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旅店惊魂/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满脸倦意的点了点头,下车后才发现此时自己正身处于一个小镇子上,而车子停靠在一家小旅馆前。

这旅店门前的帆布招牌上早已发白,看起来年头已经不短了,在这种地方睡觉卫生是个很大的问题,但此时此刻我们显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从车上拎下我的包,又看着金大发开了四个房间,在上楼的时候,金大发突然拉住我,然后偷偷塞给我一把手枪。低声道:“小哥,枪你留着防身,记得晚上小心点,多留个心眼。”

因为事先得到过姚九指的提醒,所以我知道这一路上可能并不会平静,把枪装进兜里后,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一个人回到了我的房间。

可能是地域偏僻,这里的小旅馆设备简直不能用寒酸来形容了,推开吱吱作响的木门。只见房间正中摆着一张床,只是上面洁白的床单经过反复清洗使用已经变成了黄色,不仅如此,空气中还有一股厕所里的异味,让人隐隐有些作呕。

看到这种情形,我只能硬着头皮把背包放到桌子上后,一屁股坐在了床上,但是我这时才发现,不仅仅是门,就连床坐上去都发出咯吱咯吱声,这一瞬间我立马连死的心都有了。

拿起背包我决定还是去车上凑合一宿得了,结果下去后才发现车上已经躺着江思越和金大发了,闻着空气中那一股酸脚丫子味,我还是选择了回去。

因为害怕床单上有感染细菌,所以我把随身携带的浴巾给铺了上去。随后我拿着换洗衣服,打算去厕所洗个澡。

强忍着那辣眼睛的臭味,我打开喷头让热水喷洒而出,但是随后一股剧烈的灼烫感遍布我的全身,不等我反应过来头上的水温又是一变,变得冰凉刺骨!

剧烈的温差让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等我窜出去的时候,只能望着被烫的通红的肌肤发呆。

等我缓过神来,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怒火,忍了半饷,我决定还是不下去找老板算账了,毕竟这一趟行程总得来说还是要低调。

躺在浴巾上,我感觉背部发出阵阵刺疼感让我无法入眠,为了分散注意力,我打开电视准备熬一宿,打开电视机后,换来换去也就七八个台,随便找了一个历史讲坛后,我就躺在床上默默的看着女主持人吹比。

看了一会,正当我眼皮打架快要睡着时。面前的电视机忽然闪了一下,紧接着画面开始扭曲,屏幕中女主播的脸被拉成各种形状,而且声音也变得尖锐刺耳。

这诡异的场景让我猛地清醒过来了,我拿起遥控器,想要把电视关上,但是按了几下才发现这遥控器好像是失灵了。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电视机猛地一闪,随后灭了,我看着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一时间愣了。

短暂的慌乱后,我打开手机灯光,随后摸索着想要把灯打开,但是按了两下开关,我竟然发现这玩意不知道什么时候坏了。

心里暗骂一声老板不地道,我穿着拖鞋,想要起身去问问老板是不是电闸跳了,但是我扭了扭门把手,发现不知道怎么搞得,房门居然被反锁住了!

这时我才感觉有些不对劲了,下意识的,我想要去找枪,但是我刚转身,从厕所的黑暗中竟然伸过来一只手,死死抓住了我的手腕。

这只手苍白冰凉,而且指甲是灰黑色!我下意识的用手机灯光照了照。借着微弱的灯光,只见厕所里面站着一个女人,这女人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她低着头,那一头乌黑的头发垂落在胸前。让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是进房间后我绝对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房间里没人!

虽然以前在斗里见过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但是我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符合恐怖电影中的鬼怪角色!

我头皮猛地一炸,下意识的想要挣开她的手。但是这只仟细的手此刻居然仿佛是老虎钳一样,让我挣脱不得分毫!

此刻我才想起,之前洗澡的时候,天官印被我脱落在旧衣服之中,并没有挂在身上,没了天官印,我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想到这我甚至有些绝望了。

这时,面前的女人缓缓的抬起了头,从发丝后面,我依稀能看到一双充满怨毒的眼睛,她拉着我,向我缓缓靠近,随后她张开嘴巴,露出一口黑腥的牙齿……

就在这时,一阵香风抚过,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让我丝毫都没反抗之力的鬼玩意,居然仿佛见了鬼一样,在我眼前猛然间就消失不见了。

接着,闻着这股熟悉的香风,我脑袋一昏,忍不住晕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我听到一阵敲门声,当我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时,立马下意识的看了眼自己的周围,但是此刻我正在床上躺着,周围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正常,从窗外斜射进来的朝阳甚至让我产生了一种温馨感觉,这一切,都让我感觉昨晚发生的一切好似是个梦。

我下意识的挠了挠头,但是看到手腕时,我下意识的愣了,因为我的左手手腕处,竟然有个黑色的手印,看上去就好像有人沾了墨水然后印上去的一样!

联想到昨晚我遇到的一切,我顿时通体发寒,如果没有这个手印的话,说不定我真的会以为昨晚不过是做了一个梦,但是现在看来那恐怕是真的!

我跑到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想要把这个手印洗去,但是无论怎么搓,这个手印都仿佛是纹身一样不掉分毫,后来我又用洗洁精,但依旧没用。

无奈之下。我连忙穿好了衣服,随后下楼找到了金大发他们,将我昨晚的经历讲了出来,金大发听完眉头一皱,随后他抓起我的手撸起袖子一看。当他看到那个黑色的手印时,面色变得无比难看。

“那群鳖犊子,下手还真是狠,不用想我都知道是刘东他们搞得鬼!”,金大发恨恨的说道。

我挠了挠头。有些不解,昨晚发生的事情和刘东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金大发面对我的疑惑摇了摇头,说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你的手处理好,不然过两天就废了!”

我吓了一跳,连忙问金大发有什么办法没有。

金大发从车上的一个黑包里取出了些糯米,随后接来了一盆水,把糯米倒进去使劲的挫了搓,到最后一盆清水被糯米染的有些发白。

随后他抓住我的手按了进去,刚开始我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是随后感觉手印处的皮肤痒痒的。而且从骨头里仿佛透出了一股寒意,让我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但是随后我注意到,盆里的这些清水仿佛被墨水染了一样,开始变得有些发黑,这样我有些不知所措,过了会,金大发示意让我把手拿出来,我照做之后,发现手腕上的手印已经被洗的没有一丝痕迹了。

金大发这时也松了口气,他端起这盆水小心翼翼的泼在地下。到最后厌恶的把盆扔了开来,才松了口气,说道:“这下没什么事了……”

我犹豫了下,忍不住问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

金大发看了看我,摇头说道:“总之就是有人想要对付我们。所以才会用这种手段。”

我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对人能驱使鬼有些感到不信,毕竟人和鬼的力量对比,实在是太悬殊了,如果没有物件在手上的话,那真的是任鬼宰割。

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江思越似是看出了我的疑惑,便说道:“有时候驱使太难,但是引得祸水东流却很简单,只是我现在有些担心,我们如今目标太明显,有些被动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