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郡主娶亲/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爷子,除了这件事,还有别的事有些反常的吗?”我抬起头问道。

门卫大爷低头思索了会,点点头说道:“确实还有一件事,那就是他们当晚都在寝室睡的,可是发现他们的尸体时,尸体是在教学楼天台上,可是天台有锁,一般人没锁是上不去的,可是尸体不仅在里面。门外的锁甚至也没有打开的痕迹,就仿佛那些尸体是隔着空进去了一样。”

说到这,他顿了顿,说道:“还有,当天寝室楼大门是关着的,我就在这里睡,一晚上也没人出来,所以他们怎么出去的,我还真的不了解。”

听到这我的脑袋里已经乱成了一团麻,因为孙峰他们死的实在是太蹊跷了,叹了口气,我向老大爷问道:“大爷,那为什么我们寝室里的东西没人收拾呀?”

门卫大爷提起这事还有点恐惧之感,他咽了口水,说道:“自从警察走后。头一个月你们宿舍天天晚上有人在里面啼哭,搞得是人心惶惶,最后你那一楼层的人为了保险起见,要么搬走,要么换宿舍了。”

这时我突然想去宿舍里看看,哪怕不能发现什么线索,看看旧友的物品也是好的。

“大爷,我们宿舍门的钥匙你能给我一下吗?我想进去看看。”我问道。

“不行”门卫大爷连忙摇了摇头,说道:“虽然这一两个月情况好了许多,但是保不准还是会出什么事。小子,你千万不能冲动呀!”

“大爷,你放心,我和他们是朋友,即便他们变成了鬼,也不会害我的!”我说道。

我这番话也是有根据的,根据孙峰还有殡仪馆那两次事件,我能体会到,孙峰他们并不恨我,只是想让我帮他们报仇。

见我坚持,门卫大爷叹了口气,就把钥匙给我了,向大爷道了声谢后,我一个人走到寝室,打开门走了进去。

几个月的时间,寝室里的空气很清新了,再没有当初那股泡面和臭袜子味了,甚至就连桌子上,有落满了一层灰尘,看了看这间承载我大学四年欢乐的地方。我突然感觉有一些陌生。

在周围翻了翻孙峰他们的遗物,这些东西都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其实来之前我也很清楚自己可能找不到什么线索,心中不过是给自己找了一个重回故地的借口罢了。

这时我的眼光瞄到,墙角里有个蛇皮袋,正是我从老家带回来的特产,只是时间这么久,那些东西早就发霉变质了。

我又到厕所看了看,结果也没发现什么,等我想要出来时,突然看到厕所水管的夹缝中,有一枚鸭蛋,正是我从老家带过来的咸鸭蛋,把它扣出来后,我发现这鸭蛋有些不对劲,因为这个鸭蛋头部破了,似是被人扣烂了一样,我将手指头伸进里面掏了掏,从里面我发现有样东西的触感不一样,等我把它掏出来时,才发现这是一张纸条。

我精神一震,连忙摊开字条,上面写了个异常潦草的字:司。

我低头陷入了沉思,光凭一个字我根本猜不到什么,但是显然这个字很重要。明显是孙峰他们其中的一个人在异常慌乱的状态下塞进去的。

我把这个字条装进兜里,然后就走出了寝室楼,接着我用电话的方式询问了孙峰他们的女朋友,经过一番质问和纠缠后,我才得知她们那天确实没有被孙峰邀请。甚至说孙峰的女朋友当天还邀请孙峰去看电影,但是也被孙峰给拒绝了,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到底是他们在骗我,还是有人在骗他们呢……

线索到这里也就断了,徘徊了会,我终究还是回到了姚记当铺,之后的几个月一直过得平平淡淡什么事都没,我要么在姚记给龙一帮忙,要么和金大发出去玩会,日子也过的开心,倒是墨兰自从那夜走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听金大发说,墨兰已经回老家祭祖了,我这才放下心来。

不过随着时间的渐渐推移,还是到了9月9这一天,晚上我忧心忡忡的给龙一做好饭后,一个人呆呆的坐在桌边,看着满桌的饭菜却没有丝毫下筷的意思。

龙一夹着一刀菜,抬头看了我一眼,笑道:“你知道你现在有点像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迷茫的看着龙一没有说话。

龙一放下筷子,然后突然捻了个兰花指,笑道“就像被恶霸相中的良家妇女。生无可恋的等着出嫁。”

我苦笑一声,说道:“老爷子,您可别挖苦我了,我要是这个坎迈不过去,以后就只能在地府给人当小白脸了。”

龙一白了我一眼,说道:“你放心,我们有办法,吃完饭我告诉你怎么处理!等下姚九指就要来了,你别墨迹了。”

我点了点头就开始吃饭,吃完饭后。姚九指也来了,龙一见人到齐了,就叫住准备放油灯的我,说道:“今天不迎客。”

我点了点头,随后龙一把我叫到楼上,指了指床底下,说道:“钻进去。”

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龙一这时白了我一眼,从他自己的房内拿出一具和常人身高差不多,而且身上披着古代新郎官嫁衣的纸人后,他指了指我说道:“等下你把你的生辰八字写下来,然后再给我一缕头发。”

我虽然不懂,但还是照做了,龙一把头发放进写有我生辰八字的纸里面后,又叠成了一小块,接着把它放进了纸人的兜里,然后他又递给了我一根非常长的吸管,把纸人放在床上后,他在纸人的旁边凿了一个洞,把吸管塞进去后。扭头说道。

“你今天晚上就睡在这里面,呼吸靠着这根管子,如果事情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等它们接走这个纸人后,你就停止呼吸。然后一直憋到它们走之后,这样你才有可能逃过一劫,懂了吗?”

我点了点头,表示听明白了,不过我心里还是有点不放心,挠了挠头问道:“这样有用吗?”

“应该有用”龙一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做,那些鬼玩意会把这具纸人当成是你,等它们把纸人接走,和那个郡主一洞房,这事就算是水到渠成了,即便那郡主回过味来感觉不对,但是古人思想保守,一向信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说法,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你也就没有危险了。”

我点了点头,这才放下心来,我钻到床下后,用吸管呼吸。虽然这样很不习惯,但是为了保住贞操我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在床下我不停的看着时间,一直到十二点时,我才依稀听到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这让我有些骇然。现在的鬼都是这么嚣张的吗?虽然不是光天化日,但居然敢请唢呐团?

声音传到姚记的门口后就停了下来,接着门房被人敲响,从外面传来一个声音:“奉婚约前来娶亲,郡马爷,下来吧!时候不早了,错过吉时可就不好了!”

这声音让我很耳熟,因为这就是当初前来提亲的男人。

但是此时屋里没人应它,它一连喊了三遍都没人理它,渐渐的它有些不耐烦了,说道:“郡马爷,您要是再不出来,那我只好请您出来了,还请您,别让小的为难!”

“我们家初三并不喜欢你家的郡主,你们又何苦死死相逼呢。”正当我心急的时候,楼下突然传来了姚九指的声音,这让我心中一喜,放下心来。

外面的人似乎是有些迟疑,便问道:“里面的人是?……”

“他爷爷。”姚九指淡然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