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江夏/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哥的手电灯光穿过我们四人,在地上留下了几道长长的影子,但是在我旁边,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出了个影子来!

我满头冷汗,强迫自己静下心来,随后数了起来,一,二。三,四,五!多了一个影子!

我尽量装作不动声色,随后加快速度和墨兰肩并肩,看到我惊恐的眼神,墨兰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她眼角仿佛不经意的往后瞄了一眼,随后面色微变。

“大发”墨兰笑着喊住了金大发。说道:“还记得我们去年端午节吃的粽子吗?”

“粽子?”金大发面色一变但又很快的平静了下来:“记得呀,墨兰姐怎么说起这个了?”

“那时候九爷分粽子,我少了一个粽子,你现在老实说,是不是你拿的?!”墨兰佯怒道。

金大发尴尬的挠了挠头,随后一只手插进了风衣口袋里,说道:“是呀,不好意思呀,那时候嘴馋了。”

说罢,他面色猛地一变:“闭上眼睛!”接着往我们这里撒出了一把白色的粉末。

金大发喊的那一瞬间,我就已经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接着本能的向前跑去。跑出一段距离后,我睁开眼睛向后看去,只见后方的山洞布满了白色的粉尘,但是在粉尘中,居然有个人形的透明影子!

“艹你大爷,我说怎么找不到你呢!”金大发面色一沉,从包里掏出一把巴掌大的小弩后,瞬间拉上弦,然后一箭射向那个透明的人影。

箭头射中人影后,从中穿透了过去,但是被射中的那一块犹如受了创伤,一些白色粉尘渗了进去,那人影扭曲了几下后,就飞快的向后逃跑了。

“别追了。”墨兰挡住了还想追击的金大发说道:“小心中了它的计。”

金大发挠了挠头,把小弩放回包里后说道:“我这箭头都抹了黑狗血的,再加上那生石灰。那鬼玩意不死也得重伤,你说不追就不追了吧。”

说罢他转头看向我,说道:“这次还多亏小哥细心,不然的话麻烦还真的就大了。”

我笑了笑,随后不禁有些疑惑,问道;“那玩意到底是什么呀?”

金大发摇了摇头,说道:“陵墓中大多的邪物都是些粽子,养尸之类的东西,这些玩意的好处是大多都能护陵千年,但是陵墓中却还没听说过谁碰到过鬼的,因为剧传即便是鬼,也无法忍受墓葬里的千年孤寂,所以大多尘归尘,土归土了,说实在的,这东西如今我也是第一次见。”

“你不害怕吗?”我问道。

“怕?”金大发扭头一脸纳闷道:“即便是鬼也不比那些粽子强到那里去呀,万变不离其宗,只要有家伙在手里,来啥玩意我也不虚!”

我点了点头,发现金大发这话还挺有道理的,不过我又想起了一件事,问道:“刚刚你怎么知道后面有东西的?是墨兰告诉你的?”

金大发笑着点了点头,解释道:“对,这时我们之间的暗语。去年说的其实也就是现在,粽子则就是那些养尸之类的,而她说不见了一个,就说明后面有个看不见的鬼玩意。虽然很少在墓中碰到这种东西,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会带上这些东西的。”

江思越撇了撇嘴,有些不屑道:“这话连我都听出来了好吗,后面又没养尸的动静,那么能让墨兰姐这么紧张的也只有这些鬼玩意了,不过你还别说,遇到这些东西我还真头疼,看不见摸不着,一不小心就阴沟里翻船了。”

“等等……”金大发眼睛直直的盯着前面,说道:“你们看那里。”

我顺着金大发指的地方看过去,只见前面有几具尸体。

走到他们身旁后可以发现,他们的尸体还没腐烂。可以看的出应该就是这一两天之内死的了。

金大发扒开其中一具尸体的眼帘,我不由皱了下眉头,因为这尸体的眼睛浑浊不堪,瞳孔都已经快要散了。

“看样子之前的百鬼夜行棺就是他们开的了。不过他们没我们机警,所以一不小心着了道。”金大发盯着尸体说道。

说完后,金大发就开始在尸体的上上下下来回摸索,半饷,他从这具尸体的身上掏出了一个勋章,这是一颗红色五角星的勋章,只不过五角星的中间,还印有一道黄色的闪电。见到这个勋章,墨兰金大发他们的脸色变了。

半饷,金大发挠了挠头,一脸烦躁的说道:“总参?他们怎么也来凑热闹了。”

江思越听到总参这两个字面皮一抽。沉着脸没有说什么。

不一会的功夫,金大发就把地上的几具尸体给翻了一个遍,摊了摊手苦笑道:“这里没人有写日记的习惯。”

江思越没有说话,他紧紧的盯着被金大发搜刮出来的那一小堆东西,随后走过去从中拿起了一张符咒,仔细的看了半饷后,他拳头猛地一握紧,把符咒捏成了一团。

“呦”金大发眉头一挑。说道:“谁惹江少您生这么大的气呀?”

江思越阴沉着脸,说道:“他也来了。”

“谁呀?”金大发摸着脑袋一脸纳闷。

江思越此刻脸色已经黑的犹如锅底一般,从嘴里硬挤出来了两个字:“江夏!!!”

“艹……”金大发呆住了:“这特么也太有缘分了吧,上次在西丘碰到他,这次在南京又碰到他,话说,你不会看错了吧。”

江思越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看错的,这是我哥的笔迹,而且上面墨迹很新,也就是这一两天的样子。”

“这就奇了怪了。”原本一直默不作声的张哥不解道:“我们和总参一直井水不犯河水,每十年的活动他们也是默认了的,怎么这次,他们反而进来凑热闹了呢。”

“很简单”墨兰笑了笑,说道:“这里肯定有他们想要的东西。”说完她看向江思越,说道:“走吧。相信很快你就会和你哥见面的。”

江思越沉着张脸,说道:“到时候给我狠狠揍他,揍趴下他,我好把他扛回去。”

金大发苦笑一声。说道:“小江子呀,你哥我们可打不过,你们江家那第三十九种秘技太厉害了,简直就是开无双呀。”

江思越白了金大发一眼,随后从腰里拽出来样东西,我仔细一看,是个和金大发手上那个差不多的摸金符,如果非要说差别的话。那就是这个摸金符上的利爪已经漆黑如墨,而且表面甚至散发出了一种玉石般的光泽。

“卧槽!”金大发犹如见了鬼一样惊叫道:“这玩意你爹还真舍得让你带出来呀!小子你还真不怕被劫道!也不知道你们家族里的那几个老家伙是怎么想的!”

只是听金大发这嘴里的语气,总有股酸溜溜的味道。

江思越自傲一笑,说道:“第三十九种秘技固然难学,但是这世上也不只他江夏一个天才!我江思越,才是江家当代最强的人!”

“你……你特么也……”金大发结巴道。

“走吧!”江思越拍了拍金大发的肩膀,说道:“这次让我去揍趴他!”

说着他就昂首挺胸的前面带路去了,只留下一脸备受打击的金大发在原地黯然神伤。

好在金大发也没太过纠结这件事,追赶上来后,队伍就很快走出了这条山洞。

只见前方渐渐露出一个巨大的空间,隐隐约约,我还听到了锁链声,这让我心底一寒,不会是黄泉河里的那条东西吧?

听到锁链声,金大发和墨兰也不由神色一紧,但是当我们走到尽头时,尽管有了心理准备,可还是为自己所看到的一切而感到了深深的震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