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铁索困恶龙/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走出这个洞穴时,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溶洞空间,在我们的脚下,一根巨大的铁索死死钉在了岩壁上,足有一人粗的铁索一直蔓延到我们灯光所照耀不到的地方。

“这么粗……”江思越看着面前的这条铁索震惊道:“这前面锁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金大发咽了口水,说道:“不会是黄泉河里的那个大家伙吧。”

墨兰仔细的看了会,方才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是,这铁链应该通往着另一头。大发,你打个信号弹看一下吧。”

金大发点了点头,从背包里掏出一把信号枪后,对着面前的无尽黑暗射了一枪。

信号弹散发着璀璨的红光,把洞穴给照亮了,只见巨大的地下空间内,除了我们脚下的这条铁索外,其他方向还有七八根,这些铁索一直延伸到更远处的地方,仿佛锁着一位远古邪神一般。

信号弹升到一个高度后。开始徐徐下降,随后不知道接触到了什么东西,猛地熄灭了。

金大发向下面看了看,说道:“这下面有水,而且很多。”

正在我们讨论的时候,远处的铁索突然传来一阵摇动声,墨兰侧耳倾听了片刻,说道:“这铁索上有人。”

江思越面色一震,说道:“肯定是我哥,我们赶紧走吧,不然说不定他又溜了。”

墨兰点了点头,随后我们开始踏上脚下的这条铁索,坦白的说,这条铁索宽的有些过分,所以很容易就能站住脚。但是随着走动,铁索有些轻轻晃动,这感觉让人有些胆战心惊。

“小心点,不要掉下去了。”金大发回头说道。

我点了点头,但是看了眼自己手中的手电筒,有些忧虑道:“我们还打着手电,会不会已经暴露自己了?”

金大发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这里太高,不打着手电筒很容易掉下去,就算下面有水,但肯定也爬不上来了。”

我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队伍随后艰难的向前面缓缓前进,当我们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后,另一头的景象也若隐若现的出现了。

我之前以为,穿过铁索出现的另一头,应该也是一个通道,但是我没想到的是,这条铁索的尽头竟然捆着一个石雕。

其实说这是石雕也有些不太恰当。因为远处的石壁上,有一个巨大的石龙头,那龙头粗糙狰狞,不太像是人工打磨的,而龙首底端,八条铁链死死的把这个石龙头给锁了起来,远远望去仿佛一头远古恶龙被关押了起来,对着天空在咆哮一般。

见到这个情景,我们都有些震惊,金大发看着远处被锁住的石龙张了张嘴,说道:“这不会就是龙脉深处的龙灵吧。”

江思越摇了摇头,说道:“这龙穷眉恶首,不太像是能造福一方的福龙呀。”

“你们看”墨兰指了指龙头,说道:“龙头的上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我仔细看了一眼,才发现那好像是具棺材,而且还正好卡在了龙角处。

“卧槽”金大发惊道:“这楚威王胆子还真肥呀,竟然直接把墓建到了龙灵上。”

“等等。”我打断了他,问道:“什么是龙灵?”

金大发扭头看了我一眼,解释道:“龙灵只是我们行内的一个说法,讲的是龙脉的核心处,就好比肥沃之地自然涌出的泉眼一样,那是一地的精华所在,这楚威王相当于一个人把泉眼给垄断了,把这本该造福一方的泉眼给收为了己用,但是人力终有穷时,他这么做等于凿万世之根基,恐怕会遭到天谴,而且你看这龙头,是不是看起来很狰狞凶恶?”

我点了点头,这玩意看起来是有点渗人。

“龙之神态。应该是威武不凡而又皇家之威仪,所以那些古代的皇帝老儿才总喜欢把自己比为真龙天子,但是你看这条龙,戾气冲天狰狞不甘,仿佛是条恶龙。这样的龙脉不仅不会造福墓中苦主,还会反噬其身,按理说大龙脉不会这样的,能解释这一现象的,只有这个。”

张大发笑了笑,然后指了指天空。

我往上面看了眼,黑不溜秋的什么都没,然后不禁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金大发苦笑一声,说道:“是天!”

“天?”我摸了摸脑袋,有些不解。

金大发点了点头,给我解释道:“1948年到1352年,欧洲流传着一种神秘的疾病,人们叫它黑死病,在这短短几年里,全欧洲死了将近两千五百万的人。在之后的几个世纪里,因为黑死病而死去的人多达七千五百万,这是欧洲人口的百分之三十,但是这让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恐怖病毒,居然自己神秘的消失了。至今科学界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解释。”

黑色病我也是耳熟能详的了,关于它的消失确实是一个迷,这种疾病仿佛一夜之间就突然消失了,许多欧洲人都认为这是上帝出手的原因。

“关于这样的事情还有许多”金大发笑了笑,嘴角有些苦涩:“我们是世界上最接近死亡的人,也是了解最多辛密的人,理所当然的,我们也是距离上天最近的群体了。”

金大发这几句话让我有些昏头昏脑的,还好,他冷静下来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就好比大自然,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这里没有绝对的平衡,但是也不允许有打破规则的存在。如果楚威王真的运用了这条大龙脉,那么我们如今所熟知的历史很可能就不同了,这和逆天改命不同,逆天改命只是改一个人的命,影响不了太多人,但是这个不同,龙脉乃万族之根基,上天不会允许这样的东西被人占用的,以往那些葬在龙脉里的人,大多都是葬在龙脉旁借运。而他这就更严重了,这是夺运。”

“运气这种东西虚无缥缈,真的能改变一个国家的未来吗?”我摇了摇头有些不敢置信。

“小哥你这样设想一下”金大发歪了歪头,说道:“两个国家交战,一个国家兵强马壮良将如云,而另一个国家却国贫民乏,正常情况下肯定是前者赢,但是如果这时,前者国内皇帝突然驾崩,皇子们争权夺位,政坛一片祸乱,而这时远征军中正好突发瘟疫,死伤大半不说,还人心惶惶,这样一来,你说那个国家能赢?”

听到这我有些懂了,但心底虽然对运势这个东西有些相信了,但是对龙脉能左右运势一事,还是有些不敢置信,但是我没有表露出来。这事以后可以慢慢问,不急于一时。

“好了。”江思越在旁边不耐烦的说道:“赶紧走吧,我哥要是跑了我和你俩没完。”

我和金大发对视一眼后苦笑起来,随后慢慢的靠近那个石龙头,从远处看去。那个石龙头仿佛非常小,但是当年靠近之后,还是不由被它所震撼了,说直白点,它嘴里的一根牙都比我的腰还粗。

踏上石龙的脖子,我不由松了一口气,在上面一直害怕掉下去,直到踏在石头上才感觉一颗心也落了下去。

“呼”金大发下来后舒了一口气,随后他左顾右盼了一眼,说道:“你哥呢?没看到人呀?”

闻言我也向周围瞄了一眼。发现周围确实没什么人的踪影,但是,就在我收回目光的时候,我看到远处的龙头上,居然有一个人趴在后面露出了一个脑袋。

“在哪!”我指向那边吼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