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童年旧事/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女孩闻言眼中升起了一层水雾,她抱着中年夫人的手,撒娇道:“娘!你看爹他不疼我也就算了,居然还要找人打我!”

中年妇女不满的撇了自己的丈夫一眼,随后摸着小女孩的额头笑道:“明君睡吧,睡醒了我们就到地方了,等你爹还好愿,我们就走!”

小女孩满足的点了点头,随后冲着中年男子做了一个鬼脸,才心满意足的躺在母亲的怀抱里酣然入睡。

马车行驶了一段路程,随后停在了一家寺院的门前,这寺院占地数亩。气势恢宏,在里面甚至还有一座十层宝塔。

此刻一穿着红色袈裟的老僧尼正站在门前,见到马车来后,待中年男子下来才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恭亲王光临寒寺,真是让我寺蓬荜生辉。”

中年男子回礼后,才恭敬道:“大师说的什么话,上次我求一子。如今一年过后果然心想事成,如今特来还愿,这是一点香油钱,还望大师笑纳。”

说着,中年男子就从袖中掏出一张银票。

“阿弥陀佛,恭亲王为国为民所做良多,理当心想事成,还请恭亲王这边请……”老僧尼接过银票后说道。

“明君”恭亲王回头看向小女孩,说道:“你跟着你娘,不要到处乱走,听见了吗!”

“哦~”小女孩撇了撇嘴,敷衍道。

恭亲王无奈的摇了摇头,跟着老僧尼走了进去。

寺庙里,一小女孩摄手摄脚的溜进了一个后院,左右看了看,这才拍了拍胸脯说道:“可算溜出来了,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本姑娘可要好好逛逛!~”

说着,她就挺胸抬头的走进了后院的一个偏寺,这时她歪着脑袋,发现庭院中还有一人。

这是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小僧尼,穿着一身特制的麻布灰僧衣,手上拿着一把和他差不多大的扫把,正在扫庭院中满地的落叶。只是这时已然是深秋,往往一阵风吹过便是满地的落叶,所以这地无论怎么扫都扫不干净,半饷,小女孩蹲在旁边终于看不下去了,她走过去拍了拍小僧尼的肩膀,说道:“小和尚,你是不是傻呀?”

小和尚被人一拍吓了一跳,回头看了一眼小女孩后,他的脸猛地红的跟苹果一样,结巴道:“你……你是谁呀?怎么能到这里来?……”

看到小僧尼转身以后的面容,我惊呆了,因为这小僧尼和我小时候长的简直是一毛一样,我如果和他这么大的时候,剃个光头再穿身僧衣,那简直就是一个人!

小女孩双手叉腰,得意忘形的说道:“我是恭亲王的嫡女,人称玲珑郡主!”

“哦………”小僧尼弱弱的说道。

“对了!”小女孩歪了歪头,说道:“我问你话呢!这大秋天的你扫什么地呀?扫不干净的!呆瓜!”

小僧尼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师傅告诉我说。只要有恒心,待这满树的树叶凋零,一天扫不干净就扫两天,两天扫不干净就扫十天。终究有一天会扫干净的!”

小女孩猛地敲了一下小僧尼的光头,在后者委屈的眼神中,她笑道:“你师傅是在整你呢!你还跟个傻冒一样!”

“不!”小僧尼抱着头泪眼朦胧的嚷嚷道:“师傅最好了!师傅才不会骗我呢!”

小女孩看小僧尼顶嘴,刚想再赏他几个板栗,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睛弯成一道月牙后,笑道:“好吧,我不跟你争,小和尚,你叫什么?”

小僧尼撇了撇嘴,说道:“我叫一净。”

小女孩摇了摇头,说道:“我是问你出家前的名字!”

小僧尼闻言垂着头。神情沮丧的说道:“我从小就在寺里长大,师傅是在门口的青石台阶上捡到我的,扔我的人临走前给我留了一张纸条,说我名字叫张初三,但是出家后师傅给我起法号一净,那个名字我已经不用了!”

“哦?”小女孩歪着脑袋哦了一句,随后伸手摸了摸小僧尼的光头,说道:“真可怜。好吧,我不欺负你了,以后我给你带好吃的。”

“好吃的?”小僧尼眼神一亮,随后立马又暗淡了下去,说道:“不行,师傅说了,出家人要四大皆空,不能逞口舌之欲。”

“你就知道师傅师傅的!”小女孩恨恨的磨着虎牙,说道:“好吧,你不吃,说说总行了吧?你最喜欢吃什么?”

小僧尼抬头思索了片刻,然后喃喃道:“糖葫芦……去年我和师兄下山的时候师兄给我买了一串,又酸又甜可好吃了!”

小女孩闻言撇了撇嘴,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呢,不就是糖葫芦吗?那种东西放我眼前我都不会看一眼的!~”

小僧尼低着头撇着嘴没有说话,小女孩见状连忙摆了摆手,说道:“好吧好吧,糖葫芦最好吃了,行了吧?这样,你扫地,我给你讲讲上次我去京城的时候,沿途看到的风景吧!我跟你说,京城可漂亮了!”

就这样,庭院中一个小僧尼心不在焉的扫着地,一个小女孩背着手叽叽喳喳的炫耀着自己的经历。

看到这我有点了然,这一幕应该就是蔣明君和那个小僧尼第一次见面所遇到的场景了吧。

不等我多想,画面又一次跳转,这一次场景是在一片树林中。只见那个和我长的一模一样的小僧尼贼头贼脑的打量着附近,走到一个地方后,他一屁股坐在地上耐心的等待了起来。

过了会,从远处突然走过来一个小女孩。手上拿着个小油包,一边走着还一边蹦蹦跳跳的哼着歌,看样子心情非常不错。

见到小僧尼在这等着她,她加快速度跑了过来。在距离小僧尼几米的地方她猛地一跳,跳到小僧尼的面前笑道:“当当~本姑娘来了!”

小僧尼不解的摸着脑袋,看着蔣明君问道:“你约我出来干嘛呀?要是被师傅发现我偷溜出来,我会挨板子的!”

蔣明君猛地赏了小僧尼一个板栗,然后在后者委屈的眼神中,说道:“本姑娘可是偷偷跑出来又走了几里山路,就是为了给你这个臭和尚送糖葫芦吃的,你还不领情,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

小僧尼揉着脑袋,唯唯诺诺的说道:“对不起……我,我不知道……”

“行了行了!”蔣明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然后把手里的油包递给小僧尼说道:“快点吃吧。等下我就要走了,从此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小僧尼打开油包,里面包裹着两根糖葫芦,他小心翼翼的拿起一串吃了一个,然后惊道:“好甜呀!”

“哼!”蔣明君坐在地上,把脸上的鞋履脱掉,不停的揉着脚丫,眼中还带着些泪花。

“你……你的脚怎么了?”小僧尼吃完一个糖葫芦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要你管!”蔣明君冷哼一声,说道:“早知道就不走过来了,脚上都起水泡了。”

小僧尼犹豫了下,然后拿起一串糖葫芦递给了蔣明君,说道:“你也吃一串吧,这糖葫芦可甜了,吃一个就不疼了……”

“你好烦呀!”蔣明君猛地一甩手,把哪串糖葫芦打到地下。

小僧尼愣愣的看着蔣明君,随后低着头把哪串糖葫芦捡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把上面的杂草给清理干净,半饷,一滴泪水掉在地上,溅起了一朵小小的水花。

自知做了错事的蔣明君愣了一下,随后一把抢过哪串糖葫芦,然后塞进嘴里,咬下一个糖葫芦后,腮帮子一边动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好啦好啦,我吃还不行吗,多大的人了,动不动就哭,也不嫌羞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