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诈尸/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有人看完后,队伍里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半饷,袁继威说道:“这沙与火我知道,唐代高僧玄奘西行取经路过敦煌时,在《大唐西域记》中曾写到:沙河中多有沙鬼热风遇者则死,无一全者……,而那万国之主指得应该是汉代吧?”

江思越摇了摇头。说道:“如果真是汉的话,这笔记里面应该直接提了,何况虽然当时的西域名义上是归汉统,但是那也只是迫于对方的实力罢了,其实并不归心,所以西域都护府在汉安帝永初元年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算了,不要想这么多了。”金大发摆了摆手,说道:“自古西域古城就多如牛毛,指不定是在说某一个古国的,这和我们的目的并不相干,现如今既然找到人了,那我们就赶紧出去吧。”

说着,他的眼睛看向了某处,诧异道:“墨兰,你干嘛呢?”

我回过头一看,才发现墨兰蹲在一具干尸的身边在看着什么。我走过去一看,正是躺在军械旁的那具干尸,这具干尸身上穿着干麻布衫,肚子里插着一把匕首。整个人斜躺在地上,一手握着匕首,一手抓着一块石板。

金大发走过来蹲在地上,打量了一会后,说道:“这尸体不会从汉朝保存到现在了吧。”

江思越点了点头,说道:“还真有可能,别的不说,把这具干尸搬出去都能卖个七位数的天价,袁继威,你来看看这人到底是什么朝代的呀?”

袁继威眯着眼睛没有说话,他伸出手在尸体上下来回摸索,随后在尸体的怀里搜到了一张帛巾,这帛巾历经千年的时光已经很脆弱了,即便袁继威小心翼翼的捧着,可还是碎裂成了几块碎片,袁继威没有在意这个。他把碎片拼好后看了一会,随后说道:“用的是小篆,而且这里是河仓城,估计这人确实是汉代人。”

小篆因为太过复杂,所以我没有钻研过,于是我拍了拍袁继威,问他这上面的是什么意思。

袁继威回过头来,给我解释道:“这是河仓城主簿王淡之给西域都护府写的一份密信,上面写的是,巫显变,圣女开口预汉亡。”

预汉亡?这不是那个所谓的南无所发菩萨死前说过的话吗?我心里有点吃惊。

“有点意思。”金大发笑了笑,说道:“那个所发看样子不简单呀,本来我还以为是虚构的呢,没想到还确有其事。”

“你们注意到没。”江思越指了指帛巾,看向袁继威说道:“巫显变,这个巫显是个什么东西?是古城吗?”

袁继威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是,最起码我没有听说过西域有这个古城。”

“你们难道没有注意吗?这个人是自杀的,如果说这密信非常重要,这人为什么还没把信送到地方,就自杀了呢?”我指了指那把匕首说道。

金大发闻言后摇了摇头,随后把那把匕首从尸体的身上拔了出来,因为是铜制的,所以这匕首看起来形状还算完好,金大发看了一眼后把匕首装进包里,说道:“这个暂时还不得而知,毕竟年代太过久远,我们无法洞悉所有的真相。”

正当众人讨论着呢,原本一直在旁边打量着一块石板的墨兰突然拍了拍袁继威,说道:“你看下这块石板,上面是什么意思?”

我闻言不由自主的往石板上瞄了一眼,只见这个石板有些发黑,不知道是由什么材质做的,上面刻着一张嘴,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袁继威接过石板摇了摇头,随后说道:“不清楚。这上面的图案太简单了我看不出什么,不过……这个石板有些怪异呀。”

说着,他指了指石板上的色泽,说道:“你们看,普通的石头颜色为灰色和白色,尤其是罗布泊区域的更是如此,而且我之所以说它怪异,是因为它的质地不对。这玩意不是石头做的。”

说着,他手上微微一用力,居然从上面掰下了一小块碎片。

墨兰点了点头,随后把黑色石板放进了自己的包里,才抬头看向我们,说道:“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现在走吧?出去之后让文飞收尾,我们就可以继续赶路了。”

这时我一直紧绷的心弦忍不住松弛下来。之前下来后我还以为这是龙潭虎穴呢,没想到一路上竟然这么轻松。

但是我还没转身呢,旁边的金大发突然惨叫一声,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才发现原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死尸们居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而此时,金大发的手臂被一具尸体死死咬住,鲜血顺着他的手臂流了下来,把白色的袖子染红,看起来颇为触目惊心。

“砰!砰!”

江思越的反应非常快,之前准备进来时,为了给我们增加一些自保之力。文飞他便把枪和设备还给了我们,江思越这时把一直背在身后的仿97式步枪拿了起来,随后向咬住金大发的死尸头部打了两枪。

巨大的冲击力把那具死尸的头盖骨都掀飞了,从而露出里面的黄白之物,但是这死尸居然还在紧紧的咬住金大发,居然好似没事人一样。

江思越吃了一惊,随后他意识到枪械无用后,把步枪一扔。从腿上抽出一把半臂长的剑刃,和墨兰一起冲向了死尸群。

我看着旁边已经有点被吓傻了的袁继威说道:“你赶紧跑到后面去,小心点别引起它们注意力!”

袁继威跑后,我从腰里抽出一把FiveseveN手枪。从南京过来后我为了自保所以练习过一些枪术,远了不敢说但十几米的距离还是百发百中的。

打开保险我对着其中一具死尸的背后开了一枪,子弹打在死尸的背后让它身形一晃,但是它反应过来后居然向我冲来,因为我有天官印,所以我并不是太过惧怕这些阴物,而是冲着向我袭来的死尸连开了三枪。

其中除了一颗子弹打在了肩上外,另外两颗都命中了头部,但是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死尸头中两枪居然速度不减,仿佛完全不在意一样,这个发现让我有些心寒。要知道即便是阴尸,头部中了枪后也一定会死!

随着距离的越来越靠近,我开始有些心慌了,因为我发现这死尸好像对天官印毫不畏惧。眼看死尸即将冲到我的身前,我猛地一脚揣向它的胸口,居然把它踹得倒飞出去,这个发现让我有些愣了,因为那些阴尸一个个不说刀枪不入,可也算得上力大无穷。

趁着这个空挡,我把手枪扔掉,然后从背上的背包里掏出一个盒子,里面放的是一把特殊处理过的三菱军刺,据金大发说对邪物效果不错。

没等那个死尸爬起来,我握着军刺狠狠的向死尸的脑袋捅了过去,折钢处理的三菱军刺异常锋利,直接把死尸的脑袋刺了一个对穿,但是随后我发现,这死尸毫不在意脑袋上的伤口,而是伸手向我抓来。

我不想被伤到,把军刺拔出来后我退后几步和它拉开了一段距离,随后死尸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继续冲我扑来,这时我头皮都快炸开了,没想到这玩意居然这么邪性。

但是没等死尸冲到我的身旁,一道寒光闪过,死尸的头颅刚刚扬起,随后掉到了旁边不远处。

随后死尸的身体抽搐了几下,然后又往前走了几步,这才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墨兰淡然的收回刀,看向我,问道:“没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