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百鬼夜行/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脉不能随便挖吗?”我问道。

江思越摇了摇头,说道:“龙脉乃气运之根本,一般没有当权者会主动去挖掘。”

“那楚威王还有秦始皇为什么要冒天下之大不玮呢?”我又问。

江思越想了会后,说道:“楚威王我不知道,但是如果秦始皇得知了南京的龙脉竟然葬有他人,为了保障自己后代的安全,那么他的举动也就可以理解了。”

“我倒有个看法。”墨兰笑道:“楚威王这样做,我猜想是因为当时楚国刚刚打败了越王无疆,楚国正是天下强国的时候,而且楚威王这个人非常的有远见。他曾经对自己的部下说,秦国乃是龙虎,不可亲近,他自己猜想,如果以楚对秦,自己不见得会赢,因此而感到担忧,那时楚威王已到暮年,又正好拿下了金陵,你们说。他会不会赌一把?”

金大发点了点头,说道:“葬进南京大龙脉,虽然在一定时间内会影响国运,但是如果给予他足够的时间,待真龙载主之时,说不定真的能统一华夏,那是楚国正处于强盛之时,完全可以挨过一段时间。”

听到这,我又有些疑惑了,问道:“那为什么楚国还是灭亡了呢?”

金大发摇了摇头,说道:“这就不得而知了。”

“行了,说这么多也全是猜测,真正的情况如何还是要等我进去之后才能推断。”江思越说道。

我点了点头,队伍开始继续往前走,这次走了会。面前出现了一个人字形的岔路口,江思越看了看后,说道:“另外那条路恐怕就是穿过石笋林才能找到的那条了。”

金大发点头面上不由多了丝庆幸,说道:“幸好我们从树桩那里过来了,不然的话肯定会损失惨重。”

感慨一番后,当众人穿过这条小路时,面前的墓道猛地一宽,随后出现了一个墓室,墓室很简洁,除了一口石棺之外,就别无他物了。

“艹,还真被你们猜对了,不过这墓也真穷,我发现越有风险的地方,就越没什么油水。”金大发挠了挠头,一脸郁闷的说道。

江思越没说话,他走到棺边,将耳朵贴在棺身听了一下,然后他皱了皱眉头,敲了敲棺材。又侧耳倾听了一下,半饷,他抬起头说道:“这里面好像有人。”

“有人?!”金大发夸张一笑,说道:“有什么人?你是在逗我吗?这棺材少说也摆在这上千年了,就算大罗金仙闷在里面也该死了吧!”

江思越摇了摇头,从身后掏出一把匕首后,顺着石棺的间隙顺着划了一圈,随后他看了看匕首表面的灰尘说道:“这棺材被人打开过,缝隙浇铸的粘合物都已经消失殆尽了,而且时间估计也不会太久。”

我有些不信邪,将耳朵贴在棺身上后,我也敲了敲,随后侧耳倾听,你还别说,里面还真有人敲了两下内壁来回应我。

“卧槽,不会这么邪门吧?”金大发看我脸色不对,也凑上去听了听,半饷才面色古怪的说道:“还别说,真有人。”

“那现在怎么办?”江思越犹豫了下,说道:“是开棺救人,还是扭头不管继续走,给个主意吧。”

金大发挠了挠头,然后将目光转向我,我一时间也拿不定注意,将求助的目光看向了墨兰。

墨兰淡淡的说道:“无论是人是鬼,都打开看看吧,我们这么多人,出不了什么大乱子的。”

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对江思越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就开始开棺了。

这石棺有些不同。你与其说它是一个石棺,倒不如说它是石椁,因为它就像一个盒子一样,把里面的贴身棺给保护了起来。

金大发和江思越一人手持一根翘棍,别住石椁的一角后。两人猛一使力,就把上面的石椁给翘翻在地,露出了里面的贴身棺。

但是贴身棺露出来后,二人不敢动了,因为里面这具贴身棺通体用铁铸造,而且表面刻画着许多鬼怪,有的是身瘦肚圆的饿死鬼,有的是浑身浮肿,身后拖着一道水泽的淹死鬼,还有舌头垂到胸前的吊死鬼。

“这……好像是百鬼夜行图?”江思越打量了片刻说道。

金大发点了点头,说道:“应该没错,铁棺雕百鬼,百死难轮回,确实是百鬼夜行图。”

“什么是百鬼夜行图?”我忍不住好奇,问道。

江思越想了会后。说道:“这种玩意一般都是镇压邪祟的,一般在墓中基本看不到,不过进了这种铁棺的人,大部分都死的很惨,遇到了千万不能开棺。不然会有大祸,这是族里的老人告诉我的。”

金大发咽了口水后,说道:“那现在应该怎么办?”

“不急”江思越说道:“我先看看。”

他盯着铁棺打量了半天后,说道:“你们看,这棺上的铁钉已经被拔除了,这证明之前有人比我们先来过,而且,你们还记得刚进来时,在路口吊死的那个男人吗?”

我点了点头,那具尸体最后看向我的目光。让我现在回想起来,背后还是凉嗖嗖的。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一伙的。”江思越说道。

金大发笑了笑,说道:“难道又是一伙倒霉蛋?跟我们一样跑错了地方?”

江思越点了点头,说道:“有可能”。不过随即他眉头一皱,给我们打了个手势,示意我们别说话,

墓室中一下变得死寂起来,半饷,我听到铁棺中隐隐传来一阵女人的呼救声,江思越面色一变,说道:“里面那人还活着,不过听她的声量,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

金大发一咬牙。说道:“行,不能见死不救,开馆!”

说完,二人把铁钉固定好后,喊了一二三后,猛地一使劲,只听墓室中传来一声巨响,铁棺材盖被掀翻在地。

但是随后众人惊呆了,因为棺中既没有尸体,也没有什么活人,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这是一具空棺。

金大发张了张嘴巴,显然事情也出乎了他的意见:“这里面的人呢?!刚刚不还听到声了吗?”

江思越低下头,随后说道:“可能听错了吧。”

“听错了?”张大发刚想反驳却墨兰冷冷的眼神给瞪了回去。

“走吧”墨兰说道:“听错了就听错了,赶紧走吧。”

一路上,队伍的气氛都非常沉默,显然,谁心里都清楚,刚刚那一幕绝对不是听错了那么简单,尤其是最后的那一声呼救。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虽然墨兰金大发他们都没有再说什么,但是他们的手都放进了兜里,一个个面上也不由紧绷了起来,都警惕无比。

但是过了一会后,意想中的诡异事件并没有发生。这也或多或少让我们松了口气。

“哈哈,说不定还真是我们听错了。”金大发扭过头笑道。

“呦呵”江思越瞄了金大发一眼后,不屑道:“刚刚是谁呀,吓得都快尿裤子了?”

金大发面色一红,红着脸骂道:“去你大爷的江思越,老子那是害怕吗?那是叫对你错误判断的反驳!反驳懂不懂!”

江思越撇了撇嘴,摆手说道:“行行行,你这个刚堕过胎的女人心里不好受,现在还在气头上,我能理解。不跟你斗,不跟你斗。”

看着金大发和江思越二人相互斗嘴,我的心情也不由好了许多,看了看墨兰,她此刻也嘴角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所以并没有阻止二人的争吵。

这时金大发和江思越墨兰在我前头走着,而我身后的则是张哥,我无意间瞄到了我脚下的影子,仔细一看我瞬间被惊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因为在我的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的影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