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惊人的猜测/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卧槽……”金大发这时浑身打了一个哆嗦:“这特么是阴尸?……”

“不像。”江夏摇了摇头,说道:“这尸体的气息给我一种很祥和的感觉,不像是阴尸。”

金大发挠了挠头,说道:“那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打开看看?”

江夏点了点头,说道:“打开吧,对这种人不需要讲什么情面。”

“好嘞!”金大发说着拿出一根撬棍,狠狠的向水晶棺砸了下去,这一棍力道非常大。把棺材表面砸出了许多道蜘蛛网般的裂缝,金大发见状毫不不气馁,砰砰又是两棍,将这个水晶棺给砸了个粉碎,棺中的净龙水一下子流的满地都是。

随着水晶棺被砸开,那具尸体仿佛被放了气一样,面上红润的皮肤迅速干瘪下去,犹如放置了几十年的橘子皮一样。而原本飘逸的长发,也犹如被风吹起的微尘一样,迅速氧化。

原本一直默不作声的江思越咂了咂嘴,说道:“原来净龙水还有保鲜功能呀。”

金大发白了江思越一眼。随后走到尸体的面前,从干瘪的尸体上面搜出了两样东西,其中有一个是青铜莲瓣,大概手指肚那么大,看样子惟妙惟肖的非常精致,另外一个则是一块铁牌,上面写着两个两个字:刘怀。

金大发捧着这个莲花瓣看了许久,良久才抬起头看向我,说道:“小哥,你还记得那个没有叶子的铜莲台吗?”

我点了点头,那个铜莲台来之前交给姚九指研究了,因为姚九指说可能和九世铜莲有关,所以我一直放在心上。

“你有没有感觉,这个莲花瓣造功和那个莲台很像?”说着,他把莲花瓣递给了我,我接过来仔细的看了两眼,才发现这个铜莲花瓣和那个莲台无论是风格还是做功,都如出一辙。

“这玩意会不会……”金大发犹豫了下,说道:“和干将莫邪一样,是配套的?”

我此刻冷静下来,心中开始狂喜,难道,这铜莲花瓣和铜莲台组合到一起,会发生些什么事情?

墨兰看了一眼铜莲瓣。随后从金大发手中拿过那块铁牌,瞄了一眼后,她嘴角微微一笑,说道:“我知道棺中的这个人是谁了。”

“哦?”金大发诧异的看了一眼墨兰,问道:“是谁?”

墨兰晃了晃手中的铜牌,说道:“有能力劝谏楚威王还能说服他的人,除了身边的观星士还能有谁?”

“设想一下。”墨兰说道:“如果这个观星士,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然后骗楚威王孤注一掷的建陵南京,随后楚威王下葬的时候,他再把棺中的楚威王给拖了下去,然后自己躺了进去,你们说,结果会如何?”

“为什么呀?”金大发不解道:“这不是找死吗?”

墨兰摇了摇头,说道:“秦国之后是那朝?”

“汉朝呀!”金大发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墨兰点了点头,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说道:“汉朝的开国皇帝又是谁?”

金大发面色一震,随后嘴里喃喃自语道:“刘邦,刘怀,都姓刘,难道……不可能,也许这只是一个巧合罢了。”

墨兰摇了摇头,开始解释道:“秦国二世而亡,有很大的原因就是赵高篡改了秦始皇的密诏。原本密诏中,秦始皇是想立扶苏为太子的,但是赵高为了争权夺势,就趁着秦始皇死后秘不发丧。篡改密诏后联合李斯发动政变,并立残暴的胡亥为皇帝,这也让秦国的境遇雪上加霜,很快就亡国了。”

“但是……”墨兰顿了顿。说道:“秦始皇所做出的最大的一个漏洞,就是密诏,而不是公之于众,这样一来。即便是赵高也很难得逞,而扶苏生性温和,如果他上位的话,那么秦国也不会亡的这么早。后来的刘邦就自然没有了机会,你说,这是运气吗?”

金大发点了点头,才一脸震惊的说道:“你这么一说还真有道理。从王气显现到天下大乱,确实没过多久,这刘怀对自己也真是够狠的,为了让子孙得福,不惜以自身为饵,从而更替了一个朝代,如果以上假设属真的话,这李怀……还真的不是寻常人呀……”

“寻常人?”江思越笑了笑,反驳道:“都说天下英雄出三国,但是在我看来,春秋才是各方聚首博弈的最巅峰,即便三国诸葛亮大智近妖。但是跟三国时期的鬼谷子比起来,还是差了少许。”

听到这我不由有些好奇,问道:“鬼谷子?这名字有点耳熟呀。”

“不是吧小哥,你连鬼谷子都没听说过?”江思越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随后给我解释道:“你很难说清楚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如果世界上有神仙的话,估计他就是吧。”

“有这么夸张吗?”我不禁笑道。

江思越点了点头,正色道:“鬼谷子乃是兵家和纵横家之祖。先不说他这个人有多牛,只说说他的四个徒弟孙膑,庞涓,苏秦,张仪,这四个人那个不将春秋战国给搅的天翻地覆?而且他这个人对相术,医术,纵横术都可谓是登峰造极。”

我摸了摸下巴不禁有些了然,且不说这鬼谷子,即便是那秦始皇都是犹如曹操一般的枭雄人物,春秋战国虽然名气不如三国大,但是也绝对是个英雄并起的年代。

说到这,江思越看向金大发,笑道:“大发,有没有被我的才识所折服?”

“我……”金大发话说了半截,突然就停住了,因为他的手臂上,突然多了一只干瘪腐烂的手,只见原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那具尸体,此刻居然睁着眼睛。露出一双干瘪空洞的眼睛正盯着金大发看,而它的一只手,也抓在了金大发的胳膊上。

金大发还没反应过来,旁边就窜出来一道黑影。把地上的尸体一下子踹飞了几米远,江夏回过头看向金大发,问道:“没事吧?”

金大发站起来摇了摇头,如果刚才没有江夏的话。恐怕他现在已经着了道。

站起身后,金大发恨恨的从身后的包里掏出一把半臂长的刀来,这刀刀身不知涂抹了什么,整把刀的刀锋全是黑的,只有那偶尔闪出的一丝寒光,才告诉我这把刀恐怕也不一般。

这时,远处的阴尸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随后居然嘎嘎噶的笑了几声,面上变得十分诡异。

“卧槽!”原本一脸杀意已决的金大发突然惊道:“这粽子还会笑?!成精了还是咋的?”

“小心点。”江思越沉声道:“这个阴尸在断龙脉中生长,很可能发生了我们不知道的变化,看样子应该是个硬茬子,大家都小心点。”

金大发沉默的点了点头,随后持着刀猛地向前冲了过去,然后一刀狠狠劈向了那具面色诡异的阴尸。

“锵!”的一声响,金大发这刀劈在了地板上,就在他即将砍到那具阴尸的时候,那具阴尸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窜到了金大发的身后,当我都为金大发捏了一把汗的时候,一声枪声响起,阴尸身躯一颤,被打的倒飞出去。

江思越一击得手后就把手枪给扔了出去,然后竟赤手空拳的冲向了阴尸。

一道黑影闪过,以快的不可思议的速度,一脚踹向了还在半空中的阴尸,这一脚踹的非常重,阴尸整个人犹如一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摔在了远处的墙壁上,随后倒在地上便一动不动了。

江思越跳到地上时,摸了摸左腿,脸色有些微变,说道:“小心,有点不对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