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回校/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我点了点头,说道:“老爷子你歇着点,杂活回来等我做。”

龙一白了我一眼,摆了摆手,说道:“嗯,知道了,早去早回呀!”

出门我打了一个出租车,到了四合院后,我在书房找到了姚九指,此刻他正在看书。见我来了,他放下手中的书笑道:“听说你昨天晚上喝醉了?还说了胡话?”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干笑道:“龙老爷子跟你说的?”

“可不是吗”姚九指笑道,语气中带着一丝埋怨:“昨天晚上老爷子半夜给我打电话,说你喝醉了,还照顾了你大半夜,你说你多大个人了,还不让人省心!”

我垂着头没敢吱声,半饷,姚九指缓了缓声色。说道:“行了,下不为例,这次来是想和你说一下,十月份打算让你们去一趟新疆。”

“新疆?!”我抬起头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说道:“难道你有眉目了?”

姚九指点了点头,说道:“应该差不离了,虽然还不知道是那,但是让你们去看一看总归也是好的,能找到皆大欢喜,找不到也就当旅个游了。”

我点了点头表示没什么异议,姚九指见我同意了,就提起了郡主的事,说道:“九月九的时候你要注意下,到时候恐怕会很棘手。”

我一想起那个所谓的郡主就有些头疼,什么仇什么怨怎么就盯上我了呢!

“当然了”可能看我太紧张,姚九指安慰道:“你也不用太紧张,办法总是有的,到时候再说吧,反正你应该没事。”

这句话让我心头一松,姚九指都说没事,那应该没什么大碍,可是这时我想起了关于龙老爷子的状况,就犹豫了下,把那天晚上的事情都说了什么。

说到那神秘男子的特征时,姚九指本来还算平静的脸上立马阴云密布了,等我说完他俩的对话后,姚九指用手敲着桌子,半天没说话。

到最后,他手指一停,抬头看向我,说道:“这件事我知道了,这几天我要出趟门,你记得不要把我出门的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包括老爷子,你知道了吗?”

看到姚九指这副模样。我不禁紧张了起来,小心翼翼的问道:“九爷,老爷子他……没事吧?”

“没事”姚九指笑了笑,说道:“你回去好好陪陪老爷子,老爷子身体棒着呢,不会出什么岔子的。”

我点了点头,之后就一个人回去了,回去帮龙一打下手后,第二天我就打算回大学里看一看,顺便打听点什么有用的消息。

时隔数个月,再次回到学校我还有点不适应呢,看着一对对青葱情侣从我身边路过,朝气蓬勃的面容让我有些羡慕,我并没有过多的停留,径直走向寝室楼,本来我想过了这么久,寝室应该已经被分配给别人了,但是我到了门口才发现,我们宿舍里居然还摆放着孙峰他们的被褥。

而且不仅如此,我们宿舍的这一楼层基本上已经空了,这一幕让我非常疑惑,我想了会,下宿舍楼之后找到了门卫室,想要问一下门卫大爷。

此刻,门卫室的门虚掩着。我推开门发现,门卫大爷躺在一个藤椅上,一只手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风。

见有人进来,老大爷抬起了头,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你是……那个寝室的?找我有事吗?”

我笑了笑,递给老大爷一根利群后,笑道:“大爷,我是3068的张初三。”

话音刚落,原本正点着烟的老大爷手一抖。烟从指间掉了下去,但是他没有在意这个,而是猛地抬头用惊恐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我。

“老大爷!您别紧张,我以前是那个寝室的,后来搬出去了!”看着即将吓背过气的老大爷。我连忙解释道,生怕他一个心脏病复发,然后背过气去。

听到这话,老大爷才喘了一口气,不过还是疑神疑鬼的看着我。问道:“你说你以前叫什么?”

“张初三,几个月前刚办理了退学手续。”我看了他一眼,有些不明所以。

老大爷瞄了我一眼,从面前的桌子上拿起了一本笔记,翻找了一会紧皱的眉头才松弛下来,面色和缓的看着我说:“小伙子,你可吓死我了!”

我挠了挠头,没敢说话,老大爷缓了口气后,从胸前捡起那根烟点燃后。问道:“你这次来找我有事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想问问大爷,孙峰他们究竟是怎么死的呀?实不相瞒,他们是我朋友,我不甘心让他们就这样一声不吭的没了,这多冤呀。”

老爷子深吸了口烟,叹道:“小伙子,看得出你这人重情重义,可是这事你还真的管不了。全校没人知道那几个人究竟是怎么死的,因为死的太邪门了。”

我犹豫了下,问道:“老大爷,您天天住这,您知道他们死前有什么异样吗?”

老爷子低头思索了会,才点了点头说道:“我没跟他们接触过,但是那天是放假,全校的人要么回家,要么和女朋友出去玩了,可是当天你那个宿舍的执勤表全满了。”

听到这我不禁有些疑惑,因为孙峰他们那几个人的性格我清楚,属于一放假就撒欢没影了的,即便再怎么无聊,他们也得去网吧熬一宿,放假一寝室人全在宿舍过夜?这事我还真不信。

“你知道。我刚见你时为什么这么害怕吗?”老大爷顿了顿,说道。

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刚开始我以为这老大爷是因为我和孙峰他们一个寝室,才这么害怕,可是现在看来,其中还有隐情呀。

老大爷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道:“那天,其实你回来过。”

“什么?!”我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听不懂他话的意思。

“我的意思,你朋友他们死前那天。你曾经回来过,当时你隔壁那几个宿舍的人都看到你了,事发之后,那个寝室的所有人都死了,只有你不见了踪影,我听说警方要提你审讯,但是听说后来被人压了下来,所以大家都以为你是凶手,可我这个老头子虽然一生都没什么本事,但是我这双眼睛毒着呢。那些和我接触过的年轻人,说几句话我就能知道他以后五年的发展有多大,刚刚我试探了一下你,发现你确实毫不知情,所以我现在更疑惑了,小伙子,你有没有弟弟和哥哥?”

我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的摇了摇头,门卫大爷见状也沉默了,将剩下的半根烟抽完后,他才吐了一口气,说道:“小伙子,听我一句劝,原本你该怎么过,现在就怎么过。你朋友这事太邪门了,如果当天回来的人不是你,那么这事妖蛾子就大了,滋滋滋,想想我都渗的慌。”

我沉默了,我突然想起了当初我为何去西丘的原因,就是因为孙峰对我说李玉他们进了西丘墓,所以我才会和金大发进去,但是进去后,又有一个孙峰给我打电话,说他们正在游玩,那时的情形岂不是和我现在一模一样,都有另外一个自己!可是究竟是什么东西才能伪装的和本人一模一样呢?即便是鬼,根据和孙峰的接触,我也能辨别出一些蛛丝马迹,可是那个假孙峰表现的根本没有一丝破绽,这让我有些毛骨悚然,到底是什么?在策划着这一切?到底是谁要整我?如果真有那么个人,他又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