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回洛阳/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浮在水面上,随着水波向我缓缓飘来,她身后的那头乌发,绵绵延延不知道有多长,我一时间仿佛忘掉了恐惧,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飘到我的面前。

猛然间,那仿佛万古不变的面容,微微一动,她睁开眼,露出里面的眼白。但是我出奇的没有感觉到任何恐惧,反而认为这是一种另类的美感,甚至,从她的眼中,我还看出了许些依恋。

就这么对视了一会,她伸出一只宛如凝脂的手抚上了我的面颊,我大脑一片空白,整个脑海中都是这个女尸的面容。

澎的一声响声把我给猛地惊醒了,回头一看才发现是江夏不知道什么时候跳了下来,他此时有些怪异,那原本就有些黑红的脸此刻红的仿佛都能滴出血似的,而且他那双本来非常明亮的眼睛,此时也充血的有些吓人。

他落在水里后,敏捷的仿佛像是一只青蛙,以极快的速度向我游来,美艳女尸柳眉微皱,许多发丝犹如一条条小蛇一般,向江夏包裹而去。

但是江夏此刻手中莫邪猛地一挥,那些发丝就被拦腰斩断了,美艳女尸见状居然一把拉住我的手。猛地向水底沉去。

我浑身都被乌发包裹根本动弹不得,只能憋着气,希望能多坚持一会,被拉进水中后,我的眼前一片黑暗,心中都有些绝望了,但面前突然钻过来一个仿若游鱼的人,接着我身上一松,发丝被人斩断,紧接着那人拉住我的手,把我向水面上拉去,钻出水面后,我还没来得及享受新鲜的空气,就被提到了半空中,只见江夏拉着我的手,他手中还拽着一根绳子。

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下面,却发现那个美艳女尸,正在昂着头注视着我,神色中满是哀求,她的大红嫁衣浮出出面,将她映衬的像是一株出水红莲,看到她哀怨的神色,我竟然有下去陪她的冲动。

“别回头,你已经被她迷了魂了。”江夏看着我提醒道。

我木然的点了点头,上次在将军墓中。我也曾被一具阴尸迷惑,可是和这次的感觉完全不同,让我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把我们拉上去后,金大发松了口气,说道:“可算把你拉上来了,小哥,你究竟怎么掉下去的?”

我犹豫了下,强打起精神把刚刚的遭遇告诉了他,金大发挠着头,半饷疑神疑鬼道:“难道是被我们放跑的那个鬼玩意?”

我低头思索了下,发现可能性还真的挺大,不过这时,一直站在旁边的江夏说道:“行了,既然没事,我们就快点走吧,不然夜长梦多可能又要生变。”

我点了点头,只不过走时,我还是忍不住看了眼已经是一片黑暗的后方,对于那个美艳女尸,我总感觉她好像认识我一样,不然不会做出那样的神态。

走在路上时,刚刚还说没事的江夏刻意放慢了步伐,和我并肩后低声道:“刚刚那个女尸有点不对劲。”

“不对劲?”我疑惑看向他:“有什么不对劲的?”

江夏犹豫了下,说道:“其实刚刚那个女尸道行很高,最起码当时都逼得我用了第三十九种秘技。才敢跳下去救你,可是即便如此,她要杀你,你应该也早就死了。”

我顿了顿,问道:“你的意思是?”

“尸有僵尸阴尸,也有荫尸跳尸,其中最邪异的便是荫尸,因为大多数尸变,所产生的都是些跳尸或者行尸,即便是含怨而死的,也最多不过是阴尸,但是荫尸不一样,荫尸是尸体生灵,有些道行高深的甚至能唤醒生前记忆,这种可谓是所有土夫子最不愿意面对的存在,刚刚那个,很可能就是一具荫尸,看她的神情作态,很可能和你认识。”

“认识?”我张了张嘴,笑道:“你感觉我这个在穷山窝长大的人。见过那样的女人吗?”

江夏摇了摇头,解释道:“有时候认识比你并不需要和你见面。”

说道,他拍了拍我的肩膀:“以后你一个人要小心点,这玩意不会善罢甘休的,对待这种东西。即便是你的天官印,也不管用。”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说了声谢谢。

最终,我们走出了这个溶洞,看着身后这貌不惊人的小溶洞。我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如果不进去,谁又会想到这里面有个这么光怪陆离的世界呢。

“行了,我走了,以后麻烦你们照顾好思越。”江夏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掏出一张小丑的面具,带上后又拉起帽子,对我们说道。

金大发张了张嘴,最后只能点了点头,说道:“小夏哥放心,我们不会让思越乱闯祸的。”

江夏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就转身而去了。

看着天边的朝阳,金大发伸了伸懒腰,说道:“老子终于出来了,诶,这次真是凶险,和西丘相比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呀。”

墨兰点了点头,然后懒散的说道:“快点回去吧,好久没洗澡了,回去我要蒸个桑拿。”

张哥背着还在昏迷的江思越,笑了笑没说什么。

在车上睡了半天,回到洛阳后已经是下午了,我看着身上脏兮兮的,就对张哥说:“张哥。我先回去洗个澡,明天再来拜访九爷。”

张哥点了点头,说道:“行,我一定转告告诉九爷。”

打上一辆出租车后,在司机嫌弃的眼光中忍了半路,才回到姚记当铺,刚进门,就看到龙一一反常态的正在打扫着屋里,见我进来了,他嗅了嗅鼻子。嫌弃道:“你小子是不是刚从茅坑里爬出来呀,浑身上下这么臭。”

我看了看身上,确实脏的仿佛跟乞丐一样,就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嘿嘿,我这不是刚从南京回来吗。”

龙一见状点了点头,说道:“你也是挺能耐的,竟然能找到真龙那条路上去,要不是姚九指告诉我他派了一个好手过去救你,老头子我又要去南京陪你瞎折腾了。”

我有些委屈,毕竟是张哥带我们去的,但是姚九指摆了摆手,说道“得得得!赶紧滚去洗澡。”

我哦了一声,去楼上冲了一个热水澡后,才回到楼下,这时龙一已经打扫好了房间,见我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后,才嗯了一声,说道:“这才像话,不过这次也辛苦你们了,你们找到净龙水了嘛。”

我点了点头,说道:“找到了,金大发还带了十几壶回来。”

“噗”龙一喷了口茶水,说道:“十几壶?!”

我恩了一声,有些莫名其妙。

龙一擦了擦嘴巴,说道:“你们走到了最深处?”

我点了点头,龙一见状长叹一声,说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呀,我们真是老了呀。”

“老爷子那是您没出山,不然什么斗能难倒你呀!”我一记马屁送了上去。

龙一很是受用的点了点头,说道:“那是,我要是出山了,也轮不到你们这些年轻后生来争风头了,不过,你们在里面到底遇到了什么。”

我把一行人一路上遇到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并没有隐瞒江夏的行踪,因为老爷子不是大嘴巴的人。

龙一听完后沉默了许久,然后说道:“这里面还真是大有文章呀……”

我并没有在意这个大有文章是什么意思,而是问道:“老爷子,江夏当年为什么要反出江家还不肯回去呀,从他的话里,我总感觉里面有隐情。”

龙一闻言后并没有回答我,而是反问道:“你认为会有什么隐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