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老少谈心/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想了片刻,还是把匣子还给了他,说道:“九爷还是你拿着吧,我拿着这些东西烫手呀,指不定那天就被劫道了。”

“没出息”姚九指笑骂一声,说道:“你现在可不是孤身一人了,身为龙头,就要有龙头的样子,对下属要恩威并施,不能再只考虑自己一个人了。”

说罢。他把盒子递给旁边的墨兰,起身说道:“走吧,时候不早了,是时候见见那些老朋友了。”

坐上门口的两辆红旗车后,我们向上次开会的小湖驶去,到了地方后,刘东,谭海他们都已经在房内坐着,这次房内的摆设和上次来的时候差不多,只不过房内的人明显比上次少了很多,坐上东面那把属于我的交椅后,原本见我们来了就一脸敌视的刘东说道:“九爷,现如今时间也过了这么久,不知道您东西准备好了吗?如果没有的话,上次您可是自己说过,拿不出东西,就自己退位的呀。”

姚九指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我姚九指一口吐沫一根钉,答应你的事,我一定会办到,小张,把东西拿上来。”说着,姚九指冲着张哥招了招手。

张哥见状恭恭敬敬的走了过去,把手上一直捧着的黑匣子递了过去,姚九指轻轻的把盒子打开,露出里面一排排的玻璃瓶,他从里面拿出四瓶净龙水后,从里面挑出两瓶,然后在刘东眼前晃了晃,笑道:“这是你的。”然后又拿出两瓶,放到谭海面前:“谭老爷子,这是你的。”

当姚九指打开匣子时,刘东的眼都直了,即便是见多识广的谭海都不由脸皮一抽,半饷,刘东铁青着脸,说道:“不可能!这不可能是净龙水,这次我和谭老爷子派往金陵的人全都无声无息消失了,即便是那些野路子也一样,凭什么你姚九指会有这么多净龙水?我不……”

“阿东”谭海打开一个瓶子后嗅了嗅,呵斥着打断了刘东的话语,说道:“这是真的净龙水。”

刘东张了张嘴有些愣了,半饷他涨红着脸,说:“不可能,往年四大龙头加起来得到的净龙水。都没有他那只匣子的一半多,除非他们拿走了原本属于我们的份额。”

“够了!”这时从屋外走过来一个老人,我一看,正是那个让龙一厌恶无比的江嵩。

江嵩走进来冷冷的看了刘东一眼,随后扭头看向我,笑道:“初三小兄弟,还多谢你这些时候对思越的照顾呀,看来当初张晋的眼光确实不错,东龙头在你手上,一定会日渐昌隆的。”

不等我回话,姚九指就笑了笑,站起身道:“这次如果没有思越的话,仅凭初三他们几个,是很难全身而退的,这净龙水理当有江家一份。”

姚九指说着就把黑匣子中的一半净龙水拿了出来,随后找了个新匣子递给了江嵩。

江嵩推辞了几下,就收下了,随后他眯着眼睛笑道:“九指,你的这几个门徒不错,想必以后我们会有很多的合作机会,既然该了的账了结了,那这桩事就这样揭过了,大家各退一步,我先走了。”

说罢他就转身走了,姚九指听到这话脸上一僵。随后沉默着半饷都没说话。

“九指,这次你们进真龙道带出来了这么多净龙水,能不能均出一些给我,我按拍卖价收购。”谭海收起净龙水后,笑眯眯的说道。

“当然行,五份您老看可够?”姚九指说道。

“够了够了够了!”谭海笑呵呵的摆了摆手,说道:“这么多差不多就行了,钱明天汇你卡上,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就先走了。以后有事可以去北城来找我帮忙,能帮上我绝不推辞。”说罢,他就带着几个人转身离去了。

刘东一个人站在那里,脸色一会红一会紫,半饷,他也只能讪讪离去了。

人都走后,我看到姚九指的脸色有些不对,就凑上前去,说道:“九爷,怎么了?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嘛?”

姚九指苦笑一声。说道:“江嵩那个老狐狸恐怕嗅到什么味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以后无论你们到那,江思越都会跟着你们了。”

“为什么呀?”我挠着头有些不解。

姚九指眯了眯眼睛,说道:“知晓九世铜莲的人不在少数,一些人恐怕已经隐隐感觉到什么了,虽然他们不会明着出手,但是暗中的试探恐怕是少不了的,毕竟长生的诱惑太大了,现在我只希望总参的人能不参与进来。不然这趟浑水,就有些沾鞋了。”

说罢他笑了笑,冲我说道“当然了,好消息也是有的,最起码你的东龙王之位,这下算是坐稳了,你没看到谭海走前那副模样吗?本来他是和刘东同气连枝的,但是转眼间,他就抛弃刘东了,搞得好像是和我们一伙的一样。这老家伙见风使舵的本领太强了。”

我点了点头,心里本能的有些不舒服,因为无论是谭海,还是江嵩,他们这种做派都让我非常看不惯。

姚九指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走吧,回去了。”

从姚九指那我没有过多的停留,而是直接回到了姚记当铺,刚进门,我就看到龙一扶着腰在咳嗽,看着他那崎岖的背脊和苍老的面容,我这一刻突然意识到,龙一的年龄可是比姚九指都还要大的了,真的说不准那天就走了。

想到这我心里不禁有些难受,虽然相处的时间没几个月,但是我从心底就喜欢和尊重这个老人,我走上前强笑一声,说道:“老爷子,怎么了?”

龙一回头看了我一眼,叹道:“想打扫打扫院子的。谁知道还没动一动呢,身子就累的不行了。”

我眼睛有点酸,这一刻龙一的身影仿佛和我爷爷重叠了一样,我抢过他手里的抹布,强笑道:“这种脏活给我这种活计干就行了。老爷子你还是养养身体吧,不然你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姚记怎么办?我还没给你逮鳖吃呢。”

龙一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老头子我还没死呢,你怎么先咒起我了?倒是你。一回来脸色就不太对,谁欺负你了?跟老爷子我说,在洛阳这一亩三分地上,谁都得卖我一个面子,就是姚九指,我给他一个大耳刮子,他也得老老实实的站直站正,给我受了!”

我看着龙一的面容,心里更酸了,以前龙一虽然疼我。但是嘴上可都不说的,他现在如此反常,反倒让我有些不安。

龙一凝神看着我的脸,半饷,他眼神有点迷离,喃喃道:“跟你爷爷真像呀,一样的木纳,一样的缺心眼。”

说罢他自嘲的笑了笑,然后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傻小子,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就是秦始皇这样一个人,最后还不是死了吗?人贵在知天命,我这辈子该遭的罪遭了,该享的福也享了,要说唯一放不下的,那就是你呀,你跟你爷爷简直一个模子雕出来的,有时候我就担心,你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张晋呀,傻傻的找上个五六十年,等到青春不再,白发满鬓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错过了那么多的人和事,我是亲眼看着你爷爷就这么走过来的,你不同,你还年轻,开开心心的活个一辈子不好吗,不要往自己的身上揽什么担子了,你爷爷就是太逞强,才会沦落到那个地步,我们虽然没什么血缘关系,但我心里一直是把你当孙子看的,只是我感觉时候不多了,不能盯着你一辈子呀,所以有些话我还是要说,该放下的不要去执着,人呐,是斗不过天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