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阴兵借道/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后他就带着我们躲到了一处稍微大点的岩壁身后,袁继威一边安抚着不安的骆驼群,一边紧张的冲着外面看着,就连我的心也跟着紧绷起来。

随着马蹄声越来越接近,滚滚黄沙却始终不见有人影闪动,到最后,仿佛有一支军队从我们身边经过一般,只听有人放声大笑,还有人叽咕叽咕的不知道再喊着什么,然而还没等它们彻底路过。笑声却猛地戛然而止,随后军队中传来一阵阵惊慌失措的声音,接着便是一阵喊杀声和刀剑碰撞的铿锵声,最后仿佛是某一方死光了一样,声音渐渐安静下来,只有一两声虚弱的哀嚎夹在风中然后渐渐消散。

等到这一切彻底安静下来的时候,我的背后已经被冷汗浸湿了,和那哀嚎同时停息的,还有那呼啸而过的大风,等到黄沙落地,我们面前的戈壁滩却依旧是空无一物,仿佛刚刚那一幕只是我们的错觉罢了。

金大发走出岩壁向四周看了看,随后一脸懵比的说道:“刚刚……那个就是阴兵借道?”

江夏点了点头,随后又摇头,说道:“刚开始我以为是。可是现在感觉又不像……”

“确实不像”墨兰从腰里拿出水壶后喝了一口,说道:“刚刚的那支军队好似被埋伏了一样。”

袁继威安抚好骆驼后站了起来,随后不满的看了金大发一眼后,说道:“这里是除了西藏之外距离上天最近的地方,所以不要在这里说一些犯忌讳的话。刚刚你也看到了,我不希望有下次。”

金大发张着嘴刚想说些什么,就被墨兰狠狠地瞪了一眼,骂道:“金大发,江家还有九爷教你的东西。你是不是全都吃了?还想让九爷把你吊在客厅里面打呀?”

金大发面色一红,随后仿佛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到最后他咂了咂嘴,向袁继威保证以后不会再乱说话后,袁继威才算是原谅了他。

接着我们骑着骆驼,连忙离开了这片是非之地,其实坦白的说,雅丹魔鬼城区域非常大,根据袁继威的话来说,我们最起码还要再走两天才能走出去。

一直在茫茫石林中走到了九点钟,我们才在周围找了点胡杨木,做了一堆篝火后开始休息,吃着干饼就着水,我突然无比怀念红烧肉的味道了,想着再看一眼手里的半块干饼,瞬间感觉有些索然无味。

“小……小哥,你怎么不吃呀?”金大发咬着面饼问道。

我叹了口气,把饼放回包里后说道:“吃不下去,太干了。”

金大发嘿嘿笑了两声,也没再说什么。过了会,袁继威站起来看着我,说道:“张初三,今天晚上该你守夜了。”

我刚想点头,旁边的金大发就把最后一口饼咽了下去,说道:“我来吧,我熬夜习惯了。”

我拒绝了金大发,不是好面子,只是感觉既然是自己的义务,就应该自己去执行,金大发见状也没说什么,夜里我端着一个板凳,在骆驼群旁边坐了下来。

可能是怕我出什么事,老黑也跟着我跑了出来,随后跳到我的怀里睡了过去,夜晚的大漠风总是很大,我裹了裹身上的风衣,摸着老黑的脊背一时间并无困意,下意识的,我掏出蔣明君送给我的玉佩。摸着上面的纹路发着呆,这时我心里突然有了一股冲动,那就是以后要去那所谓的青风寺看一看,即便早已被摧毁,也要了结我的这桩心事,因为我有些迷茫,迷茫自己到底是不是那个张初三的转生。

实在无聊我便拿出手机,一边听着四周动静一边玩着俄罗斯方块,一直玩到将近十一点的时候,怀里的老黑突然翻了一个身,然后很不舒服的哼了两声,到最后它坐起身来,一脸疑惑的看了看周围。

突然它好似发现了什么,跳下我的怀里全身毛发炸起犹如一个刺猬一样,而且嘴里还发出犹如小孩夜啼的声音。尖锐凄厉的猫叫在深夜相当刺耳,没过多久身后的帐篷就亮起了灯光。

看到很快就会有人赶过来,我原本紧紧吊着的心也放了下来,随后我从腰里掏出手枪,用灯光向让老黑感到威胁的那个地方照了过去,但是我突然发现一道黑影从光柱下一闪而过,速度相当快,我下意识的朝着它开了一枪,随后等我再看的时候,却发现那黑影已经不止所踪了。

“小哥?怎么了?发现了什么吗?”我转身才发现金大发拎着一支步枪连鞋都没穿就跑了出来。

“发现是发现了。但是好像让它跑了。”我冲着他笑了笑,随后道:“你回去把鞋穿上吧,不用这么紧张。”

等到人到齐后,我把刚刚老黑的状况还有那道黑影都说了出来,听完后,江夏紧皱着眉头,随后他拿着手电走向了我发现黑影的位置,然后蹲在地上细细寻找了起来,半饷,他挥了挥手示意要我们过去。

等我走过去一看,发现江夏的面前有一滩液体,紫红色的不似人血,我问金大发要了一双手套后沾了一点嗅了嗅,结果腥臭异常的气味差点把我熏吐了,我连忙把手套脱掉随后扔的远远的,但金大发却丝毫不介意,说道:“这不是人血,可是阴尸受伤后也没有血液可以流出,这究竟是什么鬼玩意?”

“你们看。”江夏指了指他的面前,我用灯光一照,才发现那滩不知名液体的前方,还有或多或少的液体撒在地上,一直蔓延到了远处。

“那玩意受伤了?要不我们现在追过去斩草除根?”江思越犹豫了下,说道。

可是墨兰听后摇了摇头,劝解道:“我们手上没有车,这里石柱繁多,那东西速度又快,我们很有可能无功而返的。”

“那怎么办?”金大发挠了挠头,说道:“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之前我们死掉的那匹骆驼就应该是它下的黑手,而且看这模样它好像粘住我们了,一天不解决,我们一天不安生呀。”

“这样吧。”原本一直默不作声的袁继威抬头看向我们,说道:“如今我们人多了。就采取两人一队的方式守夜,这样那边有了意外可以及时支援。”

我们商量了一下,然后就同意了,到最后江夏和我留在原地,其他人都回去睡觉了。一直到第二日天色刚蒙蒙亮,其他人才打着哈欠走了出来,大致的吃了个早饭,又升火烧了些热水,一切弄好后队伍才再次启程。

走到雅丹的时候,最大的不同就是刚出敦煌时是戈壁,但是到了雅丹之后,地上就变成了沙地,稍微有点大风就会满天尘土飞扬,根据袁继威说,这些都是从沙漠那边吹过来的细纱,也许千百年后,这个壮丽的雅丹魔鬼城区域,就会变成一个雅丹沙漠,甚至再往后,敦煌说不定都会笼罩在一片沙尘之中。

当然了,除了心里感慨一声后,我也没有其他太大的想法,毕竟这和此行的目的无关,但是当我们走走停停,挨到中午时,面前的沙地突然出现了根根枯草,而且有越往里走越密集的趋势,看到这一幕袁继威神情一震,回过头冲着我们兴奋的说道:“走快点,前面可能有湿地或者是绿洲!”

听到有绿洲所有人都是精神一震,毕竟这么多天没洗澡,加上这里又热,所有人身上都是又粘又臭的,等我们加快脚步赶过去的时候,看到眼前的一幕却有些愣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