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所发塔墓/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我们面前确实有个湖泊,只不过早已干涸,河床甚至都已经干裂的犹如蜘蛛网一般,但是在河床的中央,居然露出了一个小塔尖,这在戈壁滩中极为显眼,让我们一眼就注意到了它。

“你们……看到了吗?”金大发指着那个塔尖说道。

江思越点了点头,然后说道:“看样子是个塔,要不我们过去看看?”

江夏和袁继威稍微犹豫了下,随后就点头同意了下来,毕竟要是遇到这种东西都不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的话,没有人会甘心的。

走在早已干涸的河床上。周围不时长着一颗颗犹如神龙般苍劲折扭的胡杨木,这些胡杨木死后千年不倒,仿佛演绎着一场生命的奇迹一般,走到河床中央。我们总算是见到了这个塔尖的全貌。

这塔的具体样式没人知道,因为只有一个半人高的塔尖裸露在外,其余部分都深埋在河床之中,在陶瓦顶尖上。还竖立着一个小小的石人,这石人无嘴无脚,正是让我印象深刻的南无所发菩萨。

看到这金大发摸了摸塔尖一脸疑惑的说道:“这塔身怎么埋进去了?”

“这应该是塔墓。”原本一直在旁边打量着塔尖的袁继威说道:“传说中,只有神灵或者得道高僧死后。才能被装进塔墓之中,不过,一般的塔墓都是修建在地表上日夜接受信徒膜拜的,这个塔墓倒是有点怪异,居然反其道而行。”

“塔墓?”江思越愣了一下,说道:“那这不会是某个所发转世的坟墓吧?”

江夏点了点头,随后环顾四周打量了一圈,说道:“这大漠中数十年都不见得来过多少人,再加上这里之前是湖泊,说不定真的是那些信徒为了保护所发遗体而修筑的。”

“不对,你们等等……”金大发猛地拍了下脑袋,随后说道:“你们想想,要是真的是所发遗体的话,那么现在要么变成骨头渣子了,要么在某个寺庙中遗落了,那些信徒怎么可能会将自己心目中的神灵埋藏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而且埋葬在这也就算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湖泊说不定就是千百年前被引过来的,目的就是掩盖这个塔墓。而且塔墓在下,河水注之,岂不是应了那句宝塔镇河妖了?”

听到胖子这样说连我都有些懵比了,大家沉默了半天后,江夏说道:“那你们拿个主意吧,究竟是下去还是原地返回,我们少数服从多数。”

说着,江夏和南宫小可就举起了手,江思越看了一眼江夏后也默默的举起了手,这时我本身是不想节外生枝的,但是看到最后墨兰都举起了手,我也就只能认命了。

江夏歉意的看了我和袁继威一眼后,说道:“要不你俩留在这,我们几个下去?”

“不不不,既然你们都下去了,那我也下去好了。小哥你呢?”金大发搓了搓手冲着我笑道。

我无奈的耸了耸肩,随后看着袁继威说道:“既然他们都下去了,那我也下去,你一个人留在上面注意点安全,我们下去看看就上来。”

袁继威面色挣扎了很久,到最后他才无奈的摇头叹道:“罢了,我一个人留在上面有点害怕,下去以后有我在说不定你们能有些额外的收获,毕竟我对西域各国还是比较了解的。”

“哈哈哈!”金大发大笑着走到袁继威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下去后你跟在我们的身后,放宽心没事的。就我们这阵容,别说什么所发墓,就算是秦始皇陵都能闯一闯了。”

“够了!”墨兰见金大发又口无遮拦,微微一皱眉头呵斥道:“昨天说的话又忘了?!”

金大发苦笑着揉了揉鼻子,随后从一匹骆驼的身上拿出一个黑盒子,打开后我才发现里面的是一把有些古怪的电钻,之所以说它古怪,是因为它的钻头不是圆尖形的。而是三菱形的锥子,钻头颜色也呈现出黑灰色,看起来有些怪异。

金大发抬着这个电钻看向江夏,说道:“领导。开吗?”

江夏点了点头,随后金大发才发动电钻,从塔顶斜着往里钻,这钻头摩擦石料的声音异常的刺耳。让我的耳膜都有些发鼓,但是不得不说这效果还真是挺好,随着无数石屑纷飞,塔顶很快被钻出了一个拳头那么大小的洞来。

随后他又拿出一根铁锤,沿着洞口的边缘狠狠砸了几锤,最后塔顶被他敲出了一个可以让人钻进去的大洞,金大发把锤子往地上一扔后擦了擦汗,转身向我们说道:“等里面的浊气散干净我们再下去,另外这次下去就不要带炸药了,不然一旦塌方我们可就要被埋了。”

等了一根烟的功夫,金大发才从背包里掏出一根强力荧光棒,使劲扭折了几下后。把璀璨的荧光棒扔向了塔内,接着他抬头往里面看了一眼,半饷他才缩回头冲着我们吹了个口哨,说道:“是个大墓,不过下面淤泥层很多,下去后要小心点,我看这个塔墓多半结构已经不稳了。”

说着他拿出一捆绳子,把一头绑在塔顶,绑结实后他把另外一头扔进了塔内,接着金大发深吸了一口气,往嘴里塞了一个小手电筒后整个人就慢慢的爬到了塔内。

“下面没事!可以下来!”过了会,塔内传来了金大发的喊声。

因为我是最后一个下去的。所以等我站稳脚的时候,金大发他们都拿着手电在这一层的塔墓中四散开来仿佛在打量着什么,因为金大发他们下来后扔了强力荧光棒,所以这一层的情况我还是能勉强看清的。

这一层的塔大概几十平方米。四周的墙壁上都雕刻着壁画,塔厅中间有一个圆柱,里面有一层层台阶通往下一层,但是此刻也没人敢单独下去,而大厅地面有一层淤泥,只不过早已干涸,在东面的墙壁上有一道道裂纹,看得出这些淤泥都是从那里流出来的。

一时间我没什么事。于是也就学着金大发他们的模样,去看了看墙上的壁画,因为保存的不甚良好,所以墙壁上的壁画不仅斑驳。连墙衣也开始脱落,所以只能也只能模糊的看个大概。

这上面的壁画大概就是形容一个婴儿,自出去以来被一群人找到,接着这个婴儿被带到了某个地方,在供台上接受信徒的膜拜,根据推测,这个婴儿应该就是所发小时候,因为壁画中的那个婴儿没有描写出嘴巴和脚。乍一看去还真让人有点渗的慌。

等到所有人都看完后,金大发看了看袁继威,问道:“你怎么看?”

袁继威想了想,说道:“壁画描写的是所发刚出生的时候就被信徒发现从而给带走的事件,现在看来这一切还很正常,也符合我们之前的推测,要想发现点什么就只能继续下去了。”

“而且……”袁继威看了看周围,说道:“这里也没有所发的棺椁,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在最下面那一层里。”

“行!”金大发笑了笑,然后看向我们,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就再下去看看吧。”

随后队伍开始一个个的朝着第二层前进,因为这个楼梯非常的狭隘,只能勉强让一个人进去,所以这次是江夏开路,金大发一个人苦逼的侧着身子才缓缓挪到了第二层。

“艹,总算出来了,谁特么把楼梯修的这么窄呀,真是磨死我了”金大发揉着通红的肚皮埋怨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