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铜莲迷解/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这是……”我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姚九指低头沉思了下,随后从书房里拿出一张中国地图,这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我们等了一会,十二点的时候,姚九指将地图铺在桌面上,将铜莲台下面的根茎插在了地图中央,这时铜莲台的倒影映射在地图上,顺着黑影看过去。在影子的顶端有个小黑点,正是那个铜莲子的倒影!

姚九指将黑点笼罩的范围圈定下来后,才把铜莲台拔了下来,他细细打量着这个从莲台升起的莲子,随后他用手碰了碰,居然把莲子给拿了出来,这时我注意到,这莲子的身下有条小缝,姚九指把腰间的指甲刀掏了出来,轻轻的沿着裂缝将铜衣拨开,随后从里面拿出了个小蜡丸。

“这是……什么?”我犹豫了下,问道。

姚九指凝神看着这个蜡丸,沉声道:“古时传递密信的一种手段,将纸条藏进蜡里,搓捏成丸。随后让卫兵藏在腋下,这样隐蔽性非常好,也能防止卫兵偷看。”

说着,他手微微一用力,把蜡丸搓成粉末。露出了里面的一张小纸条。

姚九指看了一眼后,把纸条递给了我,我接过一看,这纸因为密封在蜡里,所以保存的非常好,看起来也不过只是微微有点泛黄而已,而上面用楷书写了几个字:孟秋入大漠,黄龙现古城。

我有些迷糊,姚九指指了指地图上的那个圈圈,说道:“知道这里是那吗?”

我摇了摇头,姚九指没有吊我胃口,沉声道:“塔克拉姆干沙漠!”

我低头沉思了片刻,突然有些好奇,问道:“九爷,你怎么知道这样做可以找出地点呀?万一错了呢?”

姚九指撇了我一眼,淡然道:“正日照铜莲,神树干无边,如若求长生,葬地在墨点,这不是很好理解吗?正日指的是正午时分,神树则指的是这个铜莲台,阳光会把铜莲的花梗照的很长,所以叫干无边,墨点则是指那个莲子的倒影,而话语中的地点就是在这个倒影所笼罩的地方。”

我挠了挠头。继续问道:“那你为什么要用现代的地图呢?万一是古时的呢?”

姚九指笑了笑,解释道:“这个打油诗以古人的情怀来说,会写的这么粗浅吗?何况那只鳖就在白万行的家中,除了白万行,谁能刻上去?不会我很好奇,白万行他怎么会知道这个东西的,看来,他藏的很深呀。”

我沉默了会,抬头扬了扬手中的纸条,说道:“那这上面的话是怎么意思呢?”

姚九指相了下,回道:“孟秋在古时指的是十月份,入大漠也很好理解,只是最后一句我不好断言。”

说到这,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行了,回头我查查,等下在这吃个饭,你就回去玩几天,过两天开会议我再喊你。”

我点了点头,在姚九指这吃了一顿饭后,我出门打了一个出租车,把南宫小可给我的地址报给他后,就开始想着心事,这些谜团中让我最不能放下的,一个是江思越。一个是白万行,前者算是我朋友,我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这样沉沦进去,迈入和他先祖一样的‘命运’里去,而后者是我爷爷的亲信,他现在做的事让我有些摸不清头脑,爷爷都死了,他还在布置着什么呢?隐隐的,我感觉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辛密。

“喂,小伙子,到了。”司机大叔打破了我的深思。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付过钱之后走进了这个咖啡馆中,此时馆内放着轻柔舒缓的钢琴曲,我找了一下座位,才在一个靠窗的位置看到了南宫小可。

“来的这么早呀?”我歉然一笑。才感觉好像迟到了。

“没事,我也刚来。”南宫小可微微一笑,随后点了两杯咖啡。

坐下去后,我抬头看向她,问:“具体什么时候可以过去?”

南宫小可双手捧着脸。说道:“下午才开馆,所以我才把地点定在了这里,等一会时间就到了,我们坐一会吧。”

我点了点头,一时间没有说什么。让场面显得非常尴尬。

南宫小可搅拌着咖啡,突然说道:“你以后一个人要小心点。”

我一愣,有些弄不清她是什么意思。

“你爷爷的死,很蹊跷。”她淡然道。

我大脑有些当机,爷爷当时可是在家里死的,而且死状非常安详,哪有什么蹊跷的?

“因为你爷爷的身份,所以他是我们的重点监督对象,你爷爷失踪前,他的身体非常健康,但是走后仅仅一年,他就死了,这很不寻常。”她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皱了皱眉,问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她摇了摇头:“你这个人还算不错,所以提醒下你。小心一些人,不然会被吃的连骨头都没的。”

我皱了下眉头,上次那个中年男人就是对我这么说的,没想到这看似为人还可以的南宫小可也在挑拨离间,心里不由有些恼怒,就生硬着口气说道:“谢谢,不过不劳你费心了。”

南宫小可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的,但是时间会证明一切的,不是吗?”

看着她这么一副淡然的样子,我不由有些不舒服,说不上由来,把面前的咖啡一饮而尽后,就坐在那里发着呆,过了会。她看了看表,说道:“时间到了,我们走吧。”

我点了点头,随后坐上了南宫小可的奥迪上,车子行驶了一段路后。开到了一家殡仪馆面前。

走进这个殡仪馆中,我发现这里异常的荒凉,空地上长满了一些无人修理的杂草就不说了,连整个院子里都没有几个人,即便有。也是匆匆忙忙的路过,显得萧瑟无比。

看到此情此景,我皱起了眉头,不禁扭头看向南宫小可,说道:“你们总参就把尸体存放在这个地方吗?”

“有问题吗?”南宫小可反问道。

我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心里还在盘算着,这次回去之后,一定不会再和总参的任何人,发生什么掺搅,当然,除了江夏。

南宫小可随后把我带进了殡仪馆的一个小院子里,然后推开了院中的一扇铁门,铁门推开后,露出了里面的场景,只见一个老人坐在房中的一张床上,垂着头正在抽烟。

看着这个老人我心里莫名的有些不太舒服,因为他给我的感觉太怪了,就像是……一具尸体一样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生气。

“刘老,我来了。”南宫小可恭敬的向哪位老人说道。这不禁让我有些侧目,心里有些怀疑这个老人的身份。

床上的老人嗯了一声,淡淡的看了我们一眼,说道:“你们要看的那三具尸体有些邪乎,这两天我夜里都没睡安稳过。过段时间赶紧烧了吧,不然时间长了恐怕要生变。”

听到这话我不由皱了皱眉头,因为这个老人的声音太难听了,简直就像捏住脖子的鸭子一样,让我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南宫小可犹豫了一下,似是很吃惊,说道:“有那么严重吗?”

那个所谓的刘老瞄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嗯,这几天我都有些压不住了,这三具尸首的怨气有些大,其中一具好似叫什么孙峰的,前段时间我没看住竟然跑出去了,当时可把我急坏了,幸好他自己到最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又自己回来了。”

听到这话我头皮都要炸开了,因为从西丘过来的那几天,我曾经去过金大发的酒吧,喝醉的那一夜,我就看到了孙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