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莫邪/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思越一听连忙追了上去,但是到了地方后呆呆的站在那边不动了。

等我们追上前去的时候,只见江思越面前站着一个人,面前那人个子挺拔,身后背着一个大黑包,只不过他的脸上仿佛曾经被硫酸泼过一样,皮肉都扭曲在了一起,看上去非常吓人。

本来我以为江思越会冲上去揍他哥,但是此刻他张了张嘴,眼眶有些微红,颤抖道:“大,大哥?是你吗?……”

面前那人低着头没有说话了但是从他微微颤抖的肩头来看,他此刻心里明显并不平静。

江思越走上前去,伸出一双手温柔的摸了摸面前那人的脸,轻声道:“哥。你的脸是怎么回事?有人欺负你嘛,告诉我,弟给你揍他去,我现在可厉害了,第三十九秘技都学会了。哥,跟我回家吧,我不想当那个什么狗屁家主,你不能一走了之让我扛这个担子呀。”

说道最后,江思越哭了。

那人听到最后。伸出手摸了摸江思越的头,用非常沙哑难听的嗓音说道:“没事,一次墓中失了手,倒是你小子现在可都快比我还高了,哭哭啼啼的像话吗?”

江思越笑着抹了抹眼泪,说道:“哥,走,我们回家吧,我不想当什么家主。”

江夏沉默了会,说道:“我知道你从小喜欢玩。但是,这个家主的位置你必须坐!等你当上家主那天,我会回去的。”

江思越不解的看了江夏两眼,问道:“为什么?家里那个老不死的欺负你了?既然你不回去,那我也不回去了,我们一起进总参。”

“别闹!”江夏语气中带着一丝溺爱道:“思越,家主这个位置对你来说是一种保护,你必须坐!”

“为什么!”江思越挣来江夏的手,叫道。

“为什么?……”江夏惨笑一声,说道:“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但是爸告诉我,这是江家的命。”

“我不管!”江思越说道:“你不跟我回去,我就死也不坐那个位置!”

“卧槽。”金大发惊叫道:“江思越,你这次可是跟着我们一起出来的,到时候你要是没跟我们一起回去,那你爹还不拔了我的皮?!”

江夏扭头看了金大发一眼,嘴角不由扯起一个生硬的弧度,说道:“大发,三年不见,你怎么还是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金大发挠了挠头。干笑了两声,说道:“夏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格,对了,上次我们去了趟西丘,在墓中我们发现了一本日记,上面提起了你……”

江夏面上一抽,说道:“西丘都敢进,这两年看来你长进不少呀,没错,西丘我确实去过,而且最后除了我勉强逃出生天外,其他人都死了。”

说罢他回头看向墨兰,笑道:“墨兰这两年也更加漂亮了呀,还有,这位是?……”

墨兰微微一笑,把我拉了过去,说道:“这是张初三,张老爷子的孙子,刚刚继承了老爷子的龙头位。”

“哦?”江夏好奇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张老爷子的孙子也出山了吗,不过别人都成龙头了,你把别人带过来,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你担待的起吗?”

墨兰撇了撇嘴,说道:“他经验还是有些不足,带他来这练练手。”

“练手?”江夏仿佛听闻了什么趣事,说道:“拿这里练手,你好大的手笔呀。”

墨兰毫不在意的摇了摇头,问道:“小夏哥。我还没问呢,这里是那呀?”

江夏跺了跺脚,说道:“这还不明显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以前怎么没听闻过青牛山还有一个这样的山洞?”墨兰问道。

江夏犹豫了下。抬起头解释道:“这条密道的存在,除了江家家主还有几个老家伙外,也只有四龙头里面的谭海和九爷算是知情人了,三百年前一代高人谢段海发现的断龙其实就是这里,而且其实谢段海也并没有改造它。因为它原本就是这样的,而你们耳熟能详的那条溶洞,才是假的,是后来的四龙头联手改造出来的,假溶洞十年才能进一次,但是这个真溶洞百年才能现一次。”

“百年现一次?为什么?”我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这个问题现在没人能解答,从溶洞口进来时,你们是不是看到了三个岔路口?然后选择了中间的那个?”江夏问道。

我们点了点头,期待他的后文。

“这几天过去后,你们再进来。就只能看到两条岔路,中间那条你们是再也看不到了。”江夏解释道。

我此刻有些震惊,这岂不是和桃花源记一样?

得到答案的墨兰并没有露出什么吃惊的神色,而是淡然的点了点头,随后她问:“小夏哥,你为什么进总参呀?即便你想离开江家,也不必进总参呀,那群人你也是知道的……”

江夏苦涩的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办法,你有你的目的,我也有我的目的,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只能借助总参的力量。”

“哥!”旁边苦苦忍耐的江思越说道:“你到底想要找什么呀?沃帮你一起找不行吗?”

江夏看了看江思越,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后他转过身来,说道:“你们想要净龙水,那么就去赶紧拿吧,这里多的是,拿到东西你们就快点走吧,石笋林那里的潮水日降夜升,那些鬼藤只有得到大量雨水的补充下,才能攻击别人,你们现在走的话很安全。”

听到他的话,我下意识的向他指的地方看了一眼,只见石龙头的嘴里。吐出一股细细的流水,之前我一直以为是普通的雨水,没想到这就是净龙水。

金大发这时也注意到了,他一脸震惊,说道:“这么多净龙水?合着下面守死守活十来年才能一见的宝物,在上面吐着玩了,这要是能装个一两吨出去,天下土夫子还不尽得来争相投靠呀!”

说罢,他就从包里拿出几个竹筒,把它们全部灌满后。又把水壶里的水全部倒掉,把水壶也装满了净龙水。

墨兰白了他一眼,随后扭头看向江夏,说道:“小夏哥,你究竟要在这里找什么?”

“两样东西罢了……”江夏淡淡道。

“嘿!”金大发听到这来了精神,他说道:“小夏哥,你是不知道,我刚刚得了一个宝贝,出去肯定能卖个大价钱!”

“什么?……”江夏漫不经心的敷衍道。

金大发从包里把那把用纸包起来的青铜剑拿出来后,吹嘘道:“就是这把剑。千年不锈还能削铁如泥,跟它一比,什么越王勾践剑完全都是渣渣!”

谁知,江夏的眼睛在看到这把剑后,一下子亮了起来。他连忙把剑抢了过来,随后不住的抚摸着剑身,嘴里喃喃道:“错不了,错不了……就是它!”

金大发剑被抢了,却没有太过恼火,而是问道:“小夏哥,你究竟怎么了?这把剑到底是什么?”

江夏深吸了口气,然后说道:“这把剑叫莫邪,你应该听说过吧。”

金大发面色一震,说道:“就是那把十大名剑的其中之一?”

江夏点了点头,他把手放到剑柄处,按了一按,随后整个剑柄竟然被抽了出来,江夏见到这个场景,才面色大喜道:“哈哈哈,果真是莫邪,果真是莫邪。”

金大发张了张嘴,显然这一幕让他很不能理解,他疑惑的说道:“小夏哥,这莫邪剑怎么这么怪呀?”

“怪?”江夏扭头笑了笑,说:“这有什么怪的,干将莫邪剑不分离的传说你总该听说过吧,这个传说的意思不是两把剑不能分开,而是两把剑一旦分开,就没资格叫干将莫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