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金蝉脱壳/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了?你没事吧?”金大发担忧的看了江思越一眼。

“没事是没事,只是有点不太对劲,这阴尸身体非常轻。”江思越面色凝重的说道。

“身体轻?”金大发挠了挠头,有些不解,但是这时,远处的阴尸突然以一种非常怪异的姿势站了起来,之所以说它怪异,是因为它仿佛没有骨头一样,犹如一根软面条似的,下半身站了起来前半身还耷拉在地上。

“这……”金大发持刀不由后退了一步。面色凝重的看着这具诡异的尸体。

突然,刚刚还在垂死挣扎的阴尸一下子软瘫在地上,一动不动仿佛一滩稀泥。

金大发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用刀尖挑了一下,随后才说道:“这货好像真挂了。”

等我们走过去的时候,刚刚就在一脸沉思的江思越用刀猛地向阴尸的肚子划去,正当我们对他的行为有些不解时,只见阴尸的肚子被刨开后,里面空空荡荡,什么五脏六腑居然全都没有。

江思越又在阴尸的头上划了一刀,只见原本应该挡住剑锋的头骨,居然仿佛不存在一样,等江思越把伤口挑开后,我们发现这里面居然没有大脑,什么都没,仿佛一个空壳一般。

蹲在旁边的金大发此刻满脸震惊,喃喃道:“这特么什么情况?这是一个空壳?难怪他没有眼珠子呢。”

江思越没说过,他把地上的阴尸翻了过来,只见阴尸的背后,有一道细长的裂缝。看到这,原本默不作声的江夏凝重道:“金蝉脱壳。”

江思越点了点头,说道:“以前我一直以为金蝉脱壳是个传说,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听到这我有些忍不住了,问道:“金蝉脱壳的意思我懂,但是眼前这一幕应该怎么解释?”

江夏回过头看了我一眼,解释道:“以前古时,人们之所以遍寻风水宝穴的原因在于,他们除了想福佑子孙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传说埋进一些风水宝地之中,自己可以借机重生,返老还童。”

金大发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有这个说法,这些年我还碰到过什么莲台蕴莲子,壁虎脱尾这种传说中可以起死回生的风水宝地,但是进去一看墓主人早就烂成一堆渣了,久而久之早就不信这玩意了,可是看到这一幕,我又动摇了。”

墨兰蹲在地上量了量背上裂缝的距离,说道:“这个缝隙不大,看样子如果刘怀真的金蝉脱壳再活一世的话,也不过幼童大小,可是这棺中满是水,幼儿恐怕刚出来就要死了。但是棺中却只剩下这一具空壳,有些怪异。”

“你们说……”我想到了一种可能性,说道:“有没有可能是一百年前,或者更久以前,一个人和我们一样,进到了这里,但是却在棺中发现了即将遗蜕的刘怀,然后把他带走了?”

墨兰想了一会后,点了点头说道:“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

听到我们的话语,金大发仿佛世界观被重塑了一样,摇头叹道:“重生一世太过荒繆,我还是有些不敢信。”

墨兰抬头对他笑了一笑,说道:“无论是真是假,都和我们没有太大的关系了,虽然没有找到干将,但是得到铜莲花瓣也算是意外之喜了,我们走吧。”

我们点了点头,随后就相继爬出了墓室,在外面的时候,江思越拽住江夏,一脸警惕的说道:“哥,这次你得跟我一起回家呀。”

江夏温柔的抚了抚江思越的头,轻声说道:“我说了,等你当上家主的那一天,我会回去的。”

江思越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道:“不行,你要么把话说清楚,要么跟我一起回家,我们当着爸的面对质。”

江夏笑了笑,随后趁着江思越不注意,一手刀劈在了江思越的肩上,江思越疑惑的看了江夏一眼,随后昏了过去。

“小夏哥……你这是?”金大发看了江夏一眼,不解道。

江夏歉意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不这样做他不会放我走的,等下还要麻烦你们把他扛回去了。”

金大发挠了挠头,有些不解道:“小夏哥,虽然我这么问有些冒昧,但是你们江家究竟怎么了?”

江夏垂着头沉默了会,然后惨笑道:“有些东西,总得有人站出来背负。”

笑罢,他正色道:“回去以后还请你们不要说出和我相遇的经历,不然对我们双方都很麻烦。”

金大发点了点头,说道:“小夏哥放心,我不是嘴巴大的人,既然你不想说,那我也就不问了,只是注意保护好自己,你要是出个什么三长两短,思越真的会发疯的。”

江夏苦涩的点了点头。随后才说:“我们走吧,送你们出去后我再回总参。”

随后我们就踏上铁索,准备返回,我走在最后面,即将走出去的时候。脖子后面突然吹来一阵凉风,吹得我浑身都打了一个寂静,又是风?我过头疑惑的看了一眼。

但是这一回头,正好对上了一双满是眼白的眼睛,我瞬间惊住了,连她的相貌都没有看清楚,接着我脚下犹如被人绊了一下似的,重心不稳跌下了铁索。

掉下去的瞬间,我耳边只能听见呼啸的风声,一时间大脑空白,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我要死了吗?

但是随后我整个人跌进了水中,水涌进我的鼻子和嘴里,让我下意识的挣扎起来,不过还好我从小在老家长大,所以会水性,但是等我冷静下来后,我看着头顶上的铁索桥一时间犯了难,我应该怎么上去呢?

“小哥!!!”金大发趴在铁索上俯下身吼道:“你没事吧?”

我看了看手中的手电,因为是防水的,所以此刻我还是能看清周围的环境的,虽然没有出现什么东西,但是我心中依旧本能的感到不安。

“没事!不过快点拉我上去!”我对着金大发吼道。

“你等等呀!我就拿绳子救你!”金大发说着从包里掏出了一捆绳子。

我这时看到即将得救我不由松了一口气,但是抬头却看到金大发拿着绳子,眼睛睁的大大的,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我艹你大爷死胖子!发什么愣呢?!赶紧拉我上去!”我冲着他吼道。

金大发张了张嘴,伸出手颤抖的指了指我,说道:“小,小哥。你下面……”

我本能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下意识的往身下的水面看了一眼,但是原本清幽的水里,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布满了一大团黑色的东西,将我附近的水面全都笼罩住了。这东西让我很眼熟,因为,在西丘的时候,我曾经碰到这种东西。

难道又碰到水鬼了?!我咽了口水,头皮都开始发麻了。

从我的角度看去,无数的头发犹如一张巨大的黑色地毯一般,随着水面的波澜而轻轻摇摆,我惊恐的想要游离这片水域,但是出我意料的是,见我想要离开。无数的头发把我给紧紧的包裹住,甚至连根手指头都动不了,只能露出一个头惊恐的看着这一切,要知道我有天官印,这些水鬼应该不敢动我的才对呀?!

随后,我面前的水面中,无数发丝向上凸起,从水下竟然浮起来一具女尸!这女尸紧闭双眼,两颊红润,姣好的脸蛋仿佛施了一层薄粉。一张樱桃小嘴犹如血一般猩红,此时她身穿一袭大红嫁衣,浮在水面上美的让人有些惊艳,有些震撼。

惊艳的是她的容颜,震撼的是这些头发的来源,居然是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