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一坪局/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这样,两个孩童坐在地上,一边吃着糖葫芦,一边聊着天,就当我感叹两小无猜时,梦境中的画面又是一转。

这次的场景是一个佛堂,而画面中的蔣明君看模样已有十二三岁,正是豆蔻年华的时候,她蹲在地上,捧着脸看着面前的小僧尼。不过说他这时是小僧尼也有些不妥了,数年光阴流逝,他的个头已经比蔣明君还要高了,此刻他闭着眼睛盘坐在一个蒲团上,嘴里还念念有词的敲打着木鱼。

蹲了一会,蔣明君有些不耐烦了,说道:“和尚,别念经了,我们出去玩玩吧?”

那个和我长相一样的张初三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蔣明君神色有些无奈,说道:“我今天的经文还没诵完,明君你以后不要来了,主持他们都有意见了。”

蔣明君不满的撇了撇嘴,说道:“本郡主来你们这小破寺是给你们面子,难道还要看你们脸色不成?”

张初三叹了口气,闭上眼睛不再言语。

紧接着,画面又是一转,依旧是那个佛堂,依旧是那两个人,只是这一次情形却有些不同。

张初三这时已是及冠之年了,和以往的穿着不同的是,他此刻穿着一袭大红袈裟,脖子上挂着一串长长的念珠,而他面前,蔣明君穿着一身红裙,粉黛的脸上挂着些许哀伤,此时的她已经成为了那个容倾京城的绝代佳人,却依旧心甘情愿的蹲在那个和尚的面前。

这一次,蔣明君没有再毛毛躁躁的开口说话,而是痴痴的打量着这个和尚的面容,仿佛要将这张脸刻在心底一般,半饷,她轻声道:“和尚,我要嫁人了。”

张初三正在把玩佛珠的手猛地顿了一下,随后沉默了良久,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蔣明君猛地抓住了张初三的手,哀求道:“带我走吧,我不想嫁给那个人。”

张初三没有挣扎,就这样被她握着,半饷他睁开一双异常明亮的眼睛,盯着蔣明君缓缓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蔣明君大声质问道。

张初三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随后伸出一只手,指了指蔣明君的身后,蔣明君疑惑的回过头去。只见供台上,一尊巨大的释迦牟尼佛像,一手捻花,一手放于膝前,盘坐在供台上似悲似怒的看着他们。

“呵呵,”蔣明君惨笑一声,盯着张初三说道:“你的心里从来没有任何人,只有你的佛!也对,谁让你是最具慧根的天才呢,年方20就当上了青风寺主持,将来可是要去西天成为佛陀的人,怎么会看上我这个俗女子的。”

张初三面对嘲讽垂目不语,就在蔣明君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他说道:“今生我为僧尼,你我注定无缘,若有来生,我必报今生因果。”

蔣明君身形猛地一顿,她回过头问道:“来生?”

张初三轻轻的点了点头,面上无悲无喜的说道:“或是来生,或是百世,哪怕轮回千载”说着他回头看了蔣明君一眼,说道:“也终有一日。”

蔣明君听罢笑了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后,就转身而去了。良久,佛堂里传来了一声叹息。

随后。画面中出现了一个悬崖,蔣明君站在山崖上,风吹乱她的发丝,抚起她的红裙,犹如一个落到凡间的嫡仙。

从山崖上。可以看到青风寺的全貌,蔣明君痴痴的看着青风寺的某一处,过了会,她喃喃道:“你说来生等我,但我嫌今生太长。”

说罢,山崖的那一抹红影便消失了。

接着画面消失,眼前一片黑暗,我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依旧身处在那一个亭子之中,而蔣明君则坐在我的面前直勾勾的看着我。

想起刚刚的那个梦,我忽然有些怅然,心里甚至对那所谓的轮回转世信了一分,因为梦境中的那个张初三不仅长的和我一模一样,就连性格方面都很像,如果彼此换位的话。想必我做的选择依旧会和他的一样。

看到我这副模样,蔣明君笑了笑,说道:“怎么样,现在相信了嘛?”

我揉了揉脸,半饷抬起头。坚定的对她说:“他是他,我是我,我们不过长的类似而已,那个张初三已经死了,我和他不同。”

蔣明君脸色猛地阴沉下来。说道:“你不怕死吗?”

“怕!”我很老实的点了点头,说道:“但我还是不会娶你的,一是因为我对这所谓的轮回根本不信,二是因为我不想成为别人的替代品!”

蔣明君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后。她说道:“你的腰间是不是有个黑色的圆形胎记?”

我猛地愣住了,因为我的腰间,确实有个胎记,而且和她所说的一模一样。

蔣明君叹了口气,说道:“传说胎记可唤醒人的前世今生,刚刚你以为是我让你陷入梦境的吗?其实,让你陷进去的人,是你自己。”

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胎记这种东西的传说也不过是老一辈的人聊以自慰的罢了,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诡异的作用。

蔣明君沉默了会。突然眼中升起了一层水雾,说道:“当年你对我说来世,我等了你千年,现在呢?你还想怎么样,让我再等一千年?”

我哑然了。看着她我突然有些心疼,想起了那山崖上的一抹身影,我沉默了会,说:“你何必再苦守执念呢?不如喝下孟婆汤,踏上奈何桥。忘了他,不好吗?”

蔣明君看着我,惨笑一声,说道:“你看看这周围,暗无天日。万年不变!我等了一千年!就为了那一个承诺,我如今等到了,你跟我说,让我放弃吧,别等了!你是在愚弄我吗?而且荫尸成灵,不为天所容纳,你想让我被劈成劫灰吗?”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蔣明君发泄一通,等她冷静下来,我决定岔开话题,问了一个我很久前就疑惑的问题:“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蔣明君看了看我。说道:“三年前,有个人来到了这里,他跟我说,以后你会回来的,让我等。我一直等到了前几个月,我才知道他没有欺骗我。”

我猛地一惊,连忙问那个人是谁。

蔣明君看了看我,说道:“你确定你要知道?”

我点了点头,蔣明君这才说道:“他说他叫张晋。是你的爷爷。”

我脑海瞬间空白了一片,爷爷三年前来过这里,还对蔣明君说以后他的孙子会给这个女鬼来当老公,我脑子瞬间有点不够用了。

延伸下去,我想到了更多。也许那个泥石流,甚至我这次会莫名的被那个纸人逮住都不是意外!很可能就是爷爷或者姚九指事先策划好了的!想到这我不由通体发寒,爷爷死都已经死了,他到底还在策划着什么?从四小龙到这蔣明君,无一不在表明着,爷爷正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可是,我又在这盘棋里面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

还有那姚九指,虽然说看似什么都不知道,但如果我这次被抓真的是他故意露出了什么马脚,那就太耐人寻味了,很有可能他知道些什么,却一直在驱使着我!想着想着我通体发寒,虽然不太相信爷爷会害我,但是这种被人愚弄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向蔣明君问道:“当初我爷爷为什么来这里?”

蔣明君想了想,才说道:“他们来这的目的我不太懂,但是绝对不是为了财,因为这一路上的殉葬品他们几乎都没怎么动,仿佛是为了刻意寻找些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