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洛河/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低着头,趁机擦了擦眼角的泪花,然后抬头看着龙一,说道:“老爷子,别说了,你肯定能长命百岁的,别说胡话了。”

龙一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伸了个懒腰,说道:“得,既然你这个伙计回来了。那老头子我就上去睡一觉了,你可得好好干,下来我要是看到屋里还脏兮兮的,你就等着挨板子吧。”

我点了点头,目送龙一上楼后,我看着冷冷清清的姚记当铺心中有些失落,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姚记就成了我的避风港,自从爸妈也走了之后,这里就成了我的家,因为这里有个待我如孙的老爷子,所以这就是我的家,可是,如果以后老爷子走了,我还有家吗?想到这,我不禁有些迷茫了。

从爷爷回家的那一刻起,我的人生就仿佛发生了一个巨大的转折,让我从一个三流大学的大学生,变成了一个土夫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就从一个仿佛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变成了必须独当一面的男人,这可能就是人们口中的成长,只不过这成长的代价让我有些承受不起。

这个原本一两个小时就能打扫好的院子,这次我足足打扫了一个下午,当龙一下楼看到一尘不染的屋子后,把我好一顿夸,让我有些受惊若宠。

晚上给龙一做了好一桌子饭菜后又帮他打理了好一会生意,十一点后我又做了几个下酒菜,和龙一小酌了几杯,到最后龙一开始给我讲起爷爷年轻时候的趣事,倒也让我听得津津有味。

这一晚我睡得很熟,第二天我是被人晃醒的,当我睁开朦胧的双眼时,只见金大发的一张胖脸凑到我的面前,看见我醒了金大发说道:“小哥,都九点多钟了,我们今天还要去钓鱼呢,走吧,墨兰他们都在外面等着呢。”

我点了点头,打着哈欠洗漱好,和龙一告别后,坐上了金大发的悍马就扬长而去了。

车上,不仅墨兰在,就连江思越也在。只不过他的左腿打着石膏,看起来像是从医院跑出来的伤残人士,看到这一幕我不禁有些好奇,就问道:“思越,你不好好养伤怎么和我们一起来钓鱼呀?万一伤口感染了呢?”

江思越黑着一张脸,说道:“不知道今天家里人发什么疯,一个个都来让我立刻继承家主位,我受不了就干脆跑出来了。”

“让你继承你就继承呗,你哥不是说过吗?等你继承了家主位他就会回来。”我对着他笑道。

江思越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道:“不行,这个位置是我哥的,除了他谁也不能做,而且我天生就不是这块料,真让我管理一个家族,我会疯的。”

“诶,这话说的对。”金大发头伸过来说道:“江少就适合吃喝嫖赌玩女人,真要是让他管理江家,说不定第二天就跟他哥一样,反出江家去了。”

“去你大爷的死胖子!”江思越犹如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炸毛道:“你打老子的这一棍我还记得呢,等我伤势好了你给我等着。”

金大发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来就来,谁怕谁?只要不用第39种秘技,老子打趴下你。”

“够了。”原本一直在副驾驶玩手机的墨兰不耐烦的说道:“出来钓鱼游玩一下,还这么不让人省心。”

我笑着看着他们。半响,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就扭头向江思越问道:“思越,你们借给总参的那几个人是不是?……”

提起这事。江思越凝重的点了点头,说道:“那个墓有点邪门儿,我那几个族叔连主墓室都没摸到,就基本上全军覆没了,那些总参的人更惨,中途就死的精光了,唯一逃回来的那个族叔也没撑住多久。就一命呜呼了,临死前他写了四个字。”

“什么字?”我有些好奇。

江思越面色凝重,从嘴里挤出了几个字,说道:“大凶,勿去!”

我皱着眉头心里有些不妙,江家人的实力如何显然不用我多说,可是即便如此,最后还落了个全军覆没,如果那个郡主这么厉害,我岂不是危险了?

摇了摇头。我不打算再去想这么多,将目光转向墙外后,我发现此刻车子已经行驶到了洛河,往前走了会,面前的河道突然一个转折,留下了一小块水势相对平稳的区域,金大发眼前一亮,把车子停靠在路边后,说道:“就这了,我有预感。今天一定能满载而归!”

说罢,他下车从后备箱拎出了几个大背包,里面放着鱼具还有一个双排叉,我这时并不在意能不能钓到什么鱼,只要能逮到一只野生甲鱼,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们走下河滩,坦白的说,金大发挑的这块地方不错,水势平缓不说,水边还有一片沙滩。让人看起来甚至有一股春游的感觉。

在岸边铺了几个椅子后,金大发就把鱼竿准备好,挂上早已准备好的鱼饵后,就开始垂钓了起来。

虽然我也有此刻也有一根鱼竿,但是我对钓鱼并不如何精通。所以也就权当打发时间,等下午气温低一点的时候,再看看能不能逮到几只鳖。

吹着凉爽的江风,躺在可以折叠平躺的椅子上,再吃着金大发带来的小吃,一时间我悠哉悠哉的,甚至找到了些许当初上大学时的感觉。

目光盯向河边,我看到远处有个渔翁挂着一行竹排,手上拿着一根长长的桨,他头戴蓑帽,竹排上还歇息着几只鱼鹰,犹如从古时的画中走出一般。

但是此刻他驾驶着竹排,在河面上来回游走,仿佛在寻找着什么,这一幕。更加深了我的好奇心。

过了一会,可能我们的阵势太大,从附近吸引来了一个老人,他看见我们在钓鱼,皱着眉头走过来后。对我们说道:“你们怎么在这钓鱼,不要命啦?”

一直在专心钓鱼的金大发被人打扰后,面色不愉的抬起了头,问道:“老人家,怎么了?这里规定不许钓鱼了?”

老人摇了摇头。说道:“规定是没规定,但是这个地方很邪的!”

“邪?”我突然起了好奇心,从兜里掏出一根利群递给老人后,我问道:“老人家,怎么个邪门法呀?我看这里很太平呀。”

“太平?”老人仿佛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事情,说道:“你们是不是看这水势好,才跑到这来的?”

金大发点了点头,说道:“是呀,这水势难道不好吗?”

老人摇了摇头,说道:“这里处于中下游的拐角。许多从上游飘来的尸体,都会搁浅在这,这些尸体有些很邪门的,一些喜欢夜钓的人下午来了,第二天就剩下个鱼竿在这,人没影了,这时只要在下游找,肯定能找到,这鬼地方已经害死了不少人了,你们还是快走吧!”

“尸体?有这么多吗?”我不由有些疑惑。

“有的。”原本一直看老人不太爽的金大发这时反而帮腔道:“上游有八座大桥,每年都有好多人想不开自杀的,再加上那些凶杀的,溺水的,黑帮抛尸的,这一年算下来还真死了不少人。”

老人点了点头,看了金大发一眼,说道:“嗯,看不出你还有点见识,这个地方你们还是快走吧,往下游走走,那里也有位置不错,适合垂钓的。”

金大发道了声谢,就开始收拾鱼具,我站在旁边百无聊赖的看着周围,目光转到那个渔翁身上时,却发现他的船头不远处,飘着一双竖起的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