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楚威王/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外面焦急的等待了会,里面才传来江夏让我们进去的声音。

等到墨兰和江思越几人都进去了的时候,我和金大发对视一眼,说道:“胖子,你先进去?”

金大发看着洞口苦笑一声,说道:“我试试吧。”

随后他一头扎进了洞口,但是不出所料,他肚子卡在洞口,半天钻不进去,在里面鬼吼道:“小哥。快把我推进去!”

我这时心里都快乐开了花,我走上前去使劲的推着金大发的屁股,想要把他挤进去,但是他疼得犹如杀猪一般,到最后我一狠心,猛地一使劲,才把他推了进去。

我松了口气,刚想进去的时候,脖子后突然吹来一口冷风,让我冻的浑身都是一哆嗦。我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但是身后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我以为是吹来了一阵风,也就没有太过在意,扭头就想钻进去。

但是随后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那一刻我全身都仿佛被冻僵了,一动不动甚至连根手指都不能动弹分毫。

“我说,你听,懂了吗?”身后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这是被劫道了?我心里有些害怕,但还是用尽全力点了点头。

“你不用太紧张,我不会害你的,相反,我是来帮你的,你记住,不要和江家的人走的太近,不然不会有好结果的。”说着他拍了一下我的脖子,让我原本僵硬的身体瞬间松弛下来,但是随之而来的是全身都传来一股酸疼感。

我揉了揉脖子,回头看去,只见我的面前站着一个人,脸上带着一张青铜面具,不过看他斑白的头发就能知道他岁数绝对不小了。

不过既然他没有害我的打算,我的心也就没那么紧张了,而是疑惑的问:“你是?”

“白万行。”面前的男人淡然道。

“白万行?”我吃惊的看着他,之前姚九指说白万行没死我还有些不信,但是没想到白万行不仅没死,还在这种地方和我相遇了。

“嗯,原来你还知道我呀。”白万行说道。

我犹豫了下,说道:“白爷,九爷他可是在找你呢。”

“我知道。”白万行点了点头,说道:“从你来的那一刻,我就看到你们了,你走后我已经去见姚九指一面了,得知你们进这来后。我就赶了过来,没发生什么意外就好。”

我看了他一眼,有些纳闷,说道:“那您当时为什么不出来?”

“除了你,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等下我走后,你也不要向他们说你遇到我了,不然会很麻烦的,这次来除了暗中保护你之外,我还要给你提个醒,别和江思越江夏他们走的太近,对你没好处的。”白万行吩咐道。

“我能问一下究竟是为什么吗?”我小心翼翼的说道。

白万行犹豫了下,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你只需要记住,和金家走的太近的人,大多都死了。”

我张了张嘴,但是什么也没说,毕竟说了他也不会告诉我的。

“我要走了。”白万行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你小子跟九爷当初长的很像,记住我的话,还有,这次回去之后,你最好不要再掺搅洛阳这潭浑水了,现在正处于一个境界点,所有的人都必须小心翼翼,你还太年轻,斗不过那群老家伙的。”

说罢,他就转身消失在了黑暗之中,我凝神看向他消失的地方。心里的结越解越乱了,这里所有的人除了我好似都知道一些真相,我就像只猴子,这个人递给了我一根香蕉,我就要向他跑过去。那个人递给我一个苹果,我又得傻乎乎的跑过去拿,这种感觉我很不喜欢。

“小哥!你在外面干嘛呢?”墓里传来了金大发的叫喊,我揉了揉脸,没有再迟疑。转身钻进了里面的墓室中。

钻进去后,我刚站起身来,金大发就在一旁埋怨道:“小哥,你在外面干嘛呢,害我担心了你半天。”

“撒尿……”我摸着头尴尬的笑了笑。并没有把真相告诉他们。

“撒尿?!”金大发瞪着眼珠子,说道:“你和小夏哥,一个人炸龙灵,一个人在龙灵头上撒尿,这世界究竟怎么了?”

我干笑了两声。没有说话,半饷金大发一拍头,说道:“小哥,你过来看看这个,保证你大吃一惊。”说着。他就拉着我向墨兰那边走去。

此刻,墨兰他们围靠在墓室的中心,对着一口井发着呆,我走上前去,向四周打量了一圈后,问道:“墨兰,我怎么不见棺材呀。”

墨兰指了指前面的这口井,说道:“在这里面呢。”

我下意识的向着下面看了一眼,只见这口井边沿是用汉白玉所砌的,在井中,有一口透明的棺材沉在了井底,因为水位不高,所以露出了半截棺身。

“这……这特么用净龙水泡澡?!”金大发张了张嘴,不可思议道。

江夏点了点头,说道:“而且还敢在龙灵头上凿井。不得不说,这楚威王光凭胆子都称得上是一代奇人。”

我咂了咂嘴,没有在继续打量这个井,而是转身向周围走去,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陪葬品。

找了一圈后。在墓室的最角落里,我居然看到了一具尸体,这尸体浑身长满了霉斑,而且极端干瘪了,就连身上穿的衣服也腐烂殆尽。只能分辨出布料原本的颜色应该是红色。

把金大发他们喊来后,众人围着尸体打量了许久,半饷,金大发才说道:“不对呀,这墓室里扔个尸体算个什么意思呀?这不符合殉葬的规格呀。”

“不是殉葬。”江夏摇了摇头,说道:“有点像是……”最后一句话他没说。

墨兰盯着尸体上的衣服打量了许久,说道:“古时,楚人认为自己是日神远裔,火神嫡嗣,日火皆为赤色,故而尚赤。楚地广阔,楚人的族源非常复杂,但楚王族是祝融后裔这是确定无疑的,尚赤之俗也是源远流长的,一般,赤红色的衣服只有皇室才能穿着,而且你们看这具尸体的头上还戴着樱冠,这是楚国皇室才能使用的东西。”

“这里可是楚威王的陵墓呀……”金大发震惊道:“墓里只能葬着他,难道……”他将目光转向井口,没有说话。

“呵呵”江夏轻笑两声,说道:“这下有意思了,鸩占鹊巢,只是,这鸩究竟是谁呢?”

说罢,他将目光转向金大发。问道:“大发,带绳子了嘛?”

金大发点了点头,从包里掏出一捆绳子,递给了江夏。

江夏把绳子前段打了个奇怪的结,然后冲我们笑了笑。虽然笑得很恐怖,说道:“走,我们把井底下的那位给请上来。”

说罢,他走到井边,把绳子的前端的环正好套在了棺材的头部。随后江夏拉了拉绳子,拉结实后,就说道:“我数一,二,三,到时候一起拉。”

我拿起绳子,跟随江夏的口号一起用力把棺材往外提,虽然这棺材重量不轻,但是在我们六个人的齐力下,还是被缓缓的提了上来。

澎的一声响动,看似消瘦的江夏竟然把这个棺材从井沿给扒到了地上,只是看到棺中的情况时,他不由皱起了眉头。

因为棺材是水晶制的,所以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躺着一个中年老道,这人穿着一身道衣,整个人犹如沉睡一般的躺在了棺中,整个人竟然没有丝毫腐烂的痕迹。

尤其是那满头白发,竟然在满是净龙水的棺中缓缓飘舞,让他整个人看起来仙风道骨,犹如一个欲要飞升的嫡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