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鼠潮/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摇了摇头示意没事,随后我将目光看向倒在地上的死尸,然后发现那被斩掉的头颅居然还没死,一张嘴不断的啃着周围能啃的一切。

“这……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我吃惊的都有些结巴了,毕竟面前的场景太惊人了,或者说,这死尸的顽强着实让人感到心惊。

墨兰没有说话,而是指了指金大发那边。只见那里尸骸遍地,那十几具死尸大多要么被拦腰斩断,要么就被削掉了脑袋,不过无一例外的是它们还没有死透彻,那些只剩下上半身的死尸用双手爬向金大发他们,死鱼眼中满是贪婪和渴望。

“这些阴尸很弱,体能跟正常人差不多,不过它们顽强到即便只有一颗脑袋也能活下来。这种阴尸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墨兰轻声道。

我点了点头,随后向金大发那里走去,此刻金大发坐在地上疼得满头都是汗,而江思越则在旁边给他包扎。我过去看了一眼,问道:“没事吧?伤口需不需要处理一下?”

江思越摇了摇头,说道:“伤口没有感染尸毒,所以这些鬼玩意究竟是什么呀?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真是邪门。”

金大发看着已经包扎好的伤口苦笑一声后,说道:“这次我也是大意了,只是我没想到这才一会会的功夫,这几具尸骸居然尸变了,这也太快了吧,最主要的是,这些尸体身上没有尸毒,所以它们的尸变本事就是一个迷。”

包扎好伤口后,江思越拍了拍手随后站了起来,他拿着地上的刀走到一具尸骸的面前,然后当场解剖了起来,但是一会他又站了起来,摇头道:“不行,这具尸体没有尸变的痕迹,体内也没什么异常,这就邪门了,我们现在还是快点走吧,不然万一和他们一样岂不是死的不明不白?”

正当我们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远处的一个角落突然传来了沙沙声,墨兰面色一凝。沉声道:“小心点,有动静。”

我们点了点头,拿着枪小心翼翼的对着那个方向,过了会,从那个角落突然涌出一股黑色的潮水,然后向我们这个方向袭来。

等凑近了一点后,我才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潮水,而是一只只犹如猫一般大小的耗子!

见到这种情形,金大发吓得脸都绿了,随后他吼道:“快跑!!!”

说着他一边往回跑,一边用手里的步枪向鼠潮扫射,可是鼠潮来势汹汹,那几发子弹根本就是杯水车薪,见此情形,金大发从包里掏出剩下的半瓶酒精撒向身后,然后对着我们吼道;“你们的酒精呢?赶紧撒出去!不然我们一个都跑不掉!”

我手忙脚乱的把我包里的酒精掏出来。随后撒在了豁口处,等一群人都跑进去后,金大发对着后面开了几枪,酒精被点燃后瞬间燃起熊熊大火,把鼠潮给隔绝在外,但是还没等我们松一口气,对面的鼠潮居然悍不畏死的朝着火线又冲了过来。

犹如蚂蚁抱团一般,这些老鼠前仆后继的钻进火中,原本汹涌的火苗此刻竟然真的快被它们给扑灭了!

我不敢再往后看,连忙埋头往前冲,但是这时,前面居然也传来了沙沙声,而后面的火线也已经被扑灭,一时间,我都有点心如死灰了。

正当我们都有些绝望的时候,面前突然走来了一群人。我定睛一看,发现居然是文飞他们!

“你们快点过来!不然等下连你们一起打!”文飞笑骂道。

等我们跑过去后,这才松了一口气,等我缓过神来,才发现文飞居然带了有一百多个人,而且都带着枪,其中还有几个人拿着喷火器,看到这样的阵容我才放下心来。

等到鼠潮靠近,文飞猛地一句开火,随后整个地下石室都充斥着刺耳的枪声,还有那喷火器,轻轻一扫,就有无数的老鼠被烧的唧唧乱叫,过了会,伤亡太大的鼠潮开始缓缓退去。

等到我们上去后,金大发看着天上的星河猛地往地上一跪。随后躺在地上无力的说道:“终于上来了,这太特么吓人了,以后就是拿着枪指着我的脑袋,我也不干这种苦差事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上面的新鲜空气。也有一种死里逃生的庆幸,如果没有文飞他们,我们现在肯定会被老鼠啃的连骨头都没了,一想到那种感觉。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文飞安排士兵休息后,扭头看了看我们,说道:“怎么样?感激我不?听到下面传来枪声我就知道你们有危险了,所以连忙安排人下去救你们。还有,下面的情况究竟怎么样了?”

墨兰看了看周围因为好奇而围上来的士兵后,看向文飞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文飞愣了一会,随后才面色了然的点了点头。说道:“那行,等下我们回去后再谈,你们先吃顿饭吧。”

之后我们在营地里简单的吃了顿饭,随后才被文飞叫到一个单独的营帐里面谈话,我们把事情的经过告诉给他后,他抽着烟半饷都没说话,到最后他把烟蒂一弹,开口说道:“你们确定不是在给我讲故事?”

金大发苦笑一声后。说道:“文哥,你也看到我手臂上的伤口了,而且之前的鼠潮你也经历过,我们说的真是句句都是真的。”

文飞沉默了会,才说道:“好吧,反正他们本身就消失的很诡异,我信你们一次。”

金大发松了口气,随后干笑两声,说道:“那……你看是不是应该放我们走了?我们确实还有急事。”

“这个……”文飞脸一下子就红了,随后尴尬的笑了两声,说道:“恐怕你们还要在这待一会。”

金大发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半饷。他说道:“文哥,我们实现可是已经说好了的。”

“我知道”文飞点了点头,说道:“本来确实应该放你们走的,但是傍晚的时候上面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有几个人想要见你们一面,让我务必留住你们。”

金大发低着头沉默了会,随后才点头答应了下来,文飞见状松了口气。随后便出去找人给我们安排住宿了。

文飞走后,金大发叹了口气,说道:“还真特么让我猜对了,我琢磨着来的人肯定是总参。”

江思越这时反而满脸容光焕发,兴奋的说道:“你们说,来的人会不会是我哥?”

墨兰想了想,嘴角勾起了一丝浅笑,说道:“有可能,毕竟总参那里唯一和我们有些关系的也就是你哥了,如果不想和我们搞僵的话,还真有可能打温情牌。”

江思越笑了笑,眼神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将近俩小时,正当我们以为他们明天要来的时候,从天边居然传来一阵直升机螺旋桨的轰鸣声,听到声音我们走了出去,只见一架在黑夜中有些模糊的武直打着信号灯向这边驶来,随后缓缓降落到营地的外面。

螺旋桨搅动着风沙,只见从直升机上跳下来两个人,捂着身上的衣服向我们走来。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身边的江思越居然猛地窜了出去,随后一拳打向其中的一个人影,本来我还有点诧异,但是看到那人脸上的青铜面具后我就释然了。

面对飞来的一拳江夏丝毫不动,等到快打在自己的脸上时,一双手才犹如雷霆一般抓住了江思越的拳头,随后猛地一扭,把江思越压在了地上。

见江思越被一招打趴我放下心来,只不过当我看到另外一个人时,我的心猛地一咯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