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刘老/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罩我?”被她这么一逗我忍不住笑了:“姐姐,咱俩不是一路人!”

南宫小可耸了耸肩,随后她犹豫了下,说道:“总之……你和姚九指相处的时候,多留个心眼,我真的不是在挑拨离间。”

说罢,她就转身离去了,看着她的背影我有些疑惑,是她的演技太好,还是姚九指真的有问题?

摇了摇头。我不打算再去想这么多,平心而论,无论是姚九指或者是龙一,对我都算是掏心掏肺了,如果仅仅是一个陌生人的话语,我就对他们产生怀疑,这也未免太过可笑了。

就在我打算走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刘老说,再过几天就要把孙峰他们火化,于情于理我到时候都应该来一趟。祭拜祭拜他们,所以我调头往回走,打算去问一问具体的时间。

在那个院子中,刘老敲着二郎腿,见我来了抬起头,诧异道:“你小子怎么又回来了?”

我挠了挠头,把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

刘老点了点头,满意道:“刚刚我还纳闷呢,你小子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现在看来。你还有点良心,三天后,你再来吧,看你这小伙子不错,奉劝你一句。总参和倒斗这两头,你最好不要涉及,不然会越陷越深的!”

这一刻我瞬间感觉刘老是个有故事的人,我苦笑一声,说道:“老爷子,人世间总有一些你明知道不好,也不得不做的事情,不是吗?”

“呦呵”刘老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既然你小子有这个觉悟,我就不劝你了。”

我点了点头,忍不住想从他嘴里套出点话来,于是问道:“老爷子,您一直在这干吗?”

刘老叹了口气,说道:“可不是吗,在这都做了十多年喽。”

说罢,他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说道:“坐吧。”

我谢了声后,坐在板凳上,递给他一支烟后帮他点上火,说道“老爷子。您在这之前是干嘛的呀?”

刘老白了我一眼后,说道:“你也别套我的话了,我以前是总参的,专职法医。”

“总参?”我吃了一惊,说道:“那您怎么会来到这呢?”

“受伤了,自然得退休呀,不过保住了一条老命,还算庆幸。”说罢他又指了指周围说:“要知道,这里平时可是不待客的。”

我挠了挠头,有些不解道:“为什么呀?那这个殡仪馆平时怎么赚钱开支呢?”

刘老吐出一道烟雾,随后眯着眼睛,懒洋洋的说道:“反正不是什么机密,告诉你也无妨,这家殡仪馆从始至终都是为总参服务的,因为总参需要处理的事情太过特殊,一些尸体不太好存放在常处,只好专门建个殡仪馆处理了。”

说罢他指了指屋里,道:“就比如你那三个哥们。”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到最后,刘老一伸懒腰,叹道:“不行咯,身体落下病根后,身子是一天不如一天,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呀!”

我看了看身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就不由笑道:“老爷子。看你身体挺硬朗的,不像是身体有伤呀。”

“诶”刘老摇了摇头,随后掀开上衣的褂子,只见在他的胸口,有一大片长着绿毛的疤,犹如一块盔甲一般,几乎覆盖住了他的整个胸部,随后他放下褂子,说道:“已经快不行了,你还别说。人到临死了,还真的特想跟后辈说说话,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缘由。”

说到这,他摆了摆手,说道:“行了,你有事就去忙吧,以后有什么关于尸首这块解决不了的事,你可以来找我。”

我起身点了点头,但是心里有些同情这个老人,不用想都知道他无儿无女,一个老人这么大岁数却孤苦零丁,也着实让人同情。

出门我打了一个出租车,回到姚记当铺后,就看到金大发也在里面,只不过这时他情况有点不太对。因为他左眼圈发紫,似乎被人打了一拳,不仅如此,他那一张胖脸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让人怀疑他是不是被抓奸在床的老王。

“大……大发,你这是怎么了?被人揍了?”我不厚道的笑了两声。

“可不是吗!小哥,我跟你说,我实在是委屈呀!”金大发见了我,犹如乳燕归巢一般飞扑了上来,说道:“那个煞笔江思越,醒来以后见我把他哥放跑了,冲上来就是对我一顿猛揍,你说我招谁惹谁了?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点了点头,感觉江思越做的确实有些不对,于是问道:“江思越他人呢?”

金大发挠了挠头。说道:“最后把我打急了,我拿出刀背一刀砍在了他的腿上,结果力气下的有点大了,现在好像骨折了,在医院躺着呢。”

我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合着这鳖犊子下手更黑。

“对了小哥。”金大发抬头说道:“这次既然回来了,那我们就好好放松放松,后天去钓鱼怎么样?到时候一起好好玩玩,而且龙老爷子不是喜欢吃鳖汤吗?我们给他摸一只野生的上来。”

我犹豫了下,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一直在旁边笑而不语的龙一。

“行了行了”龙一摆了摆手。说道:“跟着他们去吧,这边我一个人能忙的过来。”

既然龙一都同意下来了,我自然就没什么意见了,晚上做饭让金大发在这吃了一顿后,我又帮龙一打理了一下生意。一直到十一点多,我才回去睡觉,第二天一早,我就接到了姚九指给我打来的电话,让我换好衣服上他那一趟。

我犹豫了下。还是穿上了龙一给我准备的那套长袖棉袄黑唐装,虽然这个天气穿它已经有些热了,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就喜欢上这种款式的唐装了,不能否认的是,这是受到了爷爷的影响。

走下楼,龙一看了我一眼,诧异道:“呦,你还喜欢上这身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穿这个是不是让我看起来更稳重一些了?”

龙一笑着点了点头,眼中透出了些许缅怀,说道:“行,既然你喜欢,回头我让人给你订两套薄点的。

因为场合比较重要,所以一大早姚九指就派人开车来接我了,和龙一告别后,我坐上车来到了姚九指的四合院中,进去以后在客厅,才发现墨兰和金大发早就在里面等我了。

“九爷,这次还是我们几个过去?”看着坐在主位上的姚九指我笑道。

“嗯。”姚九指点了点头。说道:“这次和以往不同,不需要人去撑场面,有你们几个就够了。”

说罢,他站起身来,从旁边拿起了一个黑匣子,然后递给了我,说道:“这次你们进南京,其实说白了也就是东西两家的合力而为,我将净龙水分为了两份,这份是你的。”

我打开匣子看了一眼。只见里面摆满了拇指肚大小的玻璃瓶,瓶子里则装了一些液体,只是这些液体连瓶子的一半都没装满,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九爷,这一瓶怎么才这么点呀?”我笑道。

姚九指瞪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就这一点倒在浴缸里,然后躺上半小时,就能让你浑身上下的浊气消散一空了,这玩意放到黑市上,五百万都是有价无市。”

“这么贵?”我不由有些咂舌,一瓶这么点,居然能卖五百万,简直滴水百万金呀。

姚九指点了点头,向我解释道:“这玩意十年才出产一次,而且十年的产量四龙头加起来还不到你那一匣子的三分之一,可以说是僧多粥少,毕竟钱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