当先的冲了进去,随后回过头冲我们叫了一声。

“走吧”金大发站起身子来。说道:“现在也只能跟着黑爷走了。”

走进这个用木头做成的通道里,我感觉十分奇妙,这里修炼的并不宽大,通道只能两人并行,但是在这样一颗巨木之中,能修建出这样一个工程,也是要耗费不少心力的,可是修建它的用意在那呢?这点引人深思。

这条通道很长,我们走了将近十分钟后,通道的材质由木质变为了石制,而且不似人工修建的,而是自然形成的。

江思越走到那里从墙上蹭了点粉末放自己品了品,才呸了口道;“看样子我们已经从石笋林那边走出来了,说不定,这条通道修建的意义就在于让一些特定的人安全抵达这里。”

“就像暗道?”金大发思索了下,说道:“也是,毕竟下面又是渗水又是怪藤的,能从那里走到这里的没几个,可是我现在很怀疑,这条断龙是不是早就已经被人做了手脚了……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里的格局很像是……墓葬!”

江思越思索了片刻,才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我们来之前碰到的霸下驮碑,就是在陵墓摆放的祥瑞石雕。而且拿这里做墓葬其实也有好处,最起码少了很多手脚,仅仅凭借着下面的妖藤和涨水,就能让绝大多数的土夫子饮恨而终了。”

说罢。他咂了咂嘴,道:“可是即便如此,这个墓耗费的人力也不会少到那里去,而历史上对金陵动过手脚的也就那么几个人了,到底会是谁呢?……”

“行了”墨兰说道:“现在想这么多没有丝毫用处,到里面就会真相大白了。”

“嗯!”金大发点了点头,说道:“让黑爷给我们探路。”

走在前面的老黑回过神来冷冷的看了金大发一眼,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金大发哭丧着脸,只能自己去前面当探雷机器了。

往前走了会,金大发突然停住脚步说道:“前面有个人!”

我们连忙停下脚步小心警戒起来,但是仔细一打量,发现那只是一具枯骨,斜躺在石壁上而已。

走进一看,这具枯骨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军装,手里抱着把冲锋枪。正是那些川军的其中一员。

“咦……”金大发走上前去看了一眼,说道:“这人可以呀,居然能走到这里!”

这时墨兰眯着眼,仿佛发现了什么。她走过去蹲下身子,从尸体腰间的破布中扯下一样东西,我一看,发现那是一个古怪的吊坠。青铜底座上镶嵌着一个利爪,而那利爪颜色已经发黑,看模样有些年头。

“艹!”金大发一把抢过吊坠,激动道:“摸金符?!这是碰到老前辈了吗?”

江思越也伸出手。说道:“给我看看。”

见金大发有些犹豫,江思越笑骂一声,说道:“老子家里别的不多,就是摸金符大把。还稀罕你这玩意?”

金大发听到这,才把那个摸金符递给了江思越,江思越翻看了几下,才点了点头称赞道:“成色不错。虽然比不上最顶级的黑色,但是这黑黄色的摸金符也是难得一见了,大发,这玩意可以当你的传家宝了。”

金大发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的那个虽然成色也不错,但是终归还是比不上这个。”

把摸金符换上后,金大发对着那具枯骨跪着叩了三个头,说道:“前辈。您东西留着也是留着,不如交给我来保管,我以后一定会壮大我摸金,让你在天之灵也会感到欣慰的。”

江思越白了金大发一眼后,也恭恭敬敬的给这具白骨鞠了一躬。

站起身来,金大发笑了两声,说:“这就有意思了,老蒋竟然还找来了我们摸金的人。看来这里头绝对有个墓了。”

“可是这龙脉已断,断龙不回首,这是行内公认的,谁会花这么大的气力去在这里建墓。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江思越有些疑惑。

“不一定哦~”墨兰笑道:“秦始皇挖断金陵龙脉之前,可是还有一位主曾经对这金陵动过手脚呀。”

“楚威王?!”

“楚威王?!”

江思越和金大发异口同声道。

墨兰点了点头,说道:“当年楚威王说是埋金断金陵龙气,可是事情如何也没人能真的说的清楚,说不定哪位主瞒天过海,假借着埋金之名,偷偷把陵墓建造在这里了呢?”

“我的天呀……”江思越满脸震惊:“南京的这条龙可是和那些小龙,支龙不同,这是长白山祖龙脉分过来的真龙,要是真埋在这里面,简直是用一城的气运供应自己一人呀!”

听到这我忍不住疑惑了,说道:“龙脉也有真龙假龙之分?”

江思越摇了摇头,解释道:“龙脉形态有腾龙,潜龙,升龙之分,但是龙脉的源头都乃是来自于长白山祖龙,我们国家所有的龙脉都跟它有关系,可以说长白山祖龙和我们族运息息相关,而长白山祖龙脉往外延伸,分出了数条大龙脉,这些大龙脉虽然比不上祖龙,但也能左右一国或者一城的气运,这些大龙脉延伸,又分出无数小龙脉,这些小龙脉除非特殊结合,不然大多只能左右一族人的气运,而楚威王敢在这里建陵,简直就是牺牲一国成全自己,是在玩火。”

金大发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把祖龙比作是真龙,那么南京这条龙脉就相当于龙之九子,那些小龙脉则是这些九子的后裔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