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刘逸死了/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袁继威这么说,我们立马挺直身子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来。

袁继威见状也就干脆放下匕首,一本正经的给我们讲解起来:“因为在这生活久了,所以也或多或少听说过一些怪事,比如大概是1957年到1962年之间,当时罗布泊发现了一个古城遗址,于是一些青年前去淘些古物,后来这些青年回来后行为异常活跃,最后全都筋疲力尽而死,验尸后发现他们身上中了一种未知毒素。可能是因为食用了某种植物才使这些幸存者发疯,这远的咱就不说了,就前几年,有仨人开着一辆吉普去罗布泊探宝,结果没影了,后来在距离楼兰十几公里的地方,有人发现了这几个人的尸体,但是让人奇怪的是,这汽车没坏,汽油和水都不缺,但这人愣是不明不白死了。”

“而且……”袁继威喝了一口羊奶酒后,面色突然有些哀伤,说道:“不知道为什么,额布格除了一些必要事情外,很少让人深入大漠之中,原本我以为是因为怕他们一不小心走丢了,但是一年前,我阿布因为某些事情要深入大漠,结果失踪了一个多月,额布格派人去找。结果找到了阿布……”

听到袁继威这样说,我心里已经有些预感了,果然,袁继威又喝了一大口羊奶酒,才满脸不甘的说道:“但是阿布已经死了……”

“咳咳……”金大发咳了两声。低声道:“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节哀顺变吧。”

“不!”袁继威猛地一捶桌子,说道:“阿布是大漠中最老练的沙骆驼,他绝对不可能会死的,况且,还死的那么怪异……”

“怪异?”我揪住他话里的一丝不寻常,问道:“有什么怪异的?”

袁继威咽了口水,面上带着丝恐惧,说道:“我们找到他时,他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水分,就犹如被暴晒了几年一样……”

我心头猛地一震,随后联想到了孙峰他们的状况。

“但这是不可能的。”袁继威扭头看向我,说道:“虽然沙漠气候炎热,但是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阿布绝对不可能会变成那个样子,如果不是最后做了鉴定,我甚至不敢相信,所以,我相信一定是有人害了阿布!”

多么相似呀。袁继威的爸爸和孙峰他们的境遇多么相似呀!之前我一直以为孙峰他们可能是碰到了什么邪玩意,但是根据袁继威的描述,现在显然没有那么简单了,洛阳和敦煌相距几千公里,孙峰也没有来过敦煌,恐怕他们一定是遭遇到了什么,才会被杀人灭口,但孙峰他们都是平凡的老百姓,不可能触动到什么上位者的利益,那么,而这责任的一切源头,无疑都指向了我。

“小哥……”见我发愣,金大发碰了碰我,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只见金大发指了指我,对着袁继威说道:“他有几个朋友,和你爸爸的遭遇基本一模一样。”

“什么?!”袁继威不可思议的看了我一眼。

我深吸了一口气,把孙峰他们的遭遇都说了出来,袁继威听完后一脸深思,到最后他抬起头,说道:“今天晚上我要劝额布格,到时候要到地图我们一起去那个什么古国,既然你我有共同的目标,就应该一起去寻找真相!”

我听完后看了看金大发,金大发点了点头。说道:“时间那么吻合,估计就是那个地方了,况且除了那里我们没有别的线索了,不如索性去看一看。”

“那行!”我点了点头,看向袁继威。说道:“今天晚上你好好劝劝你爷爷,我们明天再来,到时候如果能要到地图那最好不过,要不到的话……也只能再想办法了。”

袁继威同意下来后,我和金大发就直接走了。在路上,我扔给金大发一支烟,打开车窗看着窗外的戈壁滩,说道:“大发,你说害我朋友的人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我一没钱。二没什么本事,就连个龙头都是空衔,你说他们图什么?”

金大发点了根烟,往外弹了弹烟灰后,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只要人还在,就可以慢慢想,慢慢找,小哥。稳住呀。”

我点了点头,随后沉默着没有说话。

可能是看气氛太沉默,金大发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道:“小哥,你感觉那个刘逸人怎么样?”

我想了想,说道:“有些看不透他,不过貌似也没人说的那么坏吧。”

金大发摇了摇头,说大多:“这次我也有点看不懂他,本来还以为是趟龙潭虎穴呢,没想到就这么轻飘飘的放我们走了。不过这也能理解,毕竟他们不敢同时得罪江家还有东西龙头,只是他今天的态度有些怪,以前他可没那么客气的。”

我扭头看了他一眼,问道:“那你的意思是,这里是个套?”

金大发摇了摇头,凝神沉思一会后,他说道:“不像,只是他今天有点怪,就是说不上来怎么怪了。反正明天再看看吧。”

我点了点头,随后没有再说话,回到敦煌市区的酒店里后,我洗了个澡,然后倒头就睡了。第二天一早,我起床洗漱吃了饭后,就和金大发他们三个人聚在一起斗地主来消磨时间。

一上午的时间,我输了三百块,然而还没等我捞本,酒店的房间突然响了起来,我起身开门,门刚一打开,就从外面闯进来几个彪形大汉,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肚子一疼,就被面前一人给一脚揣飞了。

倒在地上我感觉肠子疼得都快打结了,良久,等我挣扎着爬起来后,发现金大发他们和对面一群大汉正在拿着手枪相互僵持着。

在对面的人群中,我居然发现领头的是袁继威!

“袁继威,你这是干什么?想撕开脸玩吗?”我站起来向着袁继威说道。

“玩?”袁继威此刻怒极反笑,说道:“那就玩呀,张初三金大发,你们真是好套路呀,一边博取我的信任,一边暗害我爷爷,我是得罪不起你们后面的几家势力,但是把你们拉着给我和爷爷一起陪葬还是没问题的。”

“暗害你爷爷?”我有些不解,说道:“谁暗害你爷爷了?你爷爷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呦呵?”袁继威把手上的枪打开保险后对准了我。说道:“昨天晚上你们刚走,后半夜我爷爷就死了,死的还跟我阿布一模一样,难道你要跟我说,我爷爷的死不关你们的事吗?”

我震惊了,不光是因为刘逸的死,更是因为刘逸的死状,听袁继威的话语来看,刘逸的死状和孙峰他们的一模一样,可是这未免也太巧合了吧?我们前脚刚走,刘逸后脚就死了,但是这事肯定不是我们做的,那么就一定是有人要故意栽赃陷害我们,第一时间,我想到了刘东或者总参!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向袁继威说道:“袁继威,这事真的不是我们做的,你想想,如果我们做了这事,我们还会留在这里等着你抓上门来嘛?”

袁继威愣了一下,显然他刚刚也气昏了头脑,如今冷静下来显然也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我想了想,随后继续解释道:“而且你爷爷如果死了,那么我们这次来的目的就失败了,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方法你感觉我们会做吗?而且四龙头和刘逸老爷子合作这么多年,我们也不可能会这么轻易的把他除掉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