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雅丹魔鬼城/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着他把石板递给我们看了一眼,说道:“你们看,这块泥板的塑造原料不是土或者石料,有点像是……某种植物的纤维。”

我厌恶的看了这个泥板一眼,却不敢伸手去接,江夏见状走出了好远,随后刨了一个坑,把泥板给埋了进去。回来以后他拍了拍手,说道:“这块泥板你们是从那里得到的?”

墨兰把泥板来历告诉给江夏后,江夏沉默了一会,疑惑道:“这东西应该和巫显国有关,只是为什么会有这么邪异的功能呢?”

“哥……”旁边的江思越一脸担忧的看着江夏,说道:“你要不要再喝点墨兰姐的血。”

江夏摇了摇头,示意没有事。

“小哥,你一直低着头干嘛呢?”金大猛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回过神来冲他说出了之前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我们拿到这块泥板的时候是在昨天晚上,可是我们昨天睡了一夜都没有事,怎么会在中午就中招了呢?所以我在想这泥板是不是有潜伏性的,比如说中午气温升高。所以泥板才会散发出一些挥发性的气体呢?”

“有点道理”墨兰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之前考古队还有搜救队进去的时候都是白天或者正午,而我们是昨天晚上进去的。”

最后,江夏他掏出一部卫星手机,然后打了一个电话,对着那边问了几句后,他把手机挂掉对我笑了笑,说道:“文飞那边的军营没有发生什么异状,看来你的推测是对的,我让他们定位我的位置,然后再给我们送一队骆驼过来,只不过应该要等到明天中午了。”

我点了点头,其实我内心还有一个疑惑,那就是为什么金大发他们都中招了,唯独我没有,猛然间,我想起了那从腹中升起的凉意,再联想到在旅馆中莫名其妙的逃过一劫的事情,我摸着腰里的玉佩不禁陷入了沉思。

“对了……”原本一直默不作声的南宫小可说道:“这块石板如果真的有这种作用的话,那么我们还是把它带回去研究研究吧,说不定……”

“不行!”江夏抬高音量猛地说道:“这种东西不可存于世上,如果真的研究透彻从而研制出相应的武器,那么对于生态圈这将是一个灾难,你知道黑死病吗?”

南宫小可低下头。咬着嘴唇没有再说什么。

随后我们原地扎营等待文飞他们的救援,一直到第二天下午,从远处的地平线上才出现一支车队,凑近后,我才发现那一支车队全都是军用卡车。

“你们到底是怎么搞的呀,十九匹骆驼说没就没了,为了给你们调运这二十匹骆驼,上级特意调了一支运输队去敦煌给你们买骆驼,要我说你们的路子还真的有点野呀。”文飞打开车门跳下来后,抹了抹头上的汗水冲我们笑道。

金大发迎上去后递给了他一支烟,笑道:“诶呀,天有不测风云,这次多亏兄弟你及时赶到呀,不然我们还得蹲在这吃沙子。”

文飞笑了笑,随后看向我们这里,发现满地的骆驼尸体后。他长大嘴巴,扭头指着那里问道:“你们怎么搞得,为什么把骆驼杀了。”

金大发没说话,倒是江夏走上去后从怀里掏出一个证件,打开后递给他说道:“公务在身,你检查下吧。”

文飞看了一眼后,就连忙把那个证件塞还给了江夏,然后摆了摆手说道:“得!你牛,我不问了,你们这证件我摸着真是烫手呀。”

说着文飞就开始指挥人把骆驼赶下来,随后向我们打了一个招呼就匆忙回去了,文飞走后,金大走到江夏身旁,笑道:“对待这些人,还是你的总参小本好用。”

江夏耸了耸肩,没有说什么。随后我们把地上的包裹放到新来的骆驼身上,便继续出发了,因为之前耽搁了太多时间,所以我们在夜里依旧在赶路。我虽然不困,但是心里还是有点虚,因为来前我就听说过了,罗布泊的周边指南针是没有用的。在这种黑夜下,能清楚的分辨方向吗?

面对我的疑惑,袁继威笑了笑,随后指了指上天的星海。说道:“只要找到北斗七星,然后在那勺端七倍距离处有一颗明亮的星,那就是北极星,它的正下方就是正北方。顺时针即是东,南,西方,所以即便是摸着黑走。我们也不会走偏的。”

我点了点头,这才放下心了,之后我们一直走到深夜十点,才扎营准备吃饭。夜里我们围着一堆篝火,袁继威说我们已经过了玉门关,明天就能到达魔鬼雅丹地域,过了雅丹再穿越一片戈壁,就能到达此行的目的地――库母塔格。

第二天上午,随着周围地貌的渐渐改变,我也终于知道这所谓的雅丹地貌是个什么东西了。

根据袁继威的话语来说,雅丹地貌是一种典型的风蚀地貌。又称风蚀垄槽,这话我虽然听不太懂,但是面前平原那一片片呈现各种形状,表面犹如切丝面包一般的断层石柱,石岩都让我叹为观止,它们有的仅仅一人多高,但是也有一百多米的山崖耸立在平原上,看着这些怪石嶙峋的奇石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大自然的雄伟。

“你们知道吗?”袁继威回过头来冲我们笑了笑。说道:“这里的全名其实叫雅丹魔鬼城。”

金大发歪了歪脑袋,问道:“魔鬼城?为什么?”

“因为古时候,人们看着这些怪石,以为这里是魔鬼的城市,而雅丹地貌最开始在老牧民的嘴里,是叫雅尔当的,意思是魔鬼之地,从小老人就会教导我们,说千万不要踏进这里,不然就会被魔鬼带进地狱永远遭受折磨。”袁继威骑在骆驼上感慨道。

“哈哈哈!”金大发笑着点了一根烟,说道:“我们那里也有很多这样迷信的说法,比如说十二点之后不能照镜子。还有不能在河里一个人游泳,不然就会被水鬼拉走当替身这种话。”

“迷信?”我看到袁继威此刻的脸上有些难看,所以连忙瞪了金大发一眼后,说道:“你别乱说,水鬼也是迷信吗?我可是亲眼看过的。”

金大发好似没有注意到我的眼神,而是吐了一个烟圈,随后整了整被风吹乱的头发,风骚的说道:“当然了,水鬼其实也是阴尸的一种,它们害人就是害人,不会有拉你垫背的想法的。”

然而他话音刚落,从远处忽然吹来一阵大风,吹得地上尘烟四起连稍选一些的路都看不清了,金大发刚刚整好的发型又被吹乱,但是此刻他没有在意,而是铁青着脸,说道:“我才说了一句话!有没有这么邪门呀!”

“都别动,这不是沙尘暴!”前面的袁继威戴上风镜后向我们吼道,随后他一个人凝神看向前方。

我们坐在骆驼上有些不知所措,因为我们周围已经被大风扬起的黄沙包裹住,能见度不超过三米,但是这时远处除了风声外,居然还传来阵阵轰雷般的马蹄声,不仅比如,远处还有牙旗随风飘扬的砰砰声,犹如远处有一支骑兵,正在向我们冲锋一样!

“完了,魔鬼城里面的亡灵被我们触怒了。”袁继威面色煞白的喃喃道。

“别自乱阵脚!”摘掉青铜面具的江夏凝眉说道:“这是阴兵借道,我们赶紧往旁边靠一靠,只要不挡住他们的去路,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