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地下仓库/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去你大爷的。”金大发笑骂一声道:“下去之后没异常就吱个声。”

江思越嗯了一声,随后试了试腰间的绳子,半饷他深吸一口气,随后缓缓向洞穴内落去。

我们在上面紧张的看着江思越,等他落在地面上后,用手电打量了四周一圈后,才向我们摆了摆手,示意可以下去了。

第二个下去的是金大发。随后是墨兰,然后是我和老黑,最后下去的是袁继威。

落到下面后我把老黑放到地上,随后用手电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随后我发现这里是一个用石砖垒成的一个宽阔的地下仓库,因为罗布泊长年干旱,所以这个地下空间保存的相当完好,只不过即便如此,头顶某些部位的石砖依旧微微凸出,露出了里面的一些泥土和不知名植物的树根。

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里的空气始终有些浑浊,但却不似常年密封的墓室,而是一种奇怪的,仿佛是某种东西发霉了一样的味道。

除此之外,这个宽阔的地下空间堆积着很多的黑色不明颗粒,这些不明颗粒堆满了这个地下石室的大部分空间。金大发从脚下捏起一点后轻轻一搓,这些黑色颗粒就化作粉末从他的指间滑落。

而早已注意到这些的袁继威看了片刻后,很果断的说道:“这是栗米,因为古时种植广泛再加上价格较低。所以一直被用来充当军粮,这里看样子应该是某一处储存军粮的地下仓库了吧。”

“难道他们不怕渗水毁了这些栗米吗?”金大发挠了挠头有些不解。

袁继威冲他笑了笑,解释道:“地下仓库不是不能保存,而是造价比较高罢了,只要在地下铺上一层草木灰,就能保证军粮两年不毁了,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估计可能因为河仓城正好卡住了丝绸之路的门户,所以位置比较敏感吧。”

“可是……”江思越犹豫了下,说道“那些考古队里的人呢?怎么连个尸体都没看到?”

“我们继续往里走吧,这里的栗米最多不过千石,里面肯定还串联着其他的仓库,到时候到了那里说不定会有些线索。”袁继威指了指里面说道。

随后我们踏着碳化的栗米向里走去,只是我刚一抬脚,就看到老黑抱住我的脚,一副求抱抱的模样。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能一手抱着它,一边拿着手电筒。

石室很寂静,把我们踩在栗米上的咯滋声都显得非常清晰,虽然这里没有什么异常,但是考虑到考古队之前的境遇,我们还是非常小心谨慎。

突然,正在前面带路的江思越蹲下身来,然后在栗米堆里翻了一下,接着他拿起一粒黑黑的东西细细打量了起来。

金大发蹲在他的面前,看了半饷后,说道:“这什么玩意?不太像是栗米呀。”

江思越好似想起了什么,面色有些凝重,说道:“这当然不是什么栗米,这是老鼠屎!”

袁继威走过来也在地上的栗米堆里翻扒了起来,半饷。他看着下面的情形有些愣了。

我忍不住凑近看了看,随后头皮都快炸了,因为扒开上面的栗米后,下面竟然是一层厚厚的老鼠屎!

“艹……”金大发看了一眼后,往地上唾了一口后,说道:“这么多老鼠屎,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袁继威冷静下来后摇了摇头,说道:“这老鼠屎看样子已经硬若石子,年头应该也已经不短了,最主要的是这里尘封了一千多年,即便原本有很多的老鼠,应该也已经死光了。”

听到他这样说我才松了一口气,要不然的话我还真的不敢继续往前走了,光想想这些老鼠屎背后有多少只老鼠,我头皮就隐隐有些发麻。

江思越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随后扭头说道:“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快些走吧,在这地方待的时间长了我有些发毛。”

随后队伍继续往前走了会,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有一股如芒背刺的感觉,就好似有人在黑暗中盯着我们看一样。这种感觉十分不舒服,不一会,我的身后就被冷汗浸湿了。

好在,这时前面的石壁出现了一个豁口,这豁口不大,里面黑黝黝的,看似可以通往另外一个石室,金大发站在豁口处向内打量了片刻。随后他用手电筒往里面晃了晃,过了会,确实里面没动静后,他才率先踏进了石室之中。

我们紧随其后迈了进去,这次因为更加深入,所以我们不敢大意,金大发从包里掏出几根照明用的荧光棒,随后使劲扭了几下。待荧光棒发出璀璨的红光后,他才把这几根萤光棒分别扔在了远处,幽幽的红光充盈在石室中,让我们得以看见它的全貌。

这是一个和我们刚进来那个差不多大的石室。这里同样堆满了栗米,不过北面的墙角被清理出来,里面堆放着一捆捆的兵械,在兵械的旁边有一个人,倚在墙角一动不动。

最主要的是,这地下石室貌似只有两间,可是那些考古队的人却依旧没有丝毫踪影。

金大发看了看周围,犹豫了下。说道:“这人呢……就算都死了,也总不能连具尸体都没吧……”

就在我们都感到有些匪夷所思时,臂膀上的老黑突然伸出爪子,然后拍了拍我的脸,我疑惑的低下头看了它一眼,只见老黑抬着头,对着上面嗷嗷叫。

我很快就明白了老黑的意思,抬起头一看。我愣了,只见上面的岩壁上挂着十几具尸体,他们有的已是年入古稀的老者,有的还是风华正茂的年轻士兵。但是无一例外,他们脖子上都绑有一根绳子,一动不动的吊在上面,犹如正在风干的腊肠。

“卧……卧槽!”金大发抬着头,嘴巴长的大大的,半饷也没再吐出一个字。

震惊了一会后,我们把这十几具尸体都摘了下来,墨兰凝神看着其中的一具尸体,半饷,她说道:“这几个人应该是中毒或者因为其他的不知名因素而死的。”

我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因为如果是上吊而死的话,这些尸体应该面色发青。舌头微吐,但是面前的这些尸体一个个都脸色黑紫,也并没有吐出舌头,看模样被人吊上去之前。就已经死了。

金大发扒开这几具尸体的眼皮看了会后,说道:“瞳孔溃散的不是很厉害,应该不是被吓死的,那就有些奇怪了,难道他们碰到了什么抹有剧毒的物品?”

说到这,金大发猛地收回手,随后从包里掏出一瓶酒精,然后洗了把手,随后他才松了口气,说道:“差点阴沟里翻船呀,不过我很好奇,那就是谁把死后的他们给挂了上去?”

我听完不由自主的打量了一下这个石室,虽然这个石室不小,但是因为有荧光棒,所以也算一览无余,这里应该不可能藏有什么鬼玩意的。

“算了,我先看看他们这里有没有人带着什么笔记吧,我记得考古队途中都会记录工作行程的。”

金大发一边说着一边摸索着这几具尸体,过了一会他还真的从一名头发都白了的老爷子身上搜出了一个工作笔记。

等了一会,他看完后递给了我们,为了以防万一我们都戴上了手套,传到我手里后我大致的看了一眼,除了一些常规的挖掘工作外,笔记里还出现了一些很奇怪的字眼。

风与火,流动的沙漠,万国之主,圣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