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秦皇东巡/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大发挠了挠头,不解道:“没有资格?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干将莫邪本就是一把剑,干将的剑身是假的,莫邪的剑柄也是假的,只有将干将的剑柄,和莫邪的剑身组合到一起,才是一把真正的干将莫邪。”

说到这他叹了一下,说道:“春秋时期,天降一陨铁到楚国境内,后来这块陨铁被人进献给了楚王。楚王则想把这块陨铁打造成两把剑以示王权,于是便请来吴国神匠干将,但是干将生怕楚王迫害自己,就把这原定的两把剑改为了一柄,而且还将这把剑分开铸造,剑身取名为莫邪,剑柄取名干将,后用配套的假剑柄换上,将干将交给自己的儿子,将莫邪进献给楚王。但是楚王见自己要求打造两把剑,但干将却只给了自己一把,大怒之下就杀了干将,从此,莫邪成了楚王佩剑。而干将则流落民间。”

听到这,金大发不解道:“这把剑有什么奇异之处吗?”

江夏将目光转向我后,说道:“单把使用,莫邪不过就是稍微锋利点的剑罢了,但是要找到干将并两只组合到一起的话,据说有斩邪如泥的效用,因为铸造干将莫邪的陨铁,材质和天官印是一样的。”

我不由有些震惊,天官印的效用如何我是最清楚的,可是这干将莫邪剑材质居然和我的天官印是一样的,那么其威力可想而知了。

江夏面带歉意的看向金大发,说道:“大发,你这把剑先借我,等我找到干将以后将其组合在一起,然后处理一件事情后,我再把整把干将莫邪送给你,我说到做到。”

金大发摆了摆手,说道:“小夏哥你这话就见外了,你想用就拿去吧,到时候用完了你可以给初三。”

说道这金大发面色古怪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天官印加上干将莫邪,小哥,你有这装备进斗简直就跟人形高达差不多了,到时候要罩着我呀。”

我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一把从春秋就流落民间的剑,找起来不会比墨兰要找的那颗珠子轻松多少的,甚至可以说完全没有希望。

“那现在呢?”金大发问:“现在是出去还是怎么样?”

江夏低头思考了下,说道:“你们先出去吧,我还要再看看。”

“为什么呀?”江思越急道:“东西不是已经找到了吗?”

江夏摇了摇头。说道:“我想进主墓室看一眼,别人都说干将流落民间,但是传说毕竟是传说,说不定干将就在主墓室呢?即便没有,有一些线索也好,楚威王的墓室就在我的眼前,不进去看一眼,我真的不甘心。”

江思越一咬牙,转头说:“大发,你们先出去吧,我和我哥进去看看。”

金大发拍了拍江思越的肩膀,说道:“别傻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把那个人情还你,省的你以后天天纠缠我。”

“我也留下来吧,说不定里面有我想要的东西呢?”墨兰笑了笑,说道。

随后众人看了看我,我苦笑一声,说道:“别看我了,我一个人回去还不得半路就被尸螈劫了道呀。”

江夏沉默着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一行人来到龙角处时,我终于看到了这个棺材的全貌。

如果论个头,它是我见过最大的没有之一,如果论怪异,它也能排进前三甲。

因为这与其说是个棺材,倒不如说是个高达五米,长达十余米的铁盒子,而且这个盒子还密不透风,仿佛一个被倒扣的碗一样。

金大发走上前去。摸了摸这个铜盒子嘴里不解道:“春秋的时候青铜可是宝贝疙瘩呀,这楚威王这么豪气?而且当时好似还没铸造这么大的青铜器具的工具吧。”

江思越凑近看了看后,说道:“这是分成几百个小部分铸造后拼凑起来的,你没见这上面一点装饰都没吗?”

“那楚威王建造这个的目的在哪?为了保护自己?可是这不利于生气的蕴养吧。”金大发不解道。

“当然不是为了保护自己”江夏顿了一下,说道:“别忘了。这里除了楚威王之外,秦始皇也曾经来过,这些铁索,不就是他的手笔吗?”

金大发咂了咂嘴,说道:“那为什么要把别人的棺材也给扣起来呀。这也太狠了吧。”

“万一是里面有什么东西呢……”江夏似有所指。

“有东西?!”金大发缩了缩脖子道:“没事,有你在,天王老子尸变了也能挡一会。”

“快过来,这边有字。”一直在围着青铜盒子打量的墨兰喊道。

一听说有字,我立马跑了过去。只见墨兰的前方,青铜盒子上刻着几行小篆,我没学过古文,所以看不懂什么意思,幸好墨兰看完后。扭头向我解释道:“这上面的意思是,秦始皇东巡时,在青牛山路过的时候,突然见天边有道霞光外红内黄四四方方,术士唐博告诉他。这是王气,如果不处理恐怕金陵以后要出皇帝,秦始皇心急之下,就让唐博全权处理此事,一定要破坏金陵的王气来让自己的帝国万代安平,唐博经过一番实地考量后,发现金陵的大龙不知道何时被人占用了,而且看样子时间已经不短了,如果再不处理,天下恐怕很快就会生变,所以他向秦皇建议,断紫金,引淮水,还要破坏龙脉中的陵墓,但是一切准备妥当之际。墓中的楚王棺却发生了变化(具体什么没说),到最后,只能铸造一青铜盖,关住楚王棺,并且用铁索将龙脉困住。算是间接废掉了这个大龙脉,并且他告诉后来者,千万不要破坏这个青铜盖,不然会发生祸世。”

说到最后,墨兰转向江夏。问道:“小夏哥,现在怎么处理?是继续,还是……”

“继续吧。”江夏微微一笑,只是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就能让人感到他那股强烈的自信心:“我们不说是洛阳年轻一代最强的,也差不多了,按理说都到最后了,你们甘心吗?”

墨兰他们摇了摇头。

这时我有些疑惑,以这青铜盖子的厚度,带了炸药都未必炸的开,我们怎么进去?

没想到的是,江夏从身后的背包中掏出一把折叠铲,随后狠狠的砸向青铜盖子的底部道:“这些古人做事都畏首畏脚的,这大龙已废,还留着它做什么?”

金大发无语的看着江夏的动作,说道:“小夏哥,你这挖的可是大龙脉的龙灵呀,我怎么看的有些心疼呢?”

江夏没做声,只一会会的功夫,地下的石壁就已经被他挖出一个坑洞了,随后他往墓里又凿了一会,在众人无语的眼神中,他又掏出一捆炸药,犹豫了一下,从里面拆出了一根雷管,稍微改装后。就把它塞到了里面。

“小夏哥,你别玩火呀,这石龙要是塌了,我们可一个都走不了。”金大发忧心忡忡的说道。

“没事”江夏一边埋一边道:“我有分寸。”

埋好他让我们往后退了几步,随着一声闷响。江夏闪了闪面前的灰尘,蹲在地上往坑洞里面看了看,说道:“里面通了,不过稍微等一段时间,里面的空气肯定早就霉变了。”

我们又在远处等了会。一直到江夏表示ok后,我们才敢靠近,看着江夏要一个人先钻进去,江思越忧心忡忡的说道:“哥你小心点。”

江夏回过头笑了笑,说道:“没事,我先进去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