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巫显古国/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小可!她怎么来这了?我心里有点纳闷,但是看到熟人不打个招呼也不好,所以我走上去,说道:“小可,你怎么来了?”

南宫小可歪了歪脑袋,然后拍着我的肩膀,说道:“想你了,来看看你,不行吗?”

我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这时我才发现总参的套路有多深。这南宫小可摆出一副笑脸相迎的样子,我还真的不好反驳她,何况看江思越那副模样,就算江夏要走估计他也会拉着的。

这时,江夏按着江思越的头来到了我的身边,说道:“怎么样,这段时间没发生什么事吧。”

我苦笑一声摇了摇头,虽然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但是我感觉和江夏没有什么谈的必要。

随后我们走到了营帐里,江夏坐下后开门见山的说道:“我知道你们手里有一份地图。这次来我想和你们一起去,当然了,作为回报我会把我所知道的情报和你们分享的。”

我和袁继威面面相窥,不知道为什么江夏会得知这个情报。

江夏看我吃惊的样子笑了笑,说道:“那刘逸五十年前跟随队伍曾经深入大漠,到最后却孤身回来了,对于途中的经历他忌讳莫深不愿和人详谈,但是日久天长总会透出一丝口风,这次我们本来想让他画一副地图的,没想到赶过去的时候他人已经死了,而做为刘逸的养孙子,你肯定知道些什么吧?不然也不会贸然前往大漠之中。”

面对江夏的眼神,袁继威沉默了会,随后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我们,我和金大发对视一眼后点了点,毕竟我们现如今手上的情报太少,而且有总参帮助的话一路上也会轻松不少。

“那行。”金大发搓了搓手,随后说道:“那这次你们可以与我们同行,只是我有一个问题,你们究竟想要得到什么?”

江夏和南宫小可对视一眼后,笑道:“一方面维护国家安全外,一方面替国家解决一些不能公之于众的灵异事件,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是查询有没有能够威胁到国家……气运的东西,上次我去南京就是为了这个原因。”

金大发沉默了会,随后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这个说法,随后他抬头看向江夏,说道:“刚刚你说你有地图上那个地点的相关情报,现如今也是时候拿出来分享一下了吧。”

江夏沉默了会,仿佛是在考虑从那说起,半饷,他才缓缓讲述起一个古老的国度。

相传公元前有一个女人叫做所发,传说她生下来就不哭也不闹,从小到大没有说过一句话。而且她也从不下床,每当父母让她下床时,她就会拿出刀子以死相逼,不久后人们就说这个女子被邪魔附体,所以纷纷远离她,一直到二十岁那年,从小到大都没下过床的所发突然走出家门,随后看着乡民们说了句话,那就是:汉亡了。

说完后,所发突然倒在地上死了,当时人们对这件事感觉到匪夷所思,甚至更加确信所发是被邪魔附体的妖女,不仅不信她的话不说,还将她的尸体给焚毁了。

但是那几天,王莽篡位建立了新莽,东汉至此灭亡,当消息传到人们耳中时,人们纷纷感到了无比的震惊,然后他们怕了,因为他们这时认为所发是神灵转世。他们亵渎了神灵尸体,会被神灵所报复,在恐惧和愧疚的作用下,人们把所发生前的模样泥塑了起来,随后供上神台日夜膜拜,当所发的事迹在西域传开后,许许多多的人都开始信奉所发,只为那种可以预知未来的神奇能力。

但是这一切只是一个开始,至此之后,每隔二十年都会出现一个从不开口说话,也从不下地走路,只有在二十岁那年才会说出一句话,而那句话正好应对不远处的未来,或有关王朝的兴衰,或是一平凡人的生死,一旦说出就必定灵验,但是说完那句话后,当事人也会身死,于是人们更加疯狂了,他们认为是所发转世显灵。所以从此以后,每到老所发死后,信徒就会去寻找新转世的所发,然后带到某处供奉,膜拜,也有许多钻研占卜的能人异士会去所发所在的地方朝圣,渐渐的,所发在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巫城,那里藏龙卧虎,西域各国由于敬畏所发还有巫城的力量。所以暗自臣服于所发,渐渐的,巫城被人当成了一个国家,这个国家叫巫显,巫显国的国王则是当代所发,后来巫显国不仅神秘而强大,甚至能左右一些国家的权利交替,就连当时的西域都护府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或许是盛极而衰,巫显国太过神秘,甚至被人们认为是上天的喉舌,可以表达苍天的意志,但是或许也是因为触怒到了苍天,所以巫显国在一个满是风和沙的夜晚过后,突然之间就鸡犬不留,当人们打开巫显城门时,那里静悄悄的,连一个人都没有了,人们又害怕了,他们以为巫显国触怒到了苍天,所以苍天降下了神罚。人们害怕受到牵连,所以毁掉所发的神像,焚烧有关于巫显的书籍,但是巫显国他们却不敢触碰分毫,因为他们害怕会沾染上诅咒,一千多年后的今天,你很难再查到有关巫显的蛛丝马迹了,但是在大漠深处,巫显国还埋藏在黄沙之中,等待着有一天可以重见天日。

讲到这。江夏顿了顿,说道:“这就是巫显国的来历,也是你爷爷这些年嘴里一直忌讳莫深的东西。”

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从江夏的话语中,这个所发和转世圣人都差不多了。只是,这么强大神秘的巫显国,为什么会一夜之间灭亡了呢?

“我想问一下……”金大发犹豫了下后,说道:“那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的呢?”

“呵呵”江夏没说话,倒是旁边的南宫小可解释道:“这些年我们挖掘了不少古城,总能寻到一丝蛛丝马迹,最主要的是传说中这巫显国深埋于地下,只有每五十年才能出现一次,人生最多也就两个五十年而已,所以说错过了这一次,那么就只能再等五十年了。”

“对……”江夏应和道:“巫显国的灭亡和所发本身,都是一个难解的谜团,如果我们能找到巫显国并且弄清真相的话,说不定能解释所发为何能未卜先知了。”

“哥……”江思越忍不住了,看向江夏后问道:“即便如此。这次你为什么还要亲自来呀?”

看着江思越眼中期盼的目光我忍不住心里乐了,我估计此刻江思越最想听到的答案就是我为你而来了。

江夏回头瞄了江思越一眼后,说道:“组织上对于你们的态度还是比较慎重的,为了不引起你们的反感,也只能派我们来打亲情牌了。而且我也想想要看一看,万一巫显国里有干将呢?当时干将的儿子远走他乡,如果为了避难的话很有可能来西域,如果干将落到了那些城主的手里,那么献给巫显国的可能性就很大了,现如今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只能试一试运气了。”

得到答案的江思越眼神猛地暗淡了下去,半饷,他抬起头,看向江思越后说道:“哥,你为什么一定要找那什么干将,和我一起回家不好吗?”

江夏轻轻的摸了摸江思越的头,柔声道:“我的时间不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