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酒后情迷/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啪的一声轻响,那个夜店女呆呆的捂着脸看着墨兰,半饷哭丧着脸,说道:“墨……墨兰姐,我,我怎么了……”

墨兰甩开她的手,冷冷的说道:“东龙头你都敢打,真想第二天一早被人装到麻袋里扔洛河?”

夜店女愣了两下,然后扭头惊恐的看着我。

我挥了挥手,止住了她想要道歉的话语,说道:“这事就这么算了,你走吧。”

等夜店女走后。墨兰大大方方的坐到我的身旁,抽出一个杯子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看着我说道:“干一杯?”

看着这满满一杯白兰地口中微微发涩,但还是硬着头皮喝了一杯。

“怎么,今天有烦心事?以往很少看你来这种地方呀。”墨兰喝完后擦了擦嘴,躺在沙发里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我苦笑一声,说道:“今天心情有点烦,来这里借酒浇愁,倒是你呢?我感觉你也不是喜欢来这里的人呀。”

墨兰背靠着手,对我笑了笑,说道:“听线人说你今天闲逛了一天,然后又来这里,我想着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就赶来看看。”

墨兰今天穿的是一件黑色连衣裙,脸上施着薄妆,嘴唇红艳的更仿佛是一团火一样,看着她的笑容我突然心里一动,就好比某块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一样。

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我发现我有些看不懂这个女人,在外面,她可以穿着最朴素的衣服,可以在泥里和粽子摸爬滚打,但是有时候她更像是一株黑玫瑰。释放着自己最致命的美,这一刻我突然有些明白墨兰这个名字的含义了,她犹如是一株生长在深谷的幽兰,美而不媚,艳而不俗。

可能是我的眼光让她有些受不了,她摆了摆手。笑道:“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这家店有我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所以我偶尔会来看看,只是没想到这次这么巧。”

我点了点头,默默的倒了点酒,沉声道:“我,我感觉龙老爷子身体要不行了。”

墨兰沉默了会,随后笑道:“你别想多了,龙老爷子如果要死的话,六年前就死了。”

“你说什么?!”我猛地抬起头,不敢置信的看向她。

墨兰顿了顿,说道:“六年前龙老爷子受仇家暗算,身上中了八枪,送到医院里时医生都说没得救了,让我们料理后事,结果第二天一早,龙老爷子的伤情竟然平稳了下来,成功化险为夷了,这在当时可是一个奇迹,至今我都不明白,老爷子那天是怎么活下来的,后来九爷告诉我,老爷子属猫的。有九条命,命大着呢。”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并没有放轻松多少,猫有九条命,可也有寿终正寝的一天。

“行了”墨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喝酒,喝醉了什么就都忘了!”

说着她就又给我倒满了一杯酒,我这时舌头已经发麻了,所以也就来者不惧,不一会,两瓶白兰地就被我们喝光了。

我靠在沙发上抽着烟,看着舞池中央放纵的男男女女,就在这时,原本震耳欲聋的重金属突然变成了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不过看到很多男女在音乐酒精的作用下或热拥,或深吻时,我也就释然了。

回过头时,正好对上了墨兰看向我的眼神,此刻她眼睛犹如一汪春水一般动人,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你喝醉了?听大发说你酒量很好的呀?”

墨兰嘴角上扬,依旧在捧着脸眼神迷离的看着我,这时我头脑一热,看着墨兰那张绝美的脸,让她犹如一株绽放开花蕾的墨莲一样动人,我突然起了一股冲动,我缓缓向她靠去,但是即将吻到她的那一刹那,我清醒了过来。

墨兰睁开眼睛,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我捂着肚子,假装想要呕吐,就连忙跑到厕所里,冲着水龙头狠狠的洗一把脸,要是说我不心动,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是我知道我自己的命格,如果我和墨兰在一起了,肯定会害了她的,而且金大发喜欢墨兰,这我是清楚的,如果我和墨兰在一起了。以后和金大发如何相处?再者说,墨兰或许只是酒醉情迷了而已,恐怕当不得真。

我幽幽的叹了口气,看着镜子中的那张脸,我突然升起了些许厌恶,我神经质的抬起手。指向镜子中的自己说道:“扫把星,你没资格。”

说罢我笑了,转身出去后,我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去了,但是出去后才发现,墨兰已经走了。

我看着空荡荡的卡座心里有些闷,半饷我结账以后,打车回到了姚记当铺,打开房门时,龙一坐在柜台后面,面前微弱的烛光将他的身形映射的有些扭曲,记得第一天来的时候。这样的场景让我感觉到恐惧,但是今天,我却感觉有些温馨。

或许喝醉了的人总是不可理喻的,我没来由的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看着龙一我笑道:“老爷子,我回来了。”

龙一看到我这副模样走过来摸了摸我的脸,用粗糙的手掌将我面上的泪水抹干后,他抱怨道:“喝醉了就喝醉了,这么大的人了还哭哭啼啼的,丢人不?”

我抱住龙一,哭道:“老爷子,你可不能走呀,你走了,在洛阳我就没家了。”

龙一沉默着拍了拍我的背,轻声道:“没人会离开你的,即便是离开了,他们也会在某个你看不到的角落里祝福着你。保护着你,你爷爷是这样,你爸妈也是这样,初三,你从不孤独。”

我抽了抽鼻子,说道:“那老爷子你呢?”

“我?”龙一轻笑一声,说道:“我当然还得活着,好看你以后抱儿子,要我说,墨兰就不错。”

说罢,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行了。去睡吧,睡着了,就什么都没了。”

我满足的点了点头,然后摇摇晃晃的走在了楼梯旁,在楼梯口我情不自禁的回头看了龙一一眼,此刻他崎岖着腰。仿佛苍老了十岁,他仰头用手盖住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心中一痛,但是我没有回去,因为有些事一旦点白了,事情的真相往往就是这么刺痛人心,有时候人们说,聪明人活着累,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回到阁楼上,我一头倒在床上,结果沾床就睡,梦里我梦见了爷爷。龙一,还有我爸妈,他们站在我的不远处,微笑着看着我,我向他们跑去,哀求他们回来,但是始终拉不近一丝距离。

这场面让我恐惧,等我惊坐而起时,我满头大汗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才发现自己躺在被子中,怀里还有一张从额头掉下来的毛巾,我摸了摸那毛巾。还是冰凉的,而且床边还放着一个凳子,上面放着一些早餐,看着这些我心头一暖。

“喵!……”

一声猫叫,我看到老黑躺在我的脚边,一脸不开心的看着我。仿佛是我打搅了它的美梦。

我知道老黑精通人性,就合着手说道:“黑哥你大人有大量,您继续睡,我下去给老爷子请安!”

老黑斜视我一眼,这才低下头继续睡觉。

走下楼时,龙一还在逗弄那只他的宝贝鹦鹉,叫我来了,他撇了我一眼,说道:“酒醒了?”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我脸皮有些发烫,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醒了,醒了,今天早上真是麻烦老爷子了!”

“嗯……”龙一拖了一长音后,说道:“以后注意点就行了,你去姚九指那一趟,他有事找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