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去新疆/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神秘男子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意思,只是你太单纯了,一下子跳进这潭水中却没有立马沉下去,当你以为自己运气好找到了一块垫脚石时,说不定那下面的是条鳄鱼……”

我皱了皱眉头没有再理他,过了会,楼上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只见姚九指走在前面,龙一则紧随其后。只是龙一这时一改往日的悲伤,脸上多了些掩饰不住的喜意,尤其是眼角甚至还有些泪迹。

神秘男子见到姚九指和龙一后眉头一皱,盯着姚九指说道:“你这是在玩火。”

姚九指斜眼看了看他,说道:“这事好像跟你没关系吧?”

神秘男子笑了笑,说道:“龙一是我的朋友,我自然希望他好起来,只是你这样……以后会很难过的。”

姚九指摆了摆手,说道:“大不了我以后不出洛阳一步,这样行了吗?”

“呵呵”神秘男子站起身来后。冲着姚九指笑了笑,说道:“这事不管我的事,我充其量也就是个带话的,既然如今没事了,我也就先走了。”

当他走到门口时。突然回头看了龙一一眼,说道:“龙一,值了。”

等神秘男子走后,我看了看姚九指和龙一,有些不清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姚九指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别多想,早点睡,明天出发去新疆。”

等到姚九指走后,我迷茫的看了看龙一一眼,龙一笑了笑,走上来一把抱住我,声音带着哭腔道:“心愿了了,心愿了了!又可以陪你几年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腔的疑惑瞬间烟消云散了,这次龙一看似心情非常好,抹了抹眼角的泪花后,笑道:“去给我整俩菜去。”

我点了点头,做了几个菜后又特意开了一瓶酒,和龙一小饮几杯后就去睡了。

第二天一早,下楼时我看到龙一非常有精神的正在逗着鹦鹉,见我来了他点了点头,说道:“去把,别担心我,老头我还死不了,走前记得把小黑带上。”

“把它也带着?”我有些无语了,半饷我干笑两声,说道:“老爷子,不带行不。这次去新疆,我怕老黑受不了那里的环境。”

“不行!”龙一瞪了我一眼后,说道:“老黑品种不一样,只要你们不下海,它哪都能去,废话少说,抱着猫给我滚!”

我揉了揉鼻子,只能一脸无奈的抱起了老黑,只是我感觉龙一仿佛一夜之间又变回了从前,虽然对我凶了,但是我心里却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开心了起来。

就当我正开心的时候,手上猛地一疼,低头一看才发现老黑这鳖犊子正咬着我的手,我猛地把它扯开看了看手臂,才发现它用的劲并不大所以没有流血,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我对老黑不由好奇了起来,究竟是什么物种才会这么通人性呢?

等我赶到姚九指那的时候,金大发墨兰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了,但是让我最没有想到的是,不仅仅是金大发,就连江思越也在。

看到这我不禁有些好奇,走上前对着江思越说道:“思越,你怎么也跑出来了?”

江思越看了我一眼后。叹气道:“本来我也不想的,但是家里老爷子不知道那根筋抽了,居然跟我说,要么继承家主位,要么跟着你们一起去新疆。我就弄不明白了,为毛不跟你们去新疆就一定要继承家主呀?初三,你们这次到底要去那呀?”

听到江思越的话我不禁有些明白姚九指当初为什么这么说了,因为这江思越就是江家打进我们之中的一根软钉子,偏偏他和我们关系还不错,所以有些话不能明说,其实有时候我挺可怜这江思越的,最起码他并不如表面上那样风光,成为江家嫡子即便能得到很多,但是失去的。更多。

想到这,我笑了笑,说道:“具体的事情还不清楚,不过我估计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就当是去新疆玩玩吧。”

等我说完了,旁边一直站着没说话的姚九指摆了摆手,说道:“既然你们人都齐了,那么就赶紧出发吧,记住,一路上要小心再小心!就是上厕所撒泡尿。也得给我留个心眼,懂吗?!”

我们乖乖的点了点头,姚九指见状神态才放松下来,半饷他挥了挥手,示意让我们走。

告别姚九指后。我们坐上了金大发的悍马车,这一次张哥并没有跟着来,所以也只有我们四个人了。

只不过车厢顶部,堆着比上次去南京还要多的东西,车子启动后,金大发从盒子里拿出一包中华扔给了我,叹道:“小哥,这次我们可有的折腾了。”

“怎么了?”我抽开一支烟笑道。

金大发拍了拍方向盘,语气中带着丝沉重,说道:“这次可是去大沙漠呀。那里的气候白天热的要死,晚上冷的要死,到时候可真的是让人欲死欲仙了。”

说到气候,我不由看了一眼墨兰,到时候不知道墨兰能不能顶住那么严酷的昼夜温差。只是这次墨兰自从回来后,就一直沉默寡言,从开始到现在居然没有说一句话。

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我不由脸皮有些发烫,难道墨兰是因为那件事生闷气呢?想到这。我决定开口缓解一下双方的尴尬。

“墨,墨兰,这次回乡祭祖怎么样了?”我干笑两声。

墨兰摇了摇头,一脸的心事沉沉,说道:“情况不容乐观,我,我的族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车厢里陷入了一片死寂,半饷金大发张了张嘴,说道:“墨兰姐,你别怕。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一定能找到的。”

虽然金大发一番话说的好听,但是任谁都能听出话中的安慰成分居大。

我张了张嘴,想了半天后,说道:“墨兰,必须要那颗珠子吗?说不定有其他办法可以解决呢?”

墨兰摇了摇头,说道:“自从放上假玉石之眼,厄运降临到我们族群之后,那个山洞就一直是我们族落的禁地了,历年来。除了族长每年能进去祭拜,请求山神原谅外,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进去。”

听到这我有些不可思议,既然厄运是山洞里面的未知存在带来的,那么为什么不能找人进去。说不定能找到解决之法呢,这样封闭起来,除了找到那真玉石之眼外,墨兰他们的族群就没有丝毫退路可言了,而且即便找到了。能不能有效果还是未知,所以我有些难以理解。

墨兰苦笑一声,半饷,她有些难以启齿一般,说道:“我的族群千年来几乎与世隔绝。所以说……他们有些愚昧和固执。”

我摸了摸额头心里有些无语,不过看墨兰的神情显然她也早有这个想法,我就忍不住开口劝道:“墨兰,实在不行我们到时候偷偷的进去,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一颗珠子的难度有多大。想必你也是清楚的,进到里面说不定到时候我们能找到解决的办法,这样希望也不会这么飘渺了。”

墨兰揉了揉脸,半饷她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让我考虑考虑,这件事关系太大了,一旦被发现,恐怕将我逐出群落都是轻的。”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在这件事上过于紧逼她。

靠在车窗上,我看着窗外得风景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等我再次醒来时还是金大发晃我起来的,我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都已经黑下去了,金大发拎着一个包,说道:“小哥,下来吧,今天我们在这旅馆凑合一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