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蔣明君/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门外那人沉默了会,说道:“老爷子,俗话说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您这是何必呢?”

“呵呵”姚九指笑了两声,说道:“我们家初三和你们家既不门当,又不户对,再说了这人鬼疏途,你就不要再强人所难了,请回吧。”

“呦喂!~”门外那人夸张一笑。说道:“老爷子,您这话可就不对了,门当不当,户对不对我家郡主都不介意,再说了,只要您家孙子死了,这不就人鬼不疏途了吗?”

姚九指沉默了一会,才带着一丝怒气的回道:“即便是古时,也得男方下三书六礼呢,况且如今年岁不同,你们还是按照规矩来比较好。”

“规矩?”门外那人笑了笑,说道:“您说的规矩不叫规矩,我家郡主说的话才在我眼里算规矩,老爷子,您再不开门就别怪我不懂礼数了。”

“你!”

“好了。九指,让它们进来。”龙一淡淡的打断了姚九指的话语。

“呦!这位是?”那人问道。

“呵呵”龙一笑了笑,说道:“我是初三曾祖父。”

“嘿嘿,还是老爷子明事理,难怪能长命百岁。”那人语中带刺道。

这时我心里不由有点紧张,因为龙一和姚九指的劝阻显然失败了,现在我只能沉住气,不然到时候恐怕真的要被配冥婚了。

门外的走廊静静的,让我不知道它们究竟来了没有,就在我疑惑发愣的时候。床前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郡马爷,您别睡了,起来吧!”

这话太过突然,让我头皮猛地一炸,因为这玩意走路竟然没声!

见纸人不说话,那人继续劝道:“郡马爷,您这是何苦呢?我家郡主身世显赫也就罢了,那容貌也曾震动京华,最主要的是我家郡主对您是一见倾心,我家郡主原本挺腼腆一人,为了您能放下身架,您也该知足了!”

听到这我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我长的虽然不丑,但也绝对谈不上什么貌比潘安,有什么资本能让这容颜‘震动京华’的郡主一见倾心呢?

见那纸人迟迟不说话,那人可能也有些恼怒了,说道:“既然郡马爷身体有恙,那我们也只能背着您下去了,郡马爷,您多担待!”

这时我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总算蒙混过去了,随后我屏住呼吸,等待它们走远,过了好一会好一会,我憋的头晕目眩了,才敢呼出一口气。

我躺在地上愣愣的看着床板,心里头不由有些庆幸,当我转过身想要下去找龙一的时候,扭头却看见一具纸人!却不是龙一给我带来的那具,它穿着黑色小褂,面色惨白,两腮涂抹着一团嫣红,此刻它咧着一张几乎扯到了耳边的嘴,笑道:“郡马爷,原来您在这呀!”

我头脑一炸,随后闻到一股腥味,脑海中一片空白,昏了过去。

我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再次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身处在一座四面通风的凉亭里,只不过周围一片黑暗,只有亭上镶嵌着一些不知名的萤石所发出的微光,才能让我勉强看清这凉亭里的情景。

只见这时我身下铺着一张大红绸缎编织成的毯子,而凉亭四面都挂着红色的薄纱,不仅如此。我面前甚至还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放着各种的点心。

我摸着头,感觉依旧有点发昏,我有些不明白,我晕了之后为什么会来到这样一个地方。即便我着了道,那我也应该死了呀。

正当我疑惑时,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铃铛的清响,我朝着那个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缓缓走过来一个女子,这女子身穿一袭大红色的嫁衣,只不过没有戴盖头,一张如凝脂般绝美的脸上施着淡淡的薄妆,那犹如血一般猩红的唇上还带着些许笑意,尤其是那一双丹凤眼中满是一种恨恨的笑意,但是最让我吃惊的是,这个女人居然就是在南京遇到的那个水鬼!

她在我惊恐的目光下坐到了我的身旁,然后端起桌上的一壶茶水,姿态优雅的倒了两杯茶水后,将其中一杯送到我的面前,面上带着古怪的笑意,说道:“这次你怎么不跑了?”

我苦笑一声,没敢喝这杯茶,只能装疯卖傻的说道:“姐姐,你是谁呀?”

面前的女子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虽然掩饰的很好,可是她眼神中依旧带着些许哀伤,放下茶杯,她看向我,说道:“蔣明君。”

我挠了挠头。说道:“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她歪了歪头,反问道:“不认识吗?”

我摇了摇头,她眼神中浮现出一丝哀伤,叹道:“轮回百世,原来你早已忘了我。”

“轮回?”我挠了挠头,有些不明所以。

她低头什么话都没说,半饷,她突然抬起头,握住我的手后,死死的盯着我。问道:“你愿意娶我吗?”

感受着那只冰凉宛如寒玉般的手,我有些不敢面对她的眼神,干笑两声后,说道:“人鬼疏途,何况我们还并不认识。”

她突然抽回手,然后猛地脱掉了上身的衣服,惨笑道:“我不漂亮吗?”

我脑海一片空白,坦白的说,蔣明君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即便是墨兰,在姿色上也要逊色一筹,只是看着她脸上的惨笑,我突然有些心疼,我点了点头,说道:“你很漂亮。”

她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声量猛地提高了不止一筹:“那你为什么不肯娶我?”

我笑了笑,反问道:“漂亮和娶你有关系吗?”

蔣明君愣了半饷,随后她拉起衣服,突然笑了笑,说道:“现在我相信。你一定是他,因为你和他一样的呆。”

“谁?”我问道,但是心里已经有了猜测,那个人恐怕和我长的很像。

“张初三。”她说道。

我脑海猛地一炸,随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强笑一声,说道:“说不定我和他只不过同名罢了,现在已经是2003年了,你喜欢的那个他已经死了。”

蔣明君倔强的摇了摇头,嘴里挤出几个字来。

“你就是他!”

我这时心里已经有些沉了,合着这蔣明君跟龙一讲的还真是一模一样,她的心中有一个执念,才不会管我到底是不是那个她喜欢的张初三,恐怕我有点在劫难逃呀。

见到我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蔣明君恼羞成怒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她一袖子向我甩来,我感觉一阵香风袭来,随后脑袋又有些昏昏沉沉。

要死了。这是我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天刚刚泛起些亮光,一座青山的山路上,一辆马车在马夫的驾驶下,缓缓向山上驶去,这车厢里坐着一对中年夫妇,身上穿着丝帛衣衫,宽大的马车中央还摆放着一具冒着缕缕熏香的小铜炉,在女主人的怀里。躺着一个看模样不过七八岁的小女童,这小女童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被绾成了可爱俏皮的双髻,齐齐的流海下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眼底闪着一丝似有似无的狡黠,小巧玲珑的鼻子下一张嫣红、水润的小嘴巴不满的嘟起来。看起来更是俏皮可爱,虽年岁不大,但是足可见长大后的倾国倾城了。

“爹,一大清早你带我来什么破寺也就算了,为什么还在马车里放这么难闻的香炉呀?”小女孩皱着鼻子一脸嫌弃。

“明君,不许胡说”中年男子虽然嘴上训斥,可脸上的溺爱还是暴露了他的内心:“还记得先生是怎么教你的吗?女孩子家要有教养!怎么?这一回头的功夫你就忘了?看回头我不让先生打你的板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