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孙峰(懒得起名字了……)/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我表情异样,刘老回过头诧异道:“你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没敢说什么,见状刘老翻身从床上走了下来,接着打开了房内的一扇小门,说道:“进来吧,在这里面呢。”

我走进里屋一看,除了一排存尸柜外,房内的墙壁上挂满了一张张的符咒,密集的甚至让我有些头晕目眩。还有地板上,刻画着一道道凹槽,里面涂抹着红色的不知名染料,刘老回过头,说道:“没办法,这屋里不安分的主太多,不这样,它们不老实。”

他平淡的话语让我头皮不由有些发麻,不安分的主……我已经猜到是什么东西了。

刘老说完转过身拉来了一道储尸柜,拉开的瞬间。我感觉迎面扑来了一阵冷气,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刘老皱了皱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饷,他回过头说道:“要看赶紧看,不然我怕出什么乱子,今天这几具尸体有些不对劲。”

我点了点头,硬着头皮上前看了一眼,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准备,可是眼前的这一幕依旧让我毛骨悚然。

面前的冰柜中,躺着一具尸体,其实说是尸体也有些不太恰当,因为这在我眼中完全就和干柴没什么两样!这具尸体蜷缩着身子,四肢扭头在一起。浑身的肌肉干瘪的好似一层树皮,头上的发丝也仿佛是一团乱麻一般,凭借着眼前的景象,我完全无法想象这个人就是孙峰。

我回过头,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南宫小可,说道:“他不可能是孙峰,你们不会是随便从哪里找了一具尸体来糊弄我吧!?”

南宫小可看着我,眼神带着些许怜悯,说道:“我知道你不相信,事实上,我们在看到这具尸体之后,也不敢相信,因为这具尸体最起码也在沙漠里暴晒了10年,但是通过DNA鉴定,这个人确实是孙峰,我希望你能接受这个现实。”

这时,旁边原本一直默不作声的刘老说道:“小伙子啊,即便是我这一生经历的这么多大风大浪,但是像你朋友这样的事情,我还是头一次见啊。”

说罢。他怪异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小伙子,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我摇了摇头,在遇到姚九指之前,我不过是一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平时待人和善,也没得罪过什么人,如果说是因为进了九爷这个圈子而遭到敌对势力暗算,那也有些不妥,因为我在进入那些大人物视线前,孙峰他们就已经死了,这一点犹如一个梦魇般,让我怎么都放不下,尤其是那夜孙峰对我说的话,看得出,他那次不是要害我,而是提醒我些什么,可是,我真的不明白,他的那句都是你,还有别回来是什么意思。

刘老见问不出什么,摇了摇头后,就把旁边的两具储尸柜也拉了出来,很显然,张晨和李玉的尸体。也和孙峰的一样,根本就看不出一丝生前的特征了。

我看到他们心里有些发闷,我不知道我得罪了谁,但我知道怨有头,债有主,这种背后打我朋友冷棍的人,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刘老,这里怎么越来越冷了呀?”南宫小可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说道。

刘老眉头微皱,说道:“行了。这次就到此为止吧,再看下去恐怕要出什么乱子。”

说着,他就想把孙峰他们的尸首推回去,但是他手上用力,身下的储尸板却怎么也推不回去,刘老面色一变,说道:“坏事了!”

他话音刚落,孙峰他们的尸体居然在微微颤动,仿佛即将要挣扎着爬起来一样,看到这刘老再不淡定了,他从怀中掏出三个小八卦,往尸体的头上猛地一拍,随后手上一用力,就把原本推不动的储尸板给推了进去,随后在外面贴上了三张符咒。

还没等他松一口气,储尸柜里面传来三声脆响,仿佛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一下,接着储尸柜的盖子微微颤动,仿佛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了一样。

还没等刘老做出什么反应,三个储尸柜面前的符咒仿佛吹过了一阵风一样,就这么脱落了下来。

接着储尸板缓缓打开,从里面冒出了一股股白色的仿若烟雾一样的气体,向我们席卷而来,刚刚接触到这气体,我就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因为太冷了,冷的仿佛寒气钻到了骨髓里!

“快……快跑!”刘老此刻面色铁青,从屋里的桌子上拿起一小黑包后,就扭头对我们说道。

我这时不知道从那冒出来的勇气,竟然跑向孙峰他们的储尸柜前,然后大声道:“孙峰张晨李玉!是我呀!张初三!”

话音刚落,三个储尸柜居然不再颤抖了,场面一时间寂静了下来,甚至让我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了,我深吸口气,沉声道:“无论是谁,我都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你们哥仨先走一步,投个好胎,来生我们再当兄弟!”

随后。一声微响,三具储尸柜轻轻的合了上去,我愣愣的看着这一幕,事情虽然解决了,但是我心里有些空落落。鼻子一酸,我想起了大学三年的同窗情,三年的点点滴滴此刻看来都是这么珍惜,半饷,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哭了。

“小伙子。行了,人死不能复生,不过你这三哥们也是真够义气的。”刘老走上前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我脑海里一片红包,一个人愣愣的走出门,我本以为这次来能发现点什么,即便发现不了什么,也能缅怀一下旧友,只是没想到,结局是这么的出我所料。

跑到一家小卖部门口,我买了一包利群,蹲在马路上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一边发愣一边抽烟,正难受着呢,旁边突然蹲下来一个人,我回头看了看,是南宫小可,此刻她伸出手冲我说道:“介不介意给我一根?”

我诧异的看了她一眼,随后给了她一支,却不成想她羞怒的看了我一眼,说道:“给烟不给火?”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过内心也因为她的这番举动好受了不少,南宫小可深深地吸了口烟,随后吐出一个烟圈,说道:“其实你这也没什么。”

我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心里有些不高兴。

她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我爸爸他生前就是总参的人,可是一次意外,他走了,后来我就参加了总参,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找寻当年的真相,这些年我身边来了许多人,也走了许多人,最后也慢慢看开了。”

说罢她自嘲一笑,说道:“我们的存在就是帮国家擦屁股,入各种险境如家常便饭,到最后我渐渐麻木了,连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无声无息的死去,哪还有什么功夫在意别人呀。”

我歉意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不好意思。”

她摇了摇头,把烟蒂捣灭在地上后,又向我伸手要了一根,我看着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说道:“你认识江夏吗?”

她点了点头,说道:“江夏算是我们那里最拼命的人了,听说他好似在找些什么东西,原本刚进队里的时候挺帅一人,结果毁容了,从此只能戴着张面具过活了,我挺同情他的,对了,你知道他为什么要反出江家吗?”

我摇了摇头,这件事我自己都不太清楚,自然不可能告诉她。

她点了点头没说什么,最后,她把摇头弹飞,拍了拍我的肩膀后,起身笑道:“以后有事就找姐,姐罩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