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军事管制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我看了他一眼,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袁继威一边开着车,一边向我讲解道:“古时,这里的古城古国多不胜数,彼此间的争斗更是惨烈至极,虽然如今黄沙早已掩埋一切,可是依旧有些亡魂不肯离去,它们藏匿在风中。神出鬼没择人而噬,我这么说,你懂了吗?”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袁继威点了一根烟后,说道:“行了,金大发那边的东西应该已经准备好了,明天我们就可以出发了。”

回到营地里后,我下车去湖边洗了把脸。随后才发现金大发他们开着车回来了,看见我,他迎了上来,然后给了我一个,嚎道:“小哥呀,这都十月份了,这鬼地方怎么还这么热呀,出去买趟东西的功夫我都快熟了!”

闻着他身上那一股子汗臭味我连忙把他推开,然后一脸嫌弃的说道:“瞧你身上臭的,都特么发馊了。”

金大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准备的怎么样了?明天可以出发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刘逸的后事已经办好了,我们明天就能走。”

金大发见状也就没再说什么。晚上为了给我们壮行,这个刘逸死后,就由袁继威继承的部落举办了一个篝火晚会,夜幕降临,用木头垒起的,足有一人高的篝火燃起熊熊大火,部落的男男女女围着篝火欢歌起舞,如果不是知道这个小族群干的是倒卖文物的勾当,恐怕谁也不会把这群性情淳朴的汉子看成是犯罪份子。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赶着骆驼向玉门关出发,虽然骆驼可以载人,但是为了节省载力,我们还是骑一段走一段。

随着渐渐深入,周围的景色也越来越荒凉,除了一些灌木丛外,平坦宽阔的戈壁滩一望无际。走在这条丝绸之路上,让我仿佛穿越回唐朝了一般。

但是再美的景色,看多了也会厌烦,何况是戈壁这种单调的景色,我们走走停停,夜里将骆驼捆好后,就在一块相对平坦的空地上扎营。

第二天一早,我还没睡醒,就被外面的动静给吵起来了,因为地面晚上有点潮,所以一觉醒来我腰酸背痛,拉开帐篷的门我走了出去,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

出门天边的朝阳刚刚出来,映射的天边一片潮红,我顾不得欣赏这个美景,因为此刻金大发他们面色凝重的围拢在一匹倒在地上的骆驼面前。我走上去看了一眼,才发现这骆驼躺在一片血泊之中一动不动的已经死了,而且看情况这骆驼应该是夜里死的,因为地上的血迹已经渗进土里色泽有些发暗了。

我走上前去看了一眼,然后拍了拍江思越的肩膀,问道:“怎么回事?”

江思越摇了摇头,说道:“今天早上刚起床时就发现死了匹骆驼。”

我仔细的看了两眼,随后发现这骆驼的脖子有一道伤口,看样子像是被什么生物给咬死的一样。

金大发盯了半饷,随后扭头看向袁继威,问道:“袁继威,这骆驼是不是被沙狼咬死的?”

袁继威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说道:“在戈壁滩,一只沙狼根本无法挑战一只健壮的骆驼,但如果说是狼群的话也不对,因为我昨天晚上没听到一丝动静,这骆驼我挂的有风铃,如果被狼群惊扰了我们肯定会知道的,而且这骆驼的伤口在脖子上,沙狼咬不到这个位置,除此之外它身上没有一丝伤痕,所以不可能是沙狼做的。”

“得!”江思越听完一拍脑袋,埋怨道:“我就说嘛,跟着这死胖子就会遇到怪事,小哥,你说是不?”

我神色怪异的看了金大发一眼,还别说,从西丘到南京。从南京到敦煌,跟着他仿佛随时会发生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难道这金大发是扫把星?

金大发从地上拿起一块石子就向江思越扔了过去,嘴里还骂道:“操你大爷江思越,老子招你惹你了?这特么关我屁事?”

说着说着两人就要动起手来了,还好被袁继威拦住。

“现在不是内杠的时候,咬死这匹骆驼的生物连我也没有见过,以后晚上必须要留一个人值夜。不然万一再丢失几匹,就有些麻烦了。”袁继威说道。

这话自然没什么人反对,见大家都同意后,袁继威把帐篷收拾好后,把死去的那匹骆驼身上的物资分到了其他骆驼身上,随后队伍继续往前面赶,这次的意外虽然没人受伤,却在众人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如果知道是什么东西,你多少能拿出应对的手段,但是面对这种未知的东西,所有人都感觉到束手无策。

赶了一会,袁继威看了看天上,随后向我们说道:“大家抓紧时间赶路,争取在晚上到达玉门关。”

提起玉门关,金大发瞬间就来精神了,说道:“袁继威,到时候我们在玉门关玩一天?体会体会春风不度玉门关的情怀?”

袁继威骑在骆驼上回头看了金大发一眼,随后摇了摇头,说道:“玉门关有什么好玩的。早就只剩巴掌那么点大了,而且我们骑着骆驼不比开车,如果不快点,很有可能会赶不到地方的。”

“好吧……”金大发耸了耸肩。不再说什么。

我抱着老黑骑在骆驼上,这骆驼那都好,就是坐垫有点疙的慌,不过这时我看着怀里的老黑。心里不禁有些疑惑,昨天晚上老黑躺我脚边,骆驼死了却连屁都没放一个,这不符合老黑的作风呀。

抚着老黑的脊背,我轻声问道:“老黑,昨天晚上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原本懒洋洋的老黑听言翻了个身,随后点了点头。

我有点吃惊,问道:“那你为什么一声不吭的?”

老黑摇了摇头,盯着我没有说话,这眼神让我若有所思,便道:“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们出去的话可能有危险?所以你才不告诉我们的?”

老黑这次点了点头。随后趴在我的怀里不再有任何表示。

看着老黑的作态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我虽然战斗力只有五,但还是有天官印这件神器的,而江思越金大发他们个个身手都拔尖的,这样的阵容老黑都不敢放我们出去,昨晚那玩意的来头便可想而知了。

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给金大发他们的时候,远处的戈壁滩突然驶来一辆吉普,而且看模样正是朝着我们这边赶来。

走在前面的袁继威摆了摆手,让我们停下,随后那辆吉普车开到我们身边停了下来,从车上走下来两个身穿军装的士兵,还有一个连长军衔的男子。

看到军人,金大发他们的神情明显紧张了许多,半饷,那个连长军衔的人向我们敬了一个礼后,说道:“你们好,前面是军事管制区,还请你们绕过去。”

袁继威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后,说道:“这里可是通往玉门关的主干道,什么时候成了军事管制区了?”

那个人看我们不信,从身上掏出一个军官证后,递给了袁继威,说道:“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了解,不过上头下了死命令,所以还请你们配合一下。”

“另外……”那人收回证件后,回到车上露出头向我们说道:“看你们这大包小包的,恐怕也不是来旅游的吧?不过这事也不归我管,你们是盗墓的也好,是考古的也罢,总之这一个月罗布泊不太平,最好那来回那去,看你是本地人,应该心里也有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